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06章 牡丹亭般的爱情

第006章 牡丹亭般的爱情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云蟾刚从小厨房端了饭菜去永宁房里,正巧见到了金蛉,特意上前关心她:“金蛉姐姐,你的手好了吗。”


金蛉愣了一下,挤出个笑脸:“好多了,还得多谢谢你的黎芦。“


前些日子金蛉的手被门缝夹了,肿得和个馒头似的,知道云蟾有可以祛外肿的黎芦之后便向她讨了几片。


说完,金蛉似乎又有些苦恼,对云蟾千叮万嘱:“云蟾,这件事你可千万别对小姐她说,小姐一向对我们好,我怕她知道了又要问长问短。”


云蟾心思简单,一脸天真地感慨:“还是金蛉姐姐想得周道”。


“对了,我这儿有个玉镯子且送与你。”金蛉说着从手腕上取下个蓝田玉镯,


云蟾连忙推脱:“我的好姐姐,这怎么成?”


金蛉一把拉过云蟾的手,把那玉镯子套进她手腕:“你都叫我姐姐了,有什么不成的。你我共同侍奉小姐,姐妹一场,以后更要互相扶持。”


云蟾听了感动得热泪盈眶。


金蛉又嘱托道:“你可别宣扬出去,免得其他几个丫鬟看见了又要打翻了醋罐子在背后嚼舌根!只说是自己买的便是。”


云蟾连连称是。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


梨花初绽的日子里,永宁收到了吴家的帖子,吴家四小姐不日便要及笄,请她去观礼。


永宁名声不好,行为不检,为人张扬,和吴家几个言行端庄为闺中表率的姑娘们一向来往甚少,能收到请帖也是稀奇。


罗氏在一旁问:“姑娘可是要赴约?”


永宁哂笑了笑:“吴家是什么龙潭虎穴?我去不得吗?”


于是罗氏备了驮车,一路往城南吴家行去,到的时候,小巷子里已是堵得水泄不通。


吴家几个婆子在门口迎宾唱名,领着永宁一行人沿着抄手游廊进内宅观礼。


已经到了不少夫人小姐,有不少听闻过永宁名声的,或用眼睨着她,或用团扇半掩脸和旁人窃窃私语。


永宁视若无睹,寻了处地等着开礼。


“姑娘可是冯家大小姐?”


永宁闻声回首,见是个二八年华的姑娘,一张芙蓉面,笑从双脸生,看上去很是亲和可人。


“正是在下,姐姐是?”


“我姓吴,闺名吟雪。”


吴吟雪身体羸弱,常居内宅,故而名声不显。


“原来是吟雪姐姐。”永宁笑着福了福身。


“听闻妹妹几日前受了伤,可是好了些。”


“承蒙姐姐关心,妹儿好多了。”永宁好奇,这吴家二小姐居然对自己如此关心


“那便是好。”吴吟雪笑容愈胜,心想外人都道冯家大小姐言行无状,毫无教养,如今一看也并不属实。


话说到一半,又有一穿着石青色褙子的女子走过来扯了吴吟雪的袖子道:“吟雪,你同这等女子聊什么,也不怕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她说话声音不轻,周围一圈女眷都侧目看过来等着看好戏,巴望着永宁撒泼出丑,永宁却依旧眉目含笑,一点发飙的迹象都没有。


吴吟雪皱着眉斥她:“冯大小姐是客,你怎可这么说?”


那女子没讨到好处,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永宁见她走了没几步,看准了时机一脚踩在她裙摆上。那女子一个身形一个不稳住,尖叫着向一旁歪去,正好撞到端着茶盏的丫鬟,茶水全都泼在了她身上,很是狼狈。


顿时四周响起一片悉悉索索的笑声。


“你!”她一边拍打着身上的茶叶渣,不知道是该骂永宁还是那端茶盏的丫鬟。


“吟雪姐姐,开礼了!咱们过去吧。”永宁压根不理会她,拉着吴吟雪入席了。


担任赞者的女性必得是德高望重之辈,吴家请了贤德名声在外的吴王妃,也算配得上这四个字。


吴四小姐一身正装从东房出来,同时又有乐伎在一旁奏乐。吴王妃接过有司呈上来的发笄,小心翼翼地插入吴四小姐发中,这便算礼成了。


之后吴二夫人又出来道:“席面已经备好了,还请诸位赏光。”


永宁和吴吟雪去大厅的路上,还遇到了袁家的三小姐,闺名唤作江颖的,左右逢源地混在一群莺莺燕燕当中。


“吟雪姐姐,这位是?”


吴吟雪忙介绍道:“这是冯家的大小姐。”


两人互相福了身子。


等这一群人走了,永宁才对吴吟雪道:“看来袁三小姐人缘颇好。”


吴吟雪笑道:“她一向爱结交朋友的。”


吃完饭,有吴老太太的丫鬟过来请永宁。


永宁跟着吴吟雪去了吴老太太处,一进门就见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妪坐在上首。


“小女见过吴老太太。”永宁欠身行了个礼。


老太太听了也没啥反应,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人老了便是这样,就算面无表情也令人望而生畏。


永宁却毫不瑟缩,大大方方地微垂着目光,不卑不亢。


一时间屋内静的只剩下自鸣钟发出的“咯嗒咯嗒”之声。


老太太心里有谱,见永宁这个样子方知是个端庄得体的,却有意开口道:“常听别人说冯家大小姐是个骄纵无礼的,今日一看却并非如此。”


永宁听了也并无怨怼,坦然回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是这个理,但老身为孙女儿择婿,却不得不‘耳听为虚’。如今看来,冯家女儿如此端庄,显然男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永宁明白过来:“不知老太太看上了舍兄还是舍弟。”


老太太慈蔼一笑:“你觉得呢?”


永宁心中有数:“老太太好眼光。”


这话把老太太逗乐了,使唤贴身丫鬟带了盒物件过来。


“这一件是银鎏金镶宝累丝挑心,雪姐儿也有一件,愿你们日后姑嫂和睦。”


长者赐不可辞,永宁开开心心地收了下来打道回府。


这天,冯铭从府学下学,并未如往常一般回府,而是去了吴山脚下清河坊。


清河坊,杭州市井繁闹之地,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于此。冯铭寒窗苦读十余载,还从未踏入过此地。


好在折桂楼是清贵之流常去之处,丝毫不乌烟瘴气,反倒格外雅致。冯铭上了楼,在雅间内正看到永宁身着男装,坐在那里边吃茶边等冯铭。


“大妹妹,你下次可别叫我来这地方了,如此喧闹,为兄不喜欢。”冯铭坐下来用袖子擦了把汗。


“错错错!”永宁一脸狡黠,“可不是我约你到此处的。”


还没等冯铭回过神来,后头帘子掀起,里头走出来个同样身穿男装的女子,面若桃李,体态窈窕,不是吴吟雪是谁。


冯铭吓得连忙起身作揖。


吴吟雪见他一副拘谨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个春风般和煦的笑容,看得冯铭心中一跳。


永宁拍了拍冯铭的肩膀:“别紧张,你和吴姑娘好好聊,我先走了!”


“大妹妹!”冯铭手足无措,刚想去追永宁,却听到身后吴吟雪俏生生唤他“冯公子”,连腿根子都有些软了。


“咱们看戏吧,今天唱的可是《牡丹亭》。”吴吟雪大大方方落座,冯铭再逃就显得失礼了。


……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


“死者可以生,生者可以死。”


……


两人一言不发地各坐两端,端看着台上演着儿女情长,悲欢离合。


牡丹亭一出,几令西厢减价。这话不假,吴吟雪看到深处,不由得眼眶湿润,一边拿帕子拭泪,一边去擒茶盏,却碰到另外一双骨节分明的手,连忙收回来,不由得红着脸侧目一看,见冯铭脸上更是绯红一片,忍不住扑哧一笑。


“冯公子,吟雪不守闺中戒律,自作主张请你过来,还请公子见谅。”


冯铭忙道:“吴二小姐何出此言,能和小姐一起听戏,是冯某三生有幸。”


吴吟雪眼眸立刻笑成了一道月牙:“看来冯公子并非对我无意。”


冯铭没想到吴吟雪如此直截了当,一时间居然接不上话,只呐呐道:“我……”


“那冯公子可知吟雪对你的心意?”


“吴小姐,这话冯某承受不起。”冯铭板起了脸。


吴吟雪见他神色,突然用帕子捂着脸嘤嘤哭泣起来:“我知道自己是蒲柳之质,配不上冯公子这等人中龙凤,但公子何必如此羞辱我?”


冯铭知道自己话说重了,连忙解释道:“此言差矣,姑娘系出名门,才貌双全,无一不是……”


“这么说冯公子觉得吟雪资质尚可,可愿意娶吟雪为妻?”


“我……”冯铭一时间被吴吟雪脑回路折服到了,又见她目光灼灼,心中已有了决定,起身跪到地上,“我冯某愿与吴氏小姐永结秦晋只好,白头偕老,永不相弃。”


吴吟雪听了,总算破涕为笑,如一朵盛开的牡丹,妖艳的叫人挪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