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26章 失败的京城一日游

第026章 失败的京城一日游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已是红日中天,正是用午膳的当儿,一众女眷乘了轿子去附近的酒楼里吃饭。


人刚坐下,菜还没上齐全,就听见楼下有人声乍起,似有一伙人在拌嘴:“快把楼上的包房都给我清出来,咱家爷要包场子。”


“客官,这可不成,这层还有客人呢,要不您明天再来?”


“明天?”那人冷哼一声,随即一脚踹开那店小二,“知道咱家爷什么身份吗?你怕不是活不耐烦了?”


店小二还没遇到过这种泼皮,爬起来回嘴道:“我管他什么身份?都是在天子脚下,难道还没王法了不成。”


那人一听就要抡起拳头揍人,门口又涌进来他的好些同伙,全都是膀大腰圆的练家子,吓跑了一店的食客。好在店里的朝奉赶了过来,他也做这行几十年了,京中来往什么样的客人没见过,眼瞅着这人一身行头,就知道开罪不起,连忙陪着笑脸道歉道:“客官息怒,这小子刚来没多久,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原谅则个。”


那人呸了一口店小二,使唤朝奉道:“你听好了,马上去把楼上清出来,否则砸了你家的店!”


朝奉点头哈腰地应付下来,又压低了声音打探:“不知您家这位爷尊姓大名?”


“你个瞎了眼的,咱家曹爷乃当朝首辅大人的亲侄子,你不好好伺候着,信不信让你去刑部大牢里走一遭?”


那朝奉一听这话,眼珠子一翻,似要晕厥过去,好在背后的店小二一把扶住了他。


汪元锡什么人,当朝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凭这个权势滔天的舅舅,曹汝潘一向在京城欺男霸女,能止小儿夜啼。平头百姓避之如瘟疫,王侯权贵见了也要俯首奉承。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听了这一出,楼上三位夫人全都面露惧色,三夫人郎氏胆子最小,慌得去攀扯明姨娘的手臂,恨不得有个洞可以钻进去。


冯永盈两姐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一见众人如坐针毡的模样,就知道事情不妙。


明姨娘最先反应过来,忙道:“咱们快走吧,这人咱可开罪不起。”


众人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东西,压低了足音下了楼梯,正巧门口进来一人,身穿麒麟纹纻丝圆领,体态肥胖,走起来像个球在地上蹦弹。照说胖的人都白,可这人却是苍白,更显得眼下一片清淤,显然是酒色过度。


一行人看这样子便知他是曹汝潘,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全都屏了呼吸,把头俯得不能再低。


那曹汝潘却是个万花丛中过的,随意睃了眼永宁一行人,虽见不着脸,但光凭明姨娘婀娜的身段便知道这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永宁走在前头,忽然听见明姨娘尖叫一声,惊得回头一看,原来她被曹汝潘一把拽了出来。见这登徒子一脸淫笑,就算在内宅再雷厉风行,明姨娘也瞬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曹汝潘口水都快留下来了:“哟,美人,这是要去哪儿呀?”


“你放开我!放开我!”明姨娘不停地挣扎,好在曹汝潘就是个空架子,倒也暂时奈她不何。


“还挺倔,留下来伺候爷,爷赏你黄金万两,保你以后吃穿不愁!”


明姨娘听了这话只觉得犯恶心,扑腾地越发厉害,曹汝潘耐心渐失,加大了力气要把她往怀里拽。


剩下几个在一旁的,郎氏早吓得哭了出来,大明氏两股战战,几乎站不稳。冯永盈姐妹两抱在一起,仿佛一对缩头乌龟。


永宁:“……”


还是得靠她英雄救美。


永宁咬咬牙,上前哭丧着声音朝曹汝潘道:“官人,我们刚才京郊惠民药局回来,急着回家呢。”


说完,她又掏心掏肺地咳嗽了几声,脸都红了。


最近边境不太平,不少人流离失所,难民涌进北直隶,全都被拦在了京郊,时间一长便爆发了瘟疫,死者无数,弄得城内人心惶惶,惠民药局负责发放药物,供不应求,抬出来的全是尸体。


曹汝潘眼瞅着永宁咳嗽不止,马上想起了这件事,满脸**顿时化作惊恐,手忙不迭从明姨娘那儿抽回来,在衣服上蹭了两下,同时向后退了几步:“你!你们!”


这从京郊来的,还是去过惠民药局的,要是他曹汝潘早知道了,不得躲她三条街?


明姨娘也是聪明的,反应过来,连着咳嗽了几声,装模做样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真是晦气!”染上瘟疫可不是开玩笑的,曹汝潘吓得脸色更白了,眼前再难得的美人也成了粪土一堆,哪还有寻花问柳的心思,一溜烟钻进轿子里打道回府,准备请大夫去了。


见曹汝潘一伙儿散了,永宁才上去扶了几乎脱力的明姨娘。


明姨娘早已花容失色,估计她爱美一辈子,还从未像今天这般如此怨恨自己的美貌。她像个迷路的孩子,断断续续地朝永宁念叨:“我要回去!快送我回去!”


永宁送她上了轿子,所有人都在沉默中回到了冯宅。


明姨娘到底是个经过事的,一路过来已经精气神回转了不少。在垂花门众人要各自散去的时候,她还用帕子捂着嘴,有些尴尬地嘱咐道:“今天这事如此凶险,大家就别往外说了,毕竟不好听,又会惹得老太太担心。”


众人面上允诺,可私底下都知道明姨娘是在护着自己颜面,毕竟当街被调戏,说出去太难听了些。


*


层峦阁里早早的点了灯,郎氏坐在房中那张黄花梨小圈椅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外头,却又找不到焦点。丫鬟们只知道三夫人从回来之后便神魂不定,早在房中燃起了安息香。


郎氏等啊等,终于等到三老爷冯正连回来了。她一看到冯正连,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他怀里,嘤嘤哭泣起来。


“怎么了,芸芸?”冯正连唤着她的乳名。夫妻俩是青梅竹马,郎氏从小就喜欢听他一声声如此唤自己,仿佛唇齿间有道不尽的柔情蜜意。


“我害怕!”郎氏白日里被吓得不轻。


冯正连知道她一向胆子小,哄小孩似的柔声问她:“发生了什么?”


郎氏哭哭啼啼地把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冯正连。冯正连听完也是面寒如霜,他在朝为官,怎会不知汪元锡那一家子目无法度,做遍丧尽天良之事。自己这般单纯无助的妻子碰到那牛鬼蛇神般的曹汝潘,他想想都觉得后怕不已。


“别怕,”冯正连安慰郎氏,“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为夫在这儿。”


郎氏把头往他怀里蹭了蹭:“还好有你,夫君,否则妾身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在,不必怕!小时候你怕黑,不敢走夜路,也是我在前面牵着你的手,一步一步走的。”


郎氏想起往事,很是怀念,唏嘘道:“一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从芸芸妹妹,再到妻子,妾身好像已经离不开夫君了。”


冯正连笑了笑,拉着她往院子里走去。那处正好栽了一棵树,上头攀着一条藤曼,两者紧紧相依。


他说:“你看咱像不像这个。”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郎氏笑颜如花,“谁也离不了谁!”


是啊,谁也离不了谁。冯正连内心感慨着,他感觉多年以来和郎氏的相伴快成为了一种习惯。


两人互相倚靠着,久久不语。


“老爷!”


一个小厮过来打破了平静。冯正连偏头,见他手里拿了封信,朝郎氏道:“你先进去吧。”


郎氏见冯正连脸色严肃起来,好奇地眨了眨眼,心想着也许是他的公务,便一步三回头地走回了屋内。


冯正连拆了那封信,看着那白字黑字,眉毛像打结似的紧紧拧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