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14章 给渣爹的眼药

第014章 给渣爹的眼药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被禁足这几天朱姨娘也没闲着,先是诗兴大发,每天写无数首诉情思的诗辞给冯正则。可惜冯正则这次是来真的了,一概拒之门外;后来又是装病,叫了n次大夫,发烧拉肚子头疾都试了一遍。本来冯正则是有些担忧的,但是忍了几天发现她一天一个花样,就知道朱姨娘在玩苦肉计。


朱姨娘心情不好,苦了翠微阁的丫鬟下人,时常挨打挨骂。


“啪唧。”


又是一尊搁在花几上的珐蓝掐丝花瓶被朱姨娘砸的粉碎。


“废物,都是废物!”她指着自己两个女儿破口大骂,“我生你们养你们有什么用,关键时刻派不上用场!”


冯永盈红着眼睛道:“父亲这几天根本不见我们,女儿也是没法啊。”


冯永佳也很委屈:“要不是您用错了人,也不会这样啊。”


“你!”


见朱姨娘要手动教训冯永宁,婵娟连忙上前劝阻:“姨娘息怒!您还不知道老爷吗,心肠最是软,过个几天肯定会想起姨娘的好处,还愁他不过来吗?”


朱姨娘听完总算好受了点:“老爷何曾如此对过我,对!都怪冯永宁那个小贱人!没想到她以前看起来傻里傻气的,现在倒长本事了,还学会装神弄鬼了?”


又稀里哗啦骂了一通,总结下来就是——此仇不报,她朱春貌誓不为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话说永宁自从上次请了马氏去帮忙之后,常去咸宁堂看望她


天气如煮温水般热起来,马氏体态丰腴,最是怕热,已经扇子不离手了。永宁便一边看着马氏查帐本,一边替她扇风。


“没想到掌管中馈是如此麻烦的事儿。”


马氏听永宁如此说,浅浅一笑道:“男人要打拼事业,女人要管理内宅,天经地义,逃不掉的。宁姐儿可是要跟着老奴学学?”


永宁撇了撇嘴,她看到这些密密麻麻,状如蚂蚁的小字就头大,马氏好歹戴了副眼睛有四只眼,她可只有两只。


马氏一页一页翻看着,突然道:“奇怪,这朱姨娘房里怎么少了那么多物件?青花松竹梅纹盘一件,青花缠枝花卉纹出戟尊一件,锦地纹壮罐一件……”


永宁反应倒快:“好像还全都是瓷器!”


马氏唤了翠微阁管事的来。


那管事的嬷嬷听了一脸为难,支支吾吾道:“这……最近朱姨娘火气大,就砸了几个出气。”


“荒唐!”马氏有些生气,重重地把账册合上了,“自己犯了错,拿物件出气算什么本事。回去告诉朱姨娘,再砸东西,自己出钱补上!”


文华轩这边来了位稀客。


永宁其实一点都不想接触这个渣男爹爹,但深觉得马氏那句话说得对——在后宅,不得主君的心,再怎么奋斗都没用。


见到永宁提着个食盒,冯正则心下觉得稀奇,自己这个女儿以前娇贵的五指不沾阳春水,如今怎么还给自己做起东西来了?


永宁在冯正则诧异的目光中盛了一碗鸾羹,恭恭敬敬地递给他。


冯正则清了清嗓子:“哦,那个,你放这儿吧……”


永宁心下翻了个白眼,看他这拘束的样子,以前估计都没怎么和原身讲过话,当爹的能和女儿疏远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刚才她一进来的时候,冯正则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中药味,不由得问道:“你可是病了,一身的药味?”


“没,只是给朱姨娘熬了点药。”


冯正则一听有些紧张起来:“姨娘病了?”


永宁回道:“也不是什么病,只是听说姨娘她自禁足以来肝火旺盛,脾气不大好。想着她被惩罚也有女儿的原因,女儿难免有些过意不去,就寻了些方子,熬了点祛火的药送过去。”


“肝火旺?”冯正则听完脸色马上沉下来,“你有心了……”


“不过女儿也是有私心的,听闻姨娘那儿有些青花瓷颇为别致,就想借过来观赏一番。”


“这是小事,你告诉冯禄要哪个,让他去说一下便是。”


冯禄走进来,永宁故作思索:“我想借一件青花缠枝花卉纹出戟尊,一件青花松竹梅纹盘,一件锦地纹壮罐。”


冯禄去了马上就两手空空的回来,含糊不清道:“老爷,二小姐,不巧,朱姨娘那边说这前些日子这些瓷器不小心被砸碎了。”


永宁讶然:“都碎了?一件不留?”


“是,都碎了。”


永宁一脸心疼的样子:“呀,这些府上可都只存一件的!”


“冯禄,”冯正则早察觉到内有蹊跷,板起了脸,“到底怎么回事,别遮遮掩掩!”


冯禄憨笑了笑:“就,就都被朱姨娘发脾气的时候砸了……”


冯正则听了,气的砸了手中毛笔,那洁白的宣纸上立马开出一朵墨梅来:“她倒是有脾气了!好像犯错的是我似的!”


*


朱姨娘的愿望并没有像婵娟说的那般变成现实——冯正则不但没有回心转意,还让冯禄传了话来,说如果她火气大的话就抄五十遍佛经,也好修身养性。


朱姨娘当时就快气炸了,又要抓着瓶瓶罐罐摔,好在婵娟眼疾手快制止了。


“姨娘与其生气,不如想想是谁去老爷面前告的状.”


“还能有谁?”朱姨娘啐了一口,“冯永宁那个小贱人,是欺负我出不了这个门!等老娘能出去了,我不弄死她?”


她后来左思右想,终于有了个法子。


“什么?”婵娟听了,显然很不赞成,“姨娘,这也太铤而走险了。”


朱姨娘也是个急性子:“你懂什么,这叫富贵险中求!”


不久后翠微阁再一次延了大夫,说是朱姨娘食欲不振,常想呕吐。


医士一诊脉——这是有喜了啊!而且两个月了。


一时间翠微阁上下充斥着欢喜的气氛。冯正则中年得子,也乐开了花,当晚就去看了朱姨娘,还怕她憋坏了,立马解了禁足,各类滋补养生安胎补药流水一样送进翠微阁。


梧桐斋这边却天差地别,一片肃穆之色。


永宁这几天愁眉苦脸的,没想到噩梦真的成真了,而且还提前了!这和原书不符啊,难道她买的是盗版的?


罗氏觉得朱姨娘这胎来的实在是太巧了,简直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可也太蹊跷了。


“我也这么觉得,”永宁和罗氏想到一处了,“莫非她是假孕?”


罗氏在内宅活了数十年,什么伎俩没见过,轻声道:“十有八九。”


永宁讶然:“那她胆子也忒大了!”


罗氏运用了个很形象的比喻——“狗急跳墙嘛!”


“我只希望她别最后给我泼脏水。”


“难啊!”罗氏叹了口气,“朱姨娘这牙呲必报的性子,她自己信我都不信。咱们也只能安分守己一些,别让她抓住了由头。”


永宁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