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欢想世界 > 104、刺客

104、刺客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话音未落,就有好几个保镖冲进人群将刺客给摁住了,作案凶器一支手枪也被缴了械。大家赶紧闪开出一片空地,唯恐躲得慢了也被当成了刺客。


站在高处夏尔很从容地拨开了挡在身前的保镖,看着被押到身前的刺客道:“让他抬起头来,我要问他几句话。”


刺客被反扭住双手摁着头呢,此刻脑袋被松开了,只听夏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个街区?”


刺客:“我是贴沟区的拜利,不是我想杀你的,是文明贸易公司的珠老大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动手……还说假如我不干,他们就会杀了我!”


所谓贴沟区,并不是非索港正式的五大行政区之一,只是一个小街区的俗称,地图上查不到,只有当地人知道,位置离克林区新城街道不远。


至于文明贸易公司,在场很多人其实都没听说过,它是当地最大的F毒集团注册用以掩护非法交易的公司。但是珠老大这个名号大家几乎都知道,他的地位超然,几乎垄断了整个非索港的毒P供应。


夏尔摆了摆手,刺客被带走了,他正要继续说话,旁边又有人指着另一个家伙道:“他,就是他制造混乱,他是刺客的同伙!”


被指的家伙就是今天第一个来闹事的牧羊人,他赶着一群羊非要进铁丝网里面去吃草,还声称那里是他家祖传的牧场,与守卫发生冲突引来了大批围观者。


那人赶紧摆手大喊:“不,我不是……”


他喊什么都没用,一群保镖又扑了过去将其摁倒在地,搜身之后确认没有危险,又把他扭送到夏尔面前。


夏尔还没开口问话呢,又有人在旁边大喊道:“我认识他,他是晒条街区的库斯。他曾经是牧羊人,但是去年把羊都卖了。我前几天还见过他,他现在根本就没有羊了!”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夏尔盯着库斯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要如实回答,你究竟是不是那刺客的同伙?”


库斯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惊恐地大喊道:“我不是,我真的不是!”


这时他听见了子弹上膛的声音,有一名保镖用枪顶住了他的后脑勺,夏尔的声音低沉道:“那你就说实话,这群羊是从哪儿来的?”


库斯:“有人给了我这群羊,告诉我只要赶着羊群跑到这里来捣乱,这些羊就都是我的了!”


夏尔:“是什么人?”


库斯:“三个人,我不认识他们,是我太贪心……夏尔先生,你就饶了我吧。”


围观者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有人还在高喊道:“他就是刺客的同伙,故意制造混乱,让刺客有机会对夏尔先生开枪。”


库斯的腿已经软了,滑跪在地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尔很潇洒地摆了摆手:“他只是个被人利用的糊涂蛋,一个只想着不劳而获的贪心者。那些鼓动他来捣乱的人,才是刺客真正的同伙,可千万不要让我查出来!”


夏尔没有杀库斯,也没有将他带走。他当众查明库斯是受人指使前来闹事,指使他这么干的人是想给刺客制造刺杀的机会。所以库斯也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按照当地的部族传统,要将所有的羊都赔偿给夏尔。


没有人敢说夏尔先生做得不对,大家纷纷开口称赞他的公正与仁慈,尤其是最早那批跟着库斯跑来围观起哄的人,此刻喊得最大声。


他们也是被鼓动来的,因此也是最心虚的,唯恐表态不坚决也被指控为刺客的同伙,来之前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受万人尊敬的夏尔先生赶来调解纠纷,却差点被埋伏在人群中的刺客刺杀,冲突的性质立刻完全变了。夏尔的保镖可不是农庄的那些守卫,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是真会开枪的。


华真行就一直混在人群中看着,他早就感觉到这些人不对劲,当然也发现了那名刺客的动作。在刺客举枪时他本可阻止却没动,因为他发现了那刺客更不对劲。


王丰收就站在那名叫库斯的刺客后面,假如不是安排好的,库斯哪有机会举枪?库斯举枪时全身都在发抖,偏偏枪很稳,就像有人帮他握着似的。那一枪是朝天打出去的,然后库斯就被冲过来的保镖摁倒在地,王丰收也乘机闪入了人群中。


安排刺客这一出到底是谁的主意?就连华真行都有些懵,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味来,这竟然是一个最佳解决方案!


假如就是简单地讲明白道理,平息冲突将人群驱散,并不能彻底解决隐患,只要还有人在幕后鼓动,很可能还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


每次换不同的人来捣乱,难道每次都要夏尔赶过来发表演说吗?有人既然想闹事,那就不妨把事情闹得更大,变成有人想刺杀新联盟的总领夏尔。


那些幕后鼓动者就成了刺客的同伙,不论他们承不承认,反正事情已经被定性了。


库斯虽然不认识用羊群收买他的人,但假如有人再干这种事,新联盟肯定不能放过。到时候就不是欢想实业要看护田庄了,而是新联盟要追查刺杀总领的幕后凶手。


现在不仅讲明白了道理,还让带头捣乱的人当众付出了代价,就此机会,新联盟又宣传了农垦区的募工政策,可谓一举多得。而且通过这样一个插曲,宣讲的效果应该更好,令人印象格外深刻。


华真行只是好奇,究竟是谁有这样的急智?因为这是一个突发事件,是来不及提前准备的,赶到现场的短短时间内,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是大丰收还是洛克的主意?王丰收自诩有谋略,而洛克当了这么多年黄金帮的幕后老大,当然也不白给。华真行甚至开始怀疑,连那个库斯都是事先被安排好的,就是为了杜绝类似事件。


等到人群全部散去之后,大家都来到了大门里面的仓库内,华真行才有机会开口问夏尔。而夏尔一脸严肃地答道:“库斯真不是我们安排的,今天的事就是个意外,我也不知道是谁在搞事情。


那一枪是假的,但刺客是真的。真是巧了,洛克昨天发现的刺客,留了一个活口,就是库斯。我给了他一个活命的机会,让他到公开场合来表演一次,结果今天机会就来了。”


柯孟朝给了王丰收一个任务,就是除掉北港货运与文明贸易逃走的众高层,三个月过去了,在洛克的帮助下,王丰收已经“定点清除”了不少人。


这两个非索港最大的犯罪集团,残余的高层已人人自危,不仅平日高度戒备,而且也在奋力自救。他们不知道王丰收和洛克,但清楚自己的敌人就是新联盟,自救的方法就是干掉新联盟的头目夏尔。


可是想干掉夏尔太难了,他平时就呆在克林区,身边有一群保镖,外出时王丰收和洛克必有一人跟在身边。昨天洛克就干掉了一批刺客,库斯只是替那些刺客望风的,被留了活口。


最近有很多“小事情”都需要夏尔出面处理,既然有人想暗中刺杀他,夏尔干脆就让这种行为在公众面前曝光。这是夏尔在接到消息后想出的主意,来的路上就安排好了。


这让华真行很是惊讶,他曾经就认为自己一直小看了夏尔,如今又发现,恐怕还得继续调高对夏尔的评价。


农垦区大门前的一声枪响,将珠老大等人刺杀夏尔的阴谋当众曝光,也给了新联盟一个很好的动手借口,可以借此搞出真正的大动静,彻底解决掉文明贸易和北港货运的残存势力。


这是两天前发生的事情,今天晚上夏尔又到杂货铺找华真行,表示自己担心干不好克林区的区长。其实夏尔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得到华真行的保证,他才能放心去当这个区长,包括将来的非索港市市长。


夏尔告辞前问了一句:“那两伙人最近已经聚到了一起,可能想垂死挣扎搞个大动作,你是怎么看的?”


华真行摆了摆手道:“放心吧,我会亲自去处理,他们聚到一起反而是好事。你是新联盟的总领,新联盟绝对会首先保障你的安全。”


克林区目前已成为整个非索港治安最好的地方,当地居民的安全感都呈几何级数式上升,如今最没有安全感的恐怕就是夏尔了,因为真有人要刺杀他啊!


北港货运与文明贸易这两个团伙一日不除,夏尔恐怕就一天睡不好觉,就连李敬直、王丰收、洛克这些人都会头疼。


夏尔走后,华真行站起身来舒展了一番筋骨,身体仿佛变得像面条一样柔软。这是杨老头从小教他的一套健身功夫,不在养元术的普通教程内,普通人也很难学得会,最主要的作用是能使人迅速恢复清醒,并重新充满活力。


华真行此刻当然用不着,可这是一种习惯,就像干什么大事之前的一种仪式,然后他给洛克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问道:“都查清楚了吗?”


洛克:“已经查清楚了,那两个集团的高层今天在中心区碰面开会,选的地方很安全,我们几乎不可能强攻。他们带的保镖也很多,都是全副武装。”


华真行:“建筑物里还有其他人吗?”


洛克:“没有,现在他们非常谨慎,不是心腹根本不能靠近。”


华真行:“那太好了,终于可以一锅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