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掠夺时间修仙 > 第十八章 安宁城四大美女

第十八章 安宁城四大美女

作者:皇位继承者 返回目录

“瞧见张云悠那边的表情了么?那叫一个高兴啊,安宁城之中,以方家、张家、韩家三家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方家乃是城主府,掌管着整个安宁城,实力最为强大,手下能人辈出,更有城主府这样的机密要地。张家背靠韶华阁,是韶华阁的狗腿子,韶华阁让他们学狗叫,坚决不喵喵叫,得到了韶华阁的支持,家族之中长命之人不少,钱财也比其他两家丰厚。至于这韩家,则与筑城功勋的慕容家世代交好,和北城令关系铁磁一般,三家之中,实力最小,不过韩家的三个儿子都算是不错的修行天才,尤其那私生子韩老二,天赋心机俱是了得,在年轻一辈之中稳占头筹。”


“这三家明里暗里都互相较劲,每当聚元大会,只要三家之中有人参加,其他两家也必然会遣派年纪相当的人过来,无论如何都要比上一比,不过,目前韩、张两家都比不过方家,方城主的女儿据说出了极品风元气,即是罕见的风元气,又是极品,在整个安宁城历史之中,也是能冲入前三甲的存在。”


王小川小声对李青云说道。


“你不是城外之人么?怎会对城中之事如此了如指掌?”


“我好歹也到城中半月有余,我娘曾经说过,要想在一个地方生存下去,一定要对周围的环境了如指掌,什么人际网啦,路线图啦等等,都要成竹在胸。这半个月我可是下了苦功夫的,快瞧,现在上台的是张家的九姑娘,是张家这一代的天之骄女,也是张家这一代仅唯一的掌上明珠,上面七个哥哥,被宠成了宝,最是横行无忌,修行天赋虽然不是顶顶的出众,也只是仅次于张三郎和张六郎,简直就是张老爷的心头肉。更何况,张九姑娘俊俏可人,是安宁四大美女之一呢。”


“安宁城四大美女?”


李青云朝那边看了过去,方晴岚还算姿色出众,犹如月光的气质,十分独特,能成为四大美女,还情有可原。


至于张云悠……


张云悠却差了一些,总有一种未长开的样子,五官也是极美,只是尚未绽开,算不得如何惊艳。


大抵上,某些男人喜欢这样含苞待放的感觉吧。


王小川贱贱地笑了一下,一副我就知道你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安宁城四大美人,乃是韶华阁林苏苏、城主府方晴岚、张九姑娘张云悠还有就是红尘客血梨花,其中啊,韶华阁的林苏苏不仅是安宁城四大美女,还是宁州十大仙姝之一。”


“嗯。”


李青云点点头,表示明白。


“什么嗯?嗯就完了?不表示表示?”


“表示什么?”


李青云有些疑惑。


王小川一副被打败的样子,“你就不好奇,林苏苏长什么模样?”


“不好奇。”


李青云再次摇摇头。


毕竟也是活过千年岁月的老家伙了,什么样的美人佳人未曾瞧过,何论修仙之人,皮囊皆是表相,在岁月之下,没有败不下的美人。


心中有所挂念之人,其他倾城之色,纵然惊艳万年时光,在李青云看来,也不过蒲柳之姿。


王小川翻了白眼,不再搭理李青云,专心看张云悠聚元。


天命台上,张云悠昂首挺胸走上天命台,一脸挑衅地看着之前的韩家三公子。


张云悠的出场,引来了一阵阵欢呼尖叫,其中多时年纪稍长之人,这就是四大美女的号召力么?


韩家三公子将头抬得更高,用鼻孔看着那小姑娘,虽然自己元丹不稳,但是只要比这个丫头强,他就没输。


纵然真的输了,气势上,也不能输。


张云悠将手按在天命石之上,天命石之上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四周腾起氤氲水汽,水汽在凝结成水珠,水珠四散开去,形成水幕,随着元气越来越充裕,水汽就越浓郁。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龙吟之声,水汽凝结成一条水龙,水龙腾空而去,一颗元丹从小姑娘的头顶飞出,盘旋在上空飞舞。


整个过程水到渠成,干净利索。


甚至看热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呢,只是听到一声龙吟之声,张云悠的测试就已经完成了。


“张家九姑娘张云悠,凝结元丹成功,上品水属性元丹,丹像稳定,可缔结命契。”


说完话,白袍老者将卷轴再次张开,卷轴之上光辉凝结,凝结出一颗虚幻的丹影。


“天命赐福。”


随着声音,丹影没入张云悠的元丹之中,元丹再次爆发出更强力的水属性光辉。


李青云神识探知,张云悠未被赐福的元丹,似乎被一股法术困锁住力量,并未能释放出全部的力量。


这股法术气息十分薄弱,如果不仔细探知,只怕也会被忽视过去。


天命赐福之后,这股法术就从元丹之上消失,原本被困锁住的元丹之力也被释放使出,故而,张云悠被赐福之后,元丹的水元气更加的强悍,或者说,这个时候才是元丹正真的实力。


李青云将目光锁定在白袍老者的卷轴之上。


所谓的凝丹测试,只是测试凝结丹药的强度,能不能得到赐福,看来还是在那只白玉卷轴之上。


张云悠瞬间欢呼跳了起来,对不远处的韩天宇喊话到,“喂,韩家那小子,你可要努力啊,这一轮,你们韩家可是稳稳输给我们张家了啊。丹像未稳?哈哈,韩家小子,你这几年,只顾吃喝嫖赌了吧?把修行给落下了么?这样可不行啊,听姐姐一句话,还是需要努力才行啊。”


韩天宇恨得牙直痒痒,可也是发作不得。


他与张云悠十二岁的时候同时进入筑基期,当时两人不分伯仲,彼此皆被视为家族中下一代的翘楚。


原本以为,自己十六岁凝结出元丹,稳稳胜过张云悠一头,没想到那小丫头不仅凝结出了元丹,还把丹像稳定住了,今日就能得到赐福,缔结命兽。


而自己无形之中被甩开了一年的差距,叫自己如何不恨?


韩天宇眼珠子一转,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纵然你修为通天又如何?最终不是还得嫁入慕容府为妾么?”


“你说慕容沣那个纨绔子弟啊?哈哈,前些日子去方家提亲,被晴岚骂了个狗血淋头,那样子啊,和你现在一般,实在可怜,求而不得,可怜兮兮。”


“哎哟,我的傻姑娘,你说的可不是方美人儿,说的可是你啊。”


“我?”


张云悠有些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