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16章 山奈

第016章 山奈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一直被带到梧桐斋,方翠儿还站在下首哭闹,原本如此清幽雅致的地方被她搞得像菜场一样,房中几个丫鬟婆子都冷脸睨着她。


永宁坐在太师椅上浑然不觉的样子,不紧不慢地喝着一盏龙井。


知道上头坐着这个人就是冯府大小姐,方翠儿更觉得自己凄惨。她早就听自己的表姐说起过这个祖宗,是个小小年纪便手段狠辣牙呲必报的角儿,平常房里下人伺候得稍有不顺她的心,轻则挨骂,重则挨板子,听说闹出人命过的。


算她今天倒霉,稀里糊涂在太岁头上动了土。


这时候永宁终于喝完了茶,瓷质的茶盏触碰到黄花梨茶几时发出了一记清脆的声音。方翠儿听了不哭了,抹了把鼻涕,泪眼朦胧地看到上头坐着那大小姐,只觉的珠光宝气,便是坐着也显得气度不凡,简直如蓬莱殿里人一般,晃瞎了她的眼。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官宦人家的小姐,绣花枕头,惯会恃强凌弱!自己要是穿了这衣裳,戴上这头面,肯定比她好看多了!


这般想着,方翠儿有了底气:“你快放了我!我可是朱姨娘的表妹,你凭什么把我拘在这里!”


永宁呵了一声,又扯出一抹子冷笑,这笑直接凉到了方翠儿心里头。


“你笑什么?”


“我笑你蠢钝如猪啊!”永宁来了一句姚金铃的名言,“这株绿萼本是我替父亲准备送给祖母的生辰礼,如今你摘了最大的一朵,是不是想折祖母的寿啊?”


方翠儿再无知,也知道闯大祸了,哎呀一声瘫倒在地上,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云蟾在一旁幸灾乐祸:“还说什么姨娘的表妹,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的表妹都没用!”


朱姨娘这时候也过来了,看到自家表妹吓傻的样子,惊道:“呀,这是怎么了?”


方翠儿仿佛见到救星,抱着朱姨娘的大腿求道:“表姐你快救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起开!”朱姨娘斥了一声,像赶蚊虫似的抬脚把方翠儿甩开,上前朝永宁道,“大小姐,奴婢听说了我这表妹做的蠢事,其实这事可大可小,只要您不说出去,老太太怎么会知道呢?”


到底是来了个难忽悠的,永宁哂笑道:“姨娘说得轻巧,这么多人看见了,我又封不住她们的嘴,万一传出去让老太太知道了,说父亲不孝怎么办?”


朱姨娘愣了一下,随即道:“既然已经被采了,再惩罚翠儿也于事无补了,不如先叫她起来,奴婢自会回去教训她。况且她毕竟是来照看奴婢的胎的,没了翠儿,万一奴婢出了点事,这……”


巧舌如簧,避重就轻!


永宁在心间冷哼了哼。


朱姨娘又滔滔不绝地求了永宁半天,还搬出了冯正则这座大山来,眼见不逼的她放人就不住口。永宁只好臭这脸叫朱姨娘把人带回去。



一回翠微阁,朱姨娘就拎着方翠儿的耳朵把她拽进房里:“你这雌儿,一来就给我惹麻烦!”


方翠儿痛的连忙挣脱出来,委屈道:“谁知道那一朵花那么贵重!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看就是那大小姐在找茬!”


“哼!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来这儿之后给我老实点,不准再惹是生非,听到没有?”


方翠儿哦了一声,突然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殷勤道:“表姐,我先来给你把把脉吧!”


朱姨娘清了清嗓子,伸出手腕。


方翠儿指腹一搭,不一会却面露古怪,额头上也冒出冷汗来:“表姐,你这……”


“我什么我?”朱姨娘拿眼睛瞪着她,“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嘴巴给我闭严实点!”


“是是是!”方翠儿有些小聪明,不一会就明白过来。


一回翠微阁,朱姨娘就拎着方翠儿的耳朵把她拽进房里:“你这雌儿,一来就给我惹麻烦!”


方翠儿痛的连忙挣脱出来,委屈道:“谁知道那一朵花那么贵重!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看就是那大小姐在找茬!”


“哼!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来这儿之后给我老实点,不准再惹是生非,听到没有?”


方翠儿哦了一声,突然想起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殷勤道:“表姐,我先来给你把把脉吧!”


朱姨娘清了清嗓子,伸出手腕。


方翠儿指腹一搭,不一会却面露古怪,额头上也冒出冷汗来:“表姐,你这……”


“我什么我?”朱姨娘拿眼睛瞪着她,“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嘴巴给我闭严实点!”


“是是是!”方翠儿有些小聪明,不一会就明白过来。



过几日便快到端午,冯府进了一批香料,给女眷准备着好做香囊。


“姨娘,您看看这些,都是上品的。”


听了来送香料的小使女这么说,朱姨娘靠近托盘闻了闻,只觉得一阵浓重的香气扑鼻而来,熏得人头昏,不由得拿帕子扇了扇:“你放一边吧。”


“等一下!”方翠儿却凑过来,面色僵硬地问那小使女,“这堆是不是山/奈?”


“是的。”


方翠儿忙一巴掌将那盘香料掀翻在地上:“你们怎么办事的?表姐正怀孕,山/奈是孕妇忌用之物,怎么连这也送过来?”


小使女一听,吓得跪倒在地上,也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好在这时候罗氏也端着一盘香料进来了。


“姨娘,这丫鬟拿错了,这盘才是翠微阁的。”


方翠儿上前一看,果然里头少了一味山/奈。


“府上知道姨娘有孕,所以今年特地留了心眼,精挑细选,没进那些活血祛瘀的香料。只是我们大姑娘偏爱山/奈,所以只我们房里购了些,没想到这丫鬟办事糊涂,这都能拿错。”罗氏解释完,忙训斥那小使女,“蠢东西,还不快下去。”


那使女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


“行了,”朱姨娘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自打我不掌中馈之后,这些个下人丫鬟做事是越发不着调了……”


罗氏又再三赔了不是。


等她走了之后,朱姨娘脸上再也耐不住,绽出一抹极浮夸的笑容。


方翠儿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表姐,你笑什么?”


这时候婵娟进来,手里捧着刚做好的衣物,真是流光溢彩巧夺天工,看得朱姨娘更是喜笑颜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