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41章 妒妇

第041章 妒妇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老太太叫冯氏搀扶着到了层峦阁。这时候郎氏闹了半宿早已精疲力竭,几个丫鬟怕她再寻短见,用一根绸缎绑了她两条手腕。老太太见自己平日好好一个儿媳妇变得和阶下囚一般,披头散发,衣衫不整,不由得暗叹一口气,坐了上首的大圈椅。


“松开她。”


几个丫鬟听老太太这样说,看了眼痴痴癫癫的郎氏,谁都没敢上前。


老太太一看脸色又沉了几分,满脸的褶子挤到了一处,“怎么?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她要颠寒做热就由着她去,那么一个大活人,今日为了这,明天为了那,要是天天寻死觅活,难不成你们就这样一直把她绑着?她不要脸,我冯家还要脸面!”


她声如洪钟,明面上是告诫几个下人,却一字一句撞在郎氏心头上。郎氏的身子忽然回光返照似的颤了颤,继而又嘤嘤低声哭泣起来。


老太太又不恨铁不成钢道:“你哭什么?你男人还活着呢,别给我摆出这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郎氏只好硬生生把哭声咽回喉咙,只啪嗒啪嗒掉着泪珠子。


“老三他家的,你听好了,”老太太缓下声音,“只要我老婆子还活着,就绝不允许冯家出现这宠妾灭妻的荒唐事,正连就算再喜欢那个女人,她也越不过你这明媒正娶的发妻去。当然,你作为正室,也要恪守妇道。你扪心自问,这天底下但凡有点家底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你嫁进来这些年,正连可曾苛待你分毫?这四九城里,有哪个妇人不羡慕你?你若为了一个身份低贱的女子天天寻死觅活的,不但正连会厌弃了你,传出去旁人只会说你善妒。”


“你若是咽不下这口气,今日便用这缎子吊死罢了,不过是一口棺材的事,我们冯家不缺媳妇。”


“不!”听了老太太这样说,郎氏吓得惊呼出声,手忙脚乱地在地上朝老太太磕了个响头,“母亲!儿媳错了,都是儿媳的不是!”


“行了。”老太太手搭在冯氏臂弯上起了身子,“这么晚了,收拾收拾睡了吧。”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一群人送走老太太,郎氏的陪嫁丫鬟双雀见她还是面色哀愁,劝道:“夫人,您放宽心·,老太太都这么说了,就一定不会委屈了您。”


郎氏抹了把泪:“若真是老太太说的那么简单,那她自己当年也不会被那王姨娘逼到如此境地。还有,你不懂,我岂是在乎那虚无的名分。真正爱一个人,又怎么会舍得和旁人分享他……”


这时候层峦阁中一间间房舍都灭了烛火,唯独远处一间偏僻的厢房仍透着星星烛光。郎氏知道那是萍娘母女安身之处,不由得攥紧了手中帕子,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产生了那种怨毒的情绪,像一条毒蛇,慢慢攀附上了她的心头。


到了第二日,郎氏终究不再闹腾,冯正连拄着拐杖顶着日头在房外等了许久,郎氏依旧闭门不见。


夜晚双雀端了盆子来伺候她洗脚,刚脱了鞋袜,就听到郎氏幽幽道:“你去叫那贱人来。”


双雀惊诧了一下,郎氏的一个官家女子出身,不说别的,最不缺的就是教养,加上她性子温吞,谁能想到那张嘴里能蹦出这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字眼。


半晌双雀才反应过来,原来那“贱人”喊的是萍娘。


不一会萍娘就被带了过来。


她朝郎氏道了个万福,自称“奴婢”。


郎氏的心揪紧了,本以为萍娘会是个搔首弄姿,卖弄风情的狐狸精,却没想到她衣装淡雅,眉目娟秀,通身气度丝毫不比京中的闺秀们差。


她挺直身板,仿佛这样就能彰显出正室尊贵的地位。


“你过来。”郎氏把自己的双脚伸出来,冷冰冰地使唤萍娘,仿佛她是一条圈养的狗。


房中落针可闻,看好戏的下人们都在幻象着受到侮辱的萍娘会做出怎样令人贻笑大方的举动。


可是萍娘只是乖巧的走了过去,仿佛她自己确实是郎氏的一条狗。


她轻轻捧起郎氏的双脚,仿佛那是件脆弱有珍贵的玉器。


“这水太冷了,”郎氏不满,“加点热水来。”


丫鬟拎着木桶,故意将滚烫的水倾倒在萍娘还来不及抽走的双手上。


洁白的皮肤瞬间一片鲜红,萍娘痛的忍不住吸了口凉气,手触电般缩了回去。


郎氏见状,怒道:“把手放回去。”


萍娘不言语,将双手继续侵泡在水中。


那倒水的丫鬟以为这个惩罚已经够残酷了,没想到郎氏还是不满意,命令她:“停下来做什么,继续倒啊。”


丫鬟忙不迭倒光了剩下半桶热气腾腾的水。


这下水总不冷了,但郎氏依旧把双脚放在外面。


萍娘觉得自己的手像进了油锅,仿佛有无数根细针戳着自己的皮肤。


升腾起的雾气渐渐稀薄起来,郎氏觉得差不多了,才把双脚泡进水里。


冷暖适中,真是舒服。


萍娘用快失去知觉的手细细搓洗着郎氏那双脚,动作轻柔,水面上只泛出丝丝涟漪。


“好了,”郎氏终于满意了,把脚在萍娘的衣摆上擦了擦,“你走吧。”


萍娘被郎氏用脚一蹭,趔趄了一下,站起来安静的走了。


当萍娘脚步声消失了一会,郎氏才吩咐双雀:“你去拿点治烫伤的药过去。”


双雀应下。


房中冷清,郎氏回头看着空荡荡的床铺,她自从嫁与冯正连,两人何曾分房过。


以前冯正连喜欢坐在靠窗的罗汉床上读书,她就坐在不远处的绣墩上做针线活,可三心二意的,满眼全是自己的夫君,一不小心扎了手,冯正连就心疼地嗔怪她。


往日点点滴滴皆历历在目,身下这床四喜鸳鸯戏水被,是自己出嫁前一针一线缝制成的,几年下来,已然被浆洗的褪了色,可她依旧爱若至宝。


冯正连怕热,郎氏是知道的。他一身厚重官服在翰林院熬一天,常常背后生疹子,更是三番四次的中暑。


郎氏终究没忍住,吩咐丫鬟:“送碗祛暑的汤去书房,别说是我说的。”


丫鬟走了,回来的时候告诉郎氏,冯正连并没有老老实实地呆在书房里,他去找过萍娘。


郎氏只觉得鼻尖一酸,眼眶就红了。她本以为自己应该暴跳如雷的,浑身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软倒在榻上,手捂住绞痛的心口:“吩咐下去,谁都不许去给那个贱人去看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