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09章 柯南·永宁上线

第009章 柯南·永宁上线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姑娘,厨房的人说了,昨夜二少爷的膳食里并没有酒酿圆子……”


永宁听完罗氏的话,心又更沉了几分。


“去叫冯有来。”


冯有跪在地上,眼眶都还是红的。


永宁不为所动,冷声冷气地质问他:“昨晚你去哪儿了,怎么一点都没察觉?”


“回小姐的话,我是和少爷一起回来的,根本不像春分说的那样什么少爷喝醉了半路把她拽进房间!”冯铭的院子偏远,鲜有人至,只有春风几个日常在附近打扫,所以不管春分这么说都是有理的。


“那她是怎么跑进大哥房间的,你难道没有守在门口吗?”


冯有啪啪啪开始扇自己巴掌:“都是小的的错,小的不该去救那火!”


永宁突然想起来,昨夜偏院走水了。


她心间突然起了一阵恶寒。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个人是朱姨娘吗?


▲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永宁终日郁郁寡欢,霞儿在一旁看见了,有意无意地提起:“小姐,最近清波门外丝绸铺子进了一批云锦,做夏衣最是清爽舒适。”


罗氏皱着眉训她:“你这蹄子,瞎说什么,没看到姑娘烦着吗?”


永宁知道罗氏是怕她出去看见冯铭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内心不快,却淡然道:“那咱出去瞧瞧吧,正好散散心。”


进了丝绸铺子,永宁便听到有人唤自己,侧目一看,是袁家三小姐袁江颖。两人回了礼,一边挑料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攀谈起来。


“听说令兄去吴家提亲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令兄的喜酒呢。永宁,怎么了?”


永宁回过神来,朝袁江颖挤出个笑脸:“没事,没想到这消息传那么快。”


袁江颖也笑道:“毕竟都是杭州的高门大户,谁人不晓?”



永宁浑浑噩噩地回到府上,一个下午都在反复琢磨着袁江颖的那句话,直到躺在床上头脑都是昏的。


“奶娘!”永宁突然一个激灵,爬起来唤道。


罗氏连忙走进来。


永宁扫了眼外头,压低了声音问罗氏:“霞儿几个丫鬟都下去了吧?”


罗氏也是通透的人:“嗯,都下去了,姑娘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永宁道:“今儿我遇到了袁家三小姐,她和我说的几句话倒点醒了我。”


于是永宁把袁江颖所说的话几乎一字不差地转述给罗氏。


罗氏听完思索了一番:“姑娘的意思是,为何大家都不知道咱们府上发生的这件事,偏偏先让吴家知道了?”


永宁点了点头:“我一开始还在怀疑只是袁家三小姐不知晓此事,后来想想此人相交甚广,什么小道消息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怎么可能对此一无所知,而且听她的语气也不想在故意揶揄我。”


罗氏反应过来:“也就是说是有人,或者说是咱们府上的人故意将消息传给吴家,而且似乎并不想让旁人知道这件事。”


“没错。这个传消息的人应该还顾忌着咱们家的颜面。”


罗氏皱眉道:“可会是谁呢?”


“我一开始便猜想是朱姨娘,现在有几分确定了。”


罗氏摇了摇手中的团扇:“姑娘何出此言?”


“你想,朱姨娘一向怕大哥越过冯铎去,如果大哥娶了吴二小姐,不能说从此一步登天,却也是前程无忧,所以朱姨娘不会放任大哥就这么娶了吴二小姐。她虽想借着此事发挥,毁了大哥这一段姻缘,却又怕这件丑事传扬出去,连着损害了冯铎和冯永盈姐妹的前途和名声,因而只敢悄悄知会吴家。你说对不对?”


罗氏轻摇团扇的手一顿,缓缓地点了点头。


想通这一切,永宁终于安心地躺了下来。只是她不确定,是不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都是朱姨娘,而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那天根本无人出府。如果是朱姨娘把消息传了出去,她又是怎么办到的呢?


第二天一早,永宁又唤来罗氏,让她去查冯铭那件事发生当天府上有谁在外头。她现在除了自己的奶娘,谁都不相信。


罗氏小儿子黄永在外宅当差,消息倒是灵通,仅到了晚上就差了出来。出事那天府上的确没人外出,但有几个人在外头,一个是厨娘毕氏,家里死了亲戚回湖州奔丧。还有一个是金蛉,她哥哥来杭州探亲。


毕氏现在人还在外地,查无可查,金蛉却中午刚回来。


“果然是她!”永宁吩咐罗氏,“你去打听打听那天金蛉除了呆在自己家里,还去了哪里。”


罗氏应承下来,却又道:“姑娘,金蛉毕竟是跟了你多年的丫鬟,要是被她知道了,怕是会伤了主仆情份。”


永宁冷哼一声,那天去盐官上坟把她往刀上推的那个人怎么不顾忌主仆情份?


几个时辰之后罗氏带来了消息,据金蛉家的邻里说,她每日卯时都会出门去买菜,末刻归家,只是那天她去的早些了而已。


永宁听完沉默了,冯铭被抓包是在巳时左右。如果真是金蛉借着买菜的当儿去吴家告状,她也总不能提前未卜先知吧?


难道说不是她?


永宁只觉得满头乱絮,拿出文房四宝在宣纸上不停的写着“未卜先知”四个字。


看着满桌子龙飞凤舞的字,永宁懊恼地差点掀桌。


还有,金蛉在外头又是怎么知道府内发生的一切的呢?


这时候霞儿端了碗梅苏汤进来,看到满室写废了的宣纸,也是一惊。


“霞儿,你说为什么会有人能未卜先知一切呢?”


霞儿听到永宁这样问,好笑道:“这怎么可能,奴婢觉得这些都是算命的江湖骗子惯用的手段。”


永宁倒是一下子想起来,一些算命的说你今日会被盗财,就真买通个扒手在路口偷你东西。


思及此,她突然相通了——假如朱姨娘安排了这一切,唆使春分去爬冯铭的床,那她不就正是相当于提早知道了一切吗,那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金蛉会提前去吴家告状。


但她随即又想到这一切都是她的推断,不由得懊丧不已。


不过没过多久,永宁就想到了法子,朝偏院柴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