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22章 舅舅一家子

第022章 舅舅一家子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驮轿抬进了王驸马胡同,永宁掀了轿帘下来,看了眼面前平平无奇的宅子,上前叩门。


门嘎吱一下从里头启开了,门缝了探出来个小丫鬟。


永宁朝她道:“我找林总旗。”


“不巧,咱家老爷还未下衙。”


“那你家夫人可在?”


“在。”那丫鬟上下打量着永宁,见她衣着谈吐不凡,“娘子是?”


永宁自报了名姓,那丫鬟听了忙不迭进去通传。


不一会两扇门都被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面若银盘,五短身材,见到她笑得眼眯成了条线。


永宁便知这是舅舅的夫人王氏,连忙福身唤了声“舅母”。


“哎呦!好姑娘!”王氏疾步过来扶了她,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外甥女,眸中泪光闪闪,“这许多年没见,已是大不同了,可让舅母我好生想念。”


王氏只一个儿子,膝下无女,很羡慕小姑子林氏能有一个掌上明珠,那时林氏刚难产过世,冯正则又在外地为官,虽林冯两家已不怎么来往,王氏也时常接了永宁过来,生怕她被冯府几个姨娘欺负了去。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外甥女儿也很想舅母!”


“好好好!”王氏拿帕子抹了眼泪,拉了永宁的手,“这儿风大,咱们进去说。”


林家子息不昌,不能和冯家比,宅子便也小了很多,更不存在那所谓的一步一景,一切布置都以实用为主,却显得有生活气息多了。


两人在花厅坐了下来,自有丫鬟过来倒茶上果子。


王氏看着永宁,仿佛在看自己的一件作品,不由得又欣慰又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舅母还记得你刚和你父亲去浙江的时候才那么点大,没想到现在已经是个如此端庄靓丽的大姑娘了。”


“舅母却一点都没变,还是和以前一样美丽。”


王氏乐开了花:“嘴也变甜了。”


两人又家长里短寒暄了几句,王氏还是怕朱姨娘欺负了她,反复问:“朱氏那个小妇没为难你吧。”


永宁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把朱女士的所作所为都告诉了王氏。


王氏听了脸色越来越黑,把手上的茶盏重重地搁在了桌上,脸鼓得像蛤蟆,狠狠地问候了朱女士的祖宗十八代。


“真真气杀我!这小娼妇,竟敢那么作践我们宁姐儿。我这就去冯家讨个说法!”


永宁见她唾沫横飞,还真站了起来,连忙拉住她:“舅母!您冷静些!”


王氏坐下来又忿忿地喝了口茶,越想越觉得愧疚:“都怪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你跟着你那个爹去浙江。”


“舅母别这么说,那边好歹只有个朱氏,京城祖宅这里可还有好几个姨娘通房,还有大房三房几个,可都不是吃素的。”


“哎……”王氏叹了口气,“当初你娘就不该嫁到那么个龙潭虎穴里去。”


这时候外头通报说老爷回来了,永宁站了起来,见一个蓄着络腮胡,身穿飞鱼服的中年男人领着大包小包大步迈进来。


“舅舅!”


“宁姐儿来了!”林穆英本来激动得想给永宁一个熊抱,又见她已然是大姑娘一个,只好伸出一只蒲扇般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舅舅今日衙门里事情忙,回来晚了,见谅。”


北镇抚司,一个京城老百姓见到都要绕路走的地方,照着传说里面的人都该是凶神恶煞。可偏偏林穆英虽长得英武有威严,在平日里却一副憨样,实打实的北方壮汉一个。


“舅舅辛苦。”


林穆英抬了抬手,把拎着的油纸包递给永宁:“看舅舅给你带了什么。”


他刚下衙,就有府中小厮来通报。知道自家外甥女来了,林穆英乐了一路,在途中想起永宁小时候嘴馋,最爱吃各类点心小食,就绕了一圈给她搜罗了城中大小名吃。


永宁接过那堆油纸包,一打开,见里头有火烧,乌糖,象棋饼,还有钞手胡同华家制的猪头肉……各种各样不一而足。


王氏看了笑斥林穆英:“你倒好,是想把宁姐儿当猪养吗?”


她说话向来直接,甚至有时比较粗俗。永宁听了却觉得自己这个舅母很是有趣,笑得露出了银牙:“这是舅舅的心意,就算胖成猪我也乐意。”


“瞧瞧你那馋猫似的样子!”王氏听了,用手指点了点永宁的脑壳。


*


晚上王氏亲自下厨招待永宁。


永宁趁这个当儿和林穆英唠家常,聊到了他唯一的儿子。永宁问道:“舅舅,恒阳表哥最近可好?”


林恒阳从小和他祖父他爹一样,喜欢舞枪弄棒,这些年在山西行都司威远卫天仓所任千户。他一把青春年华全泡在了寸草不生飞沙走石的大荒漠里,n年驻守边疆远离父母亲人的,林穆英说不心疼惋惜是假,好在也混出了些名头。


“这个没心没肺的,”林穆英叹了口气,“年纪不小,让他回家讨个媳妇也不听,整天呆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估计都呆野了。”


永宁笑着劝慰道:“好男儿志在四方,等表哥立了功勋,衣锦还乡再说也不迟。”


没想到林穆英越发感慨:“这些年国库虚空,军疲民乏的,鞑靼又不停犯边,在这样下去,恐怕边境会越来越难呆。”


这是事实,永宁也说不出别的劝解之词。


两人正默默无语间,王氏领着丫鬟端了菜上来,问两人道:“你们两个在聊什么呐?”


林穆英回道:“正聊恒阳呢。”


“这臭小子!”王氏一提到儿子怨念颇深,“等他回家了我不打死他,一点都不孝顺,这些年他总共回来了几次?一根手指头都能数的清。”


林穆英在妻子面前还是挺维护儿子的,忙解释道:“也不是他不想回来,边境战事吃紧,你觉得他走得开吗?再说了,人没回来家书寄的又不少。”


王氏又骂了几句,招呼了两人过来吃饭。


都是些家常菜,王氏手艺很好。永宁胃口大开,边吃边和林穆英夫妻俩谈天说地,把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家训全丢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