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20章 启程上京

第020章 启程上京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过了两三日,冯府女眷都打点妥当,携着一箱箱贺仪土仪准备沿着京杭大运河北上进京。冯正则经过老太太的首肯,为了举业把府上两个少爷扣在了杭州。冯铭倒没什么,只苦了一向坐不住的冯铎,他本来还以为可以去物宝天华的燕京斗鸡走马,快意人生,结果到头来是自己想多了。


到了码头,永宁下了轿,见岸边泊着两艘大船,之间用架着的木板连着。前头那艘是正正经经的官府站船,甲板上乌泱泱立着一群人,仔细一看,正是她那天在府中看到的曳撒护卫。


永宁心中咯噔一下,莫非那人也同去?说实话,永宁是一点也不想见到他,因为每次遇见他自己都在干一些不三不四的事,弄得自己很是尴尬。


女眷箱笼细软多,整整搬了一个上午才搬完。


永宁站在船上望着涛涛河水,只祈祷艄公能把船开稳点——她晕船啊!


可惜她很背,出发没多久便开始头昏脑胀,胃酸上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连躺着都觉得天旋地转。


罗氏在一旁照顾她,云蟾去请了马氏。马氏一看永宁半死不活的样子,想了想道:“我去请程大人船上的大夫过来看看。”


不一会大夫来了,吩咐云蟾熬了几服汤药,见永宁症状比较严重,随即建议:“不如请冯大小姐去程大人船上?那艘比较大,行得稳些。”


永宁尚且还存一分意识,听他这么一说,只想怒吼一声“不去!”,一股气出了喉咙却化作了一声痛苦的低吟。


好在马氏有些犹豫:“这有些打扰了吧,再说程大人船上都是大男人,也不太方便。”


那医生又道:“无妨,程大人吩咐了,既然是同行,有什么困难自然应当相助。若夫人不放心,大可叫了人同去。”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这下马氏再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叫了云蟾背了永宁和罗氏一道过去。


永宁躺在陌生的床上,一会梦见自己久久未见的爸妈,一会是自己心仪已久的邻居哥哥,又是哭又是笑,云蟾在一边以为她精神错乱,吓得不轻。


等她醒来已经过了两天两夜,只觉得饥肠辘辘,罗氏连忙吩咐了厨子去做了菜上来。


吃完了永宁就开始四下走动,披着斗篷出了船舱,那一甲板的护卫见了她,全都整齐划一地背过身去。


永宁:“……”


船上没有别的乐子可寻,永宁平日不是和几个丫鬟打马吊牌,就是和云蟾聊聊人生,后来干脆搬了张交椅出去晒太阳。


这天,她正享受着大好阳光,感慨就差一副墨镜时,却见一个头带瓦楞帽的小厮搬了一堆书过来。


“这是?”


“我们老爷说了,如果小姐嫌闷,可以翻翻这些闲书。”


“……”


永宁不由得望了望最上头那船舱,接过那堆书后一看——全是些晦涩难懂的文史类书籍,不过好在不是四书五经,她已经很满意了。


她坐在交椅上拿了本看起来,江风徐徐,再加上这书实在是无趣的紧,干脆把那书摊开了盖在脸上挡太阳,不一会就神游太虚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觉得眼前白光一晃,是脸上的书被取走了,睁开眼,只见那位程大人正负手立在一旁看着自己,吓得她从交椅上弹起来,手忙脚乱地整了整衣服,清咳一声,朝他道了个万福。


“怎么,不喜欢?”


虽然的确很无聊,但永宁也不能直说啊,只好委婉道:“大人博古通今,才高八斗,所看之书自然是阳春白雪,非小女这等下里巴人可以领会的。”


“巧舌如簧。”程大人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打哈哈。


她只好憨笑了笑。


“会下棋吗?”


“什么?”永宁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会一点。”


她上辈子的爹励志要把她培养成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早早就把她送进了各种兴趣班,可惜她最后也只混了个围棋一段。


“那陪我手谈一局吧。”他把手中的书搁到了一边,虽然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可配上他的身份就成了一道不可抗拒的命令。


“?”永宁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的走向,傻站在原地,直到走在前头的程大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才如梦初醒地跟了上去。


两人在书房里坐下后,小厮端来了棋盘。那棋子都是用上好的墨玉和羊脂玉做的,触手生温。


一开始永宁在这等大人物面前还颇为不自在,后来渐渐便投入到了棋局中。


她全神贯注,自然不知道对面坐的那人其实只投入了三分在棋盘,剩下几分全在观察她。


永宁虽然是个菜鸟,但依然能感觉到这位兄台是个高手中的高手,他明明可以速战速决,却偏偏要拖时间,似乎有意在逗她玩一样。


几局下来,她被杀的人仰马翻,哭丧着脸求饶。


程大人似乎也虐菜虐过了瘾,点了点头算是放她走了。永宁如蒙大赦,屁颠屁颠回了自己的舱房。


船舱用木板隔开,隔音效果差。她躺在床上都可以隐约听见罗氏和云蟾在外头聊天。


“罗大娘,你是这程大人什么来头,好生气派,一个人包一艘这么大的船。”


罗氏到底是在京城呆过的,什么大人物没见过,拿蒲扇敲了敲云蟾的脑壳:“你这没眼力见的小蹄子,没看到这一船的护卫吗?要不是三品以上大员,能有那么多人跟着?以他的身份,别说一艘,十艘也配的!”


“三品?”云蟾瞪大了双眼,用手指比了个三,“比咱老爷官都大呀?”在云蟾的世界观中,冯正则已经是她见过最大的官。


罗氏翻了个白眼。


云蟾又凑上去:“那你说,这位爷是个什么官啊?”


“这我怎么知道,三品在地方上是土皇/帝,在高官如云的京城却是一抓一大把。”


“那么厉害!”云蟾感慨道,不由得越发向往气象万千的京城。


永宁听完琢磨着,这位仁兄品秩那么高,又和冯正则交好,书上肯定不会一笔不提。她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一号人物,学名程廷希,是程敏行的叔叔兼老师。


这位兄台一开始是荣王的幕臣。荣王打倒了雍王荣登大宝之后,此人又和自己的座师(也就是永泰年间的首辅)唐骢成了政敌,分庭抗礼。不久后刚坐上龙椅的荣王就因为酒色过度去见了马克思,留下皇后和太子一对孤儿寡母。相比唐骢,这母子俩显然更倚重程廷希,于是这位兄台便和秉笔太监刘延禄时常在皇后太子面前抹黑唐骢,以至于后来唐老头被迫致使,晚景凄凉。程廷希继任首辅,官压百僚,大权在握。


为什么永宁对此人的职场履历倒背如流?因为荣王登基后自作聪明的投机主义者冯正则一味地讨好唐老头(甚至一开始想把原身嫁给他儿子),然而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唐骢便倒台了。程廷希坚壁清野,将以前唐骢一党斩首的斩首,流放的流放。要知道这位狠人连自己老师都不放过,何况区区一个冯家。就算冯家出了个皇后,也难逃被清算的命运。


所以除了运气好嫁给了程敏行的冯永盈,冯家一府上下统统流放宁古塔。


永宁抱紧了被褥欲哭无泪,她真是上了贼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