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欢想世界 > 103、放羊

103、放羊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在打造克林区、改造北索河的过程中,民间也会有很多琐碎的冲突纠纷,都是夏尔出面解决的。假如换成华真行这些人出面,甚至容易导致本没有必要的矛盾。


前两天就有当地人赶着羊群想到铁丝网里面去放牧,农垦区入口处执勤的巡逻队员当然不让,结果双方争执了很久,却各说各话简直是鸡同鸭讲,引来了很多放牧者围观。


华真行听说消息后也赶到了那里,却只是冷眼旁观,这种事情也不适合由他来调解。几个老头早就提示过他,既然想搞北索河改造工程,必然会有很多“小事情”要处理。


这些小事不像铲除黄金帮那样的大事件,可以集中力量一次性凭暴力解决,可是又必须妥善处理好。这样的日常事务,就是观察与学习的机会,甚至对领悟修行中的身心境界都很有帮助。


按照华真行自己总结的标准,他已完全有资格拿到三级养元师证书,也曾向杨老头求教四级养元术的修炼。可是杨老头劝他不必着急,以他的年纪也不能着急,很多事情不是修为境界能解决的,更多的观察与参与世事,才能弥补自身所缺。


总而言之,杨老头认为华真行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提升到四境修为,而是多多增长见识,最好什么大事、小事都经历一番。


华真行跑到冲突现场看热闹,果然看出点问题了,这应该不是单纯的突发事件,而是有人带节奏想搞事情。


铁丝网圈出的这一条狭长地带可不在市区,离这最近的郊野村落都有好几公里远呢。往年雨季结束后,确实有少数人会跑到北部的大草原边缘地带去放牧,他们彼此的位置散得都很开,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聚集了这么多?


农垦区最南端这条长达四十公里的刺网格栅,规格非常高造价也相当昂贵,仅凭人力是很难破坏的,也几乎不可能翻越。


这条护网线路上有一个缺口和三道门户,缺口在最西端是留给野生动物的迁徙路线,路线两侧也拉上了铁丝网,目前正在修桥。


三道门户都在东边靠近非索港市区的这一侧,是供人们平常出入用的,施工与种田的队伍当然也不能翻铁丝网。 一秒记住m.geilwx.com


由于欢想实业与承建单位之间的良好关系,雷总还白送了几个小工程,就是每道门户两侧的值班岗楼以及一个物资中转仓库。


这天被围堵的就是最中间的那道门户,站在门外隔着刺网能看见滩涂上郁郁葱葱的植被,还有大片长势良好的农田。


大雨季带来的洪水已经褪去,宽阔的河道渐渐收窄、消失,只在低洼处留下断续的水泊。但今年的情况不太一样,有三片地方因大雨季形成的水域并没有消失,形成了大片湿地。


工程队在季节性的河道上修筑了三道浅坝,工程很简单,直接上推土机就行了。不论是野草还是各种散播的农作物,在雨季中生长的速度都极快,如今铁丝网内是非索港周边难得一见的水草丰茂之地。


雷云锦总工程师就是搞水利的专家,在这里搞基建有现成的东国经验可参照,另一方面,东国某些教训也可以规避。比如这条北索河在大多数地段都没有兴建两岸堤坝,在大雨季到来时,就让河道自由拓展为大片的湿地。


欢想实业的田庄修建在高处,洪水最大时也不会被淹没,其他一些不适合成片开发的地域,都散播一些作物让其自然混杂生长。


一条大部分河段都没有堤坝的河流,在东国的传统农业区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那里人烟稠密,很多湿地在历史上都被渐渐围垦成农田,人们修起了堤坝以防范洪水,河道也变得越来越窄。如今很多地方已开始重新治理,退田还湖、还河、放宽河道恢复湿地。


在北索河流域,可以从一开始就做出完善的规划,保留宽阔的河谷,滞留降雨培育湿地,这对改善局部小流域气候非常有帮助。


大雨季结束后的小旱季,是非索港一带最炎热的时候,但是走到这里立刻就能感到几分凉爽。看着铁丝网内水草葱郁,肯定是放羊的好地方啊,于是有人赶着羊群就来了。


守卫拦阻的理由很简单,这里已经是欢想实业买下的地皮,刚刚种下庄稼和各种农作物,每一根草都是有主的,怎么可以随便放羊进来祸害呢?


闹事的那位牧羊者的情绪很激动,宣称祖祖辈辈都在这里放羊,这里丰茂的水草就是神赐予他们的礼物,居然有人用铁丝网给圈了起来,这是夺走了他们祖传的牧场。


华真行听了简直想骂人,因为非索港一带就没有谁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假如有的话,也是那个在“神之国度”中已消亡的部族。


这座城市的历史只有百年,新建于殖民时代的尾声,原先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港,这座城市中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在最近十五年内迁来的。


华真行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墨大爷和杨老头也喜欢带着他到周边逛,在他记事的时候,北索河一带根本就没有人放牧。


牧民出现在这里是近几年的事情,季节性的河谷地带土地肥沃,但植被很脆弱,这几年已经呈现荒漠化的趋势,哪里有什么牧场?无非是见今年的植被很好,想放羊来吃草!


这种场面比较玄幻,也没什么道理好讲,牧羊者甚至理直气壮,聚的人越多就感觉越有底气,甚至想强闯关卡了。


值守的巡逻队员有枪,统一配发的制式武器,只要开枪就能将人群驱散,哪怕只用棍子也能将这些人打得哭爹叫娘。


但那么做不太合适,可能会导致后续更大规模的冲突,也会将欢想实业置于当地某些部族对立面。华真行搞农垦,目的是应对饥荒避免骚乱,当然不想自己挑起骚乱。


就在这时,夏尔终于赶到了,带着一群保镖兼随从。当地人居然都认识夏尔,那些情绪激动的围堵者态度都变得很尊敬与谦逊,主动让开一条路还纷纷脱帽鞠躬。


夏尔来到门前问明了情况,这时已经有人用木箱搭了个简易的演讲台,连麦克风和音箱都给架设好了,电源是从旁边的岗亭里接出来的。


夏尔不是来吵架的,而是来发言的,就算有人想跟他争论,从气势和音量上也完全不对等啊。


夏尔大声问道:“非索河岸边有一个地方,生长着大片的香蕉林,你们为什么不赶着羊群去那里吃香蕉?”


非索河就是城市南边那条常年不断流的河,或可称为南索河,夏尔说的这个地方当然有,就是他本人经营的香蕉林,每年都会收割香蕉酿造香蕉酒。


有人在下面答道:“那是人家的香蕉园,是有主的。”


夏尔:“对,那是有主的土地,主人种植了香蕉,不是别人可以随便放牧的地方。那么在香蕉园的对岸,还有一片油棕园,继续往南还有可可园、有畜牧公司的种植基地,你们为什么不去那里放牧?


这里谁都知道为什么!根据我们古老的传统,谁的羊啃食了别人的田地,就要将这头羊赔给对方。


有人说这里是他们的牧场,那么就请拿出证据来!你们没有人能拿出证据,而我身后的这些人,他们却能拿出地契,证明这是他们买下的农庄。


谁都知道,半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滩,有人买下土地建设成了农庄,然后你们就赶着羊群来了。现在我为大家做见证,见证古老的规矩,你们是否想将羊群都赔偿给对方?”


围观者在小声议论,好半天都没有人大声反驳,想大声也没有麦啊。夏尔又说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带个话给那些畜牧商人,告诉所有人,可以获得高品质饲料的机会,就是以劳动来换取……”


这些牧羊人的背后,其实就是非索港的畜牧商人,他们收购牲畜出口海外,曾经是非索港最重要的外汇来源,也只有他们才能鼓动这么多牧民来闹事。


华真行很生气,但再生气也得解决问题。这一片农垦区出产的可不仅是粮食,同样也包括各种青饲料以及青储饲料,比如赤豆的藤枝以及叶子都是高品质的饲料。


夏尔现场宣布,新联盟可以雇佣大家进入农垦区,在指定的区域按指定的方式收割饲料,所得的报酬是非索港供销社发行的购物券。


拿着这些购物券可以去供销社购买物资,也可以就在现场购买饲料,未必是自己收割的,也可以是已经处理好的、别的种类的饲料,拿去喂牛、喂羊、喂骆驼都没有问题。


新联盟图欢想实业合作,提供的劳动机会也不仅是收割饲料,还可以打理农田、修建水渠、采收木薯……等等。这些工作同样可以换到购物券,然后再用购物券去买饲料或其他物品。


围观者中有人在大声叫好并表示感谢,还有人背出了夏尔的演讲《劳动创造世界》,这些也不知是谁安插的人,反正都是当地土著面孔。


眼看一场冲突已被化解,突然有保镖冲上台挡在了夏尔的身前,紧接着人群中传出了一声枪响。有人大喊道:“抓刺客,有人想刺杀夏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