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42章 论才女

第042章 论才女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汪元锡派来的人无疑给常经时壮了胆,再一次前往宛平的他底气十足。


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话语从常经时口里吐出来,下头的难民老实多了。几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听完不敢像上次那样动手动脚,只不服气地嗷嗷叫唤着,被常经时身边的武士踹倒在地上。


那几个人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你们欺人太甚!”


武士恐吓他们:“放老实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服从安排的先尝尝爷的拳头!“


宛如待宰的羔羊,众人垂头丧气,一下子没人敢再抗议,只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嘟囔声和叹息声。


常经时满意地看着他们上前登记,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拉着孩子的女人。


“官老爷,行行好!给我点活干吧。”女人言辞恳切,要不是她开口说话,估计很少会有人觉得她是女子。


常经时见她蓬头垢面,身形干瘪,简直如同母夜叉一般,不由得心生厌恶,没好气:“你家男丁呢?你一个女人,能做什么活计,别再这里给我添乱!”


女人一听连忙拉着她那瘦的像猴一样的孩子跪下来:“官老爷,我家里已经没有男人了,我什么活都能干,只求您给我口饭吃,我的孩子几天没吃东西了,再这样他就要饿死了!”


说完又磕起头来。


其他的难民见母子模样凄惨可怜,常经时却如此冷漠无情,眼神愤懑地瞪着他。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还没完没了了?”常经时被看得发毛,恼怒起来,使唤身边的武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赶人呐!”


几个人高马大的武士把她从地上揪起来,没想到这女人力气倒不小,扑腾了几番挣脱了,攀附着那武士的大腿死活不放。武士连骂带踢都摔不脱她,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抡起碗口大的拳头就往女人身上砸,没几下那女人口中便溢出血来,浑身发出骨骼断裂的诡异声音。


女人的孩子在一旁哭得撕心裂肺,众人心生怜悯却不敢上去阻拦。


一只手有力的手突然抓住了武士的手腕,武士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站着个人,身材高大,眉目英武,一道疤痕盘踞在他眉尾上,很是悚人。


“你干什么?少在这里多管闲事,滚一边去!”武士抬起脚踹在那人身上,没想到他像一堵墙一样,纹丝不动。


“别打了!”卢寿柄声音沉沉。


“呵,”武士气笑了,“你说不打就不打?”


卢寿柄道:“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行,我不打她,”这下武士不笑了,面目狰狞起来,“我打你!”


说完这群人就像狼一样扑上去把卢寿柄按在地上打。众人还以为卢寿柄好歹会反抗一二,没想到他却咬紧牙关,像坨肉一样默默承受着践踏和捶打。


不知道过了多久,卢寿柄从剧痛中醒来,睁眼看到的是那女人和她的孩子,他们三人正处在一间破马棚中。


“你醒了?”女人的声音比先前越发虚弱,她唤了一声“虎仔”,那孩子就走过来,乖巧地递给卢寿柄一碗水。


“吃点东西吧!”女人递给他一个破袋子,“所有的吃的都在里面了。”


卢寿柄不解地看着她。


女人咳嗽几声,身上又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虎子,你快给恩公跪下。”


“不用,”卢寿柄看到那孩子噗通跪了下来,连忙挥挥手,“路见不平罢了。”


女人笑了笑,“不只是为这个,奴有一个不情之情,希望恩公能收了这孩子。我已经无力抚养他,他跟着你,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只求你能给他一口饭吃。”


卢寿柄犹豫了:“可我自身难保……”


女人依旧笑着,没再说什么。


到了夜半的时候,卢寿柄被孩子的哭声吵醒了。


他们趁着夜色把断气的女人埋在了一棵柳树下。


“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听卢寿柄这么问他,抹了把眼泪,嗫嚅了道:“我没有名字,我乳名叫虎子。”


“那你以后就叫卢虎,知道了吗?”


孩子点点头。


*


若说书香门第,冯家在四九城里虽算不得头筹,但绝对排的上号。荣王妃冯氏的才名似乎标榜了冯家姑娘们不俗的才情,不管这是不是真的,冯老太太对此深信不移。所以没悠闲几日,永宁和永盈姐妹就被送进了女先生孙飞清的家塾。


孙先生的课不止于教授女四书,也不会像教导男子一般拘泥于四书五经,内容无非就是讲一些诗辞歌赋,冯永盈本就自诩才女,当永宁和冯永佳,蒋婼儿百无聊赖哈欠连天的时候,唯有她一个腰杆挺得笔直,目光带着崇拜专注地望着孙飞清。


“古往今来,曾经出现过无数才情不输给男儿的闺中女子,”孙飞清见下首三个姑娘浑浑噩噩,加大了声音,“我们今天讲了易安居士的词,你们说说,还有哪些女子的诗词让你们有所见解领悟?”


冯永盈奋勇当先,还没等孙飞清话音落下,抢答道:“学生颇喜薛涛的《送友人》,‘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这句用词颇为清丽,令人如身临其境,顿感悲怆。”


孙飞清笑着颔首:“薛洪度诗作一向清丽高雅,用词不俗。”


冯永宁和蒋婼儿各自一一答过。


最后一个轮到冯永宁,她想了想,回道:“学生喜欢鱼玄机。”


其余几人听了表情皆是不一。冯永佳和蒋婼儿不知此为何人,孙飞清则是不解,冯永盈听到永宁提起这个私生活不检点的女子,面上全然鄙夷之色。


“何解?”孙飞清问。


冯永宁清了清喉咙,解释道:“鱼玄机虽然生性放浪不羁,但学生认为其才华在薛洪度之上。其诗有云‘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更是精辟。古今多少女子虽然才情满腹,但皆伤于情字,就好比元稹之于薛洪度,赵明诚之于李清照。但唯有鱼玄机有此领悟。所以学生认为,鱼玄机这句诗胜过好些陈词滥调。“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孙飞清喃喃,似乎有些出神。


别人不知道,永宁怎么可能不清楚,孙飞清的母亲就是被一个无情无义的渣男气死的。


冯永盈气极,她觉得永宁简直一派胡言,这样直白的诗词有什么好的!


“你说的好!”孙飞清片刻回神,笑赞。


“先生,这……”冯永盈脸烧得通红,这哪里是鱼玄机才华高于薛涛的事情,明明就是在说她自己答得不如冯永宁!


孙飞清没理会冯永盈:“今日大小姐答得最好。”


等下了学,永宁见空荡荡的学堂里就剩下冯永盈气恼地掉着眼泪,心情突然格外舒畅,吹着口哨大步朝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