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23章 明姨娘的手段

第023章 明姨娘的手段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永宁回到冯宅时已是掌灯时分,一进寻芳阁就见几个丫鬟跟无头苍蝇似满院子乱转。


她眼睃着霞儿在前头提了一盏灯笼,借着葳蕤的烛光俯首在石板路上寻着什么,竟是连自己站在面前都不知道。眼见两人快要撞上了,永宁才冷声开口道:“你们在做什么?”


“哎呦!”霞儿被吓得惊呼一声,跌坐在地上,险些连灯笼都没拿住。


院子里几个丫鬟见到永宁回来了,全像雕塑一样定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霞儿在地上跪正了身子,吞吞吐吐道:“小姐我……”


永宁知道准没好事,也不和她废话:“又干了什么好事?”


“小姐,奴婢……”霞儿头磕在地上,“奴婢不小心把箱子的钥匙丢了…….”


“什么箱子?”


“就……就是那放着贺仪的官皮箱……”


永宁一听,脸瞬间崩了下来。


云蟾也是又惊又怒,连骂道:“你这小贱蹄子是怎么办事的?连个钥匙都看不住!你可知道那里头装了多少宝贝,你几辈子做牛做马都还不清的!”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霞儿慌道:“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是在廊庑下小眯了会,醒来钥匙就不见了……”


永宁便知道霞儿八成是被别人算计了,连忙跑东次间里,拖出那只黄花梨云凤纹官皮箱。


这时候外头传来喊声:“找到了找到了!在草丛里!”


霞儿捧着那钥匙过来给永宁,永宁用那钥匙开了锁,仔仔细细清点了那箱子中的大小贺仪,好在一件没少。


云蟾白了霞儿一眼:“你这死丫头,分明是自己不小心丢了,还说什么一觉醒来就没了,年纪不大,到挺能扯谎?小心小姐扒了你的皮,把你打发给人牙子!”


听云蟾劈里啪啦一通,霞儿吓得一双眼战战兢兢地望着永宁,生怕她真像云蟾说的那样把自己给发卖了。


好在永宁脸色虽差,却也没说别的,只嘱咐了院子里的人眼睛放亮点,别让眼生的人随便进出寻芳阁。


几个丫鬟各自应下不提。


次日红日上半竿,大明氏明氏处打发了人来请永宁过去用午膳。


永宁刚到回舟榭,就见大明氏的贴身侍儿藕香一脸歉意:“大小姐稍等,夫人刚才头风发作,刚请了大夫,这会子正在吃药呢。”


“伯母身子要紧。”


永宁说完便坐在丫鬟搬过来的绣墩上,只闻得房中一阵馨香之气,清新绵长,不同于她以往闻过的任何一种香。靠墙有一排黄花梨连三柜橱,除了各色古玩器具,还摆着一叠书。她凑过去一看,最上头那本是《传习录》。


这就有点意思了,一个后宅女子居然看起了心学著作,眼下心学和程朱理学比实在算不上主流,别说一介妇人,怕是那些饱读诗书的大儒恐怕也对此鲜有涉猎。


这样想着,永宁听见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宁姐儿若是喜欢这书,便拿去看吧。”


她转头,见大明氏叫藕香搀扶着走出来。她虽然脸上带着笑,面色却比哭过还难看,已经是初夏,依旧裹得严严实实的,叫永宁看着都觉得热。


永宁起身福了身子,笑说:“永宁竟不知伯母喜欢看王守仁的书。”


大明氏道:“我也就是看你大伯平日里喜欢翻这些书,这才寻了几本来看。”


“大伯和伯母真是志趣相投,琴瑟和鸣。”


冯正岳年轻的时候是个文艺青年,自诩才高八斗,精通诗词歌赋,其实就是个不务正业的浪荡子,好在年纪大起来了,总算收敛了些心性,可还是喜欢看这些故作风雅地捣鼓这些有的没的。


大明氏听了笑得有些苦楚,永宁知道自己这话有些过了,忙岔开话题道:“还不知道伯母给我准备了什么吃的呢,我正饿着呢。”


大明氏这才回过神来,招呼了藕香去看菜来。


藕香刚走没多久,门口突然有人朗声道:“原来在这儿呢,可叫我好找。”


明姨娘披红挂绿,施施然迈进来,如此明艳夺目,简直和房中素雅的色调格格不入。


大明氏笑了笑:“妹妹怎么来了?”


明姨娘长眉一挑:“怎么,姐姐这里我来不得?”


大明氏不再说什么,顾自喝茶。


明姨娘朝永宁道:“我本来想给你送支首饰去,没想到寻芳斋的丫鬟说你来回舟榭了,只好折回到这儿来找你。”


她的贴身侍儿小环呈给永宁一只云纹锦盒,永宁打开一看,里头躺着支金累丝蜂蝶赶花钿,很是精美可爱。


永宁忙道:“那就谢过明姨娘了。”


这时候藕香端了菜上来,明姨娘一看笑说:“原来是要布膳了,不知道姐姐这里能不能加双筷子,让妹妹也饱饱口福。”


“不过是些粗茶淡饭,妹妹可不要嫌弃,”,大明氏又使唤了丫鬟,“去添双碗筷来。”


三人围着八仙桌坐下来,藕香在一旁布菜。


食不言寝不语,大明氏规规矩矩地端着筷子用膳,连咀嚼的声音都不曾发出来。反倒是明姨娘,拉着永宁聊个不停,饭都顾不上吃。


席面还是以清淡素食为主,显然是顾及到大明氏用不得荤腥。


唯一的一道荤食就是蒸鲥鱼,叫藕香分成了三份,再一一浇上汤汁,香气扑鼻。她将碗呈给明姨娘,小环瞧见里头撒满的葱花,冷声将她拦了下来:“姨娘不吃葱花。”


藕香动作一顿,碗里滚烫的鱼汤晃荡了几下,泼在了她手腕上,疼的她一个哆嗦,结果半碗的汤顺势全洒在了明姨娘的袖子上。


明姨娘隔着衣服都感觉手臂上一阵刺痛,惊呼了一声,藕香吓得上前手忙脚乱地拿帕子给她擦拭,被小环推到一边。


大明氏沉了脸:“藕香……“


小环一边帮明姨娘擦着汤水,一边骂道:“你怎么办事的?连碗汤都端不平?”


藕香被吼的说不出话:“我,我……”


明姨娘拉开衣袖一看,果真手臂上烫红了一块,她素来爱美,怎么允许身上出现一块疤痕,脸上一下子乌云密布。


大明氏一看她的脸色,连忙使唤藕香:“还不快滚出去。”


藕香得了令调头就想跑,没想到明姨娘呵道:“站住!”


藕香瞬间如石化般定在原地。


“你是夫人的贴身使女?”


“是……”藕香不知道为什么明姨娘要问这个,只得垂着头老实回答。


明姨娘转回来又朝大明氏道:“姐姐,你身边的人也太不得力了,连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


大明氏解释道:“藕香年纪小,又刚来我这里,手脚粗笨些也属正常。”


“既然年纪小,那我便调个岁数长些的来吧,也稳妥些。”


大明氏眼看着连连摇头的藕香,说道:“这恐怕……”


“姐姐是要维护这丫鬟吗,要是叫别的人知道了,恐怕会以为姐姐是故意叫她把汤洒在妹妹身上的。”


大明氏一下子再不敢说什么。


“我知道姐姐一向对下人宽宏大量,但既然是我管房中庶务,便容不得这样粗心大意的人。今儿是一碗汤,明儿还不知道犯什么错呢。马上是老太太的华诞,我也不罚这个丫鬟了,直接发卖了就成”


明姨娘伶牙俐齿,把大明氏怼的说不出话来。永宁在一旁眼瞅着藕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本想说什么,可嘴皮子煽动了几下,终究没说出口。


小环听了明姨娘的话,连忙使唤人把藕香拖了下去


闹了这一出,明姨娘还惦念着手臂上的伤,心情又被搅合了,朝两人道了告辞便走了。


见明姨娘走远了,大明氏脸上再也挂不住,露出郁郁之色:“叫你见笑了。”


永宁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让云蟾给大明氏泡了自己带来的雨前龙井。


好在大明氏喝了后脸色稍霁:“这茶倒是极好。”


永宁松了口气:“伯母喜欢就好。”


“我也没别的送你,咱们这关系,送金银玉器太过俗了,你若是喜欢,便把那书带走吧,也好打发打发时间。”


永宁这才想起来那本《传习录》,连声谢过,又问道:“不知伯母这儿燃的是什么香,我闻着甚是舒畅。“


大明氏笑了笑:“哪里是什么香,我闻不来那些东西,只不过挑了些时令水果制成干放在香囊里罢了。”


永宁赞道:“原来如此,伯母真是心思真是灵巧。”


从回舟榭出来之后,云蟾目睹了刚才那一出,心有余悸,一下子打开了话闸。


“这明姨娘也太狠了,好歹藕香是大夫人房里的人,说发卖就发卖了。那大夫人也是,被明姨娘几句话就堵得说不出话来,连自己丫鬟都护不住。”


永宁也是大开眼界:“你现在知道了吧,这祖宅可不是什么好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