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39章 外室来了

第039章 外室来了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就在永宁回去的路上,冯宅里头来了一对母女,她们的到来,险些没把天翻过去。


“你……说这孩子……是正连的?”老太太那个气啊,一句话喘了半天才吐全了。


萍娘眼圈红红的,回了个“是”,又按着茹姐儿的脑袋让她给老太太磕头。


“别!”老太太怒吼一声,“我可受不起。”


萍娘声音虽弱,但说话甚有条理:“老太太说笑了,茹姐儿是正连的血脉,也是您正儿八经的孙女儿,给您磕头是应该的。”


老太太用拐杖重重地砸了砸地面:“哼!我可不知道我们冯家会认这样一个娼妓所生的孽障做小姐。”


这话说得极重,连茹姐儿也委屈地钻进了萍娘怀里,胆怯地浑身发抖。


“我们冯家虽然不是什么钟鸣鼎食之家,但好歹也是要脸面有体统的。正连自小循规蹈矩,洁身自好,怎么会和你这样的女子有纠葛?你若知好歹,不想闹个难堪,就速速离去,免得我叫人把你母女俩丢出去。“


萍娘磕了一记响头:“老太太息怒,您可以不认我,但您不能不认茹姐儿。她可是正连唯一的血脉,又是个柔弱无助的姑娘家,您怎么舍得让她流浪在外?”


“母亲!”茹姐儿“哇”的一声哭出来,又一口一个“祖母”,小小的脸蛋一片通红,委屈巴巴的样子,怕是再铁石心肠的人都要动恻隐之心。


老太太看在眼里,只觉得太阳穴一条一条的疼,朗声道:“够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茹姐儿一下子不敢再哭闹。


“你去叫正连过来。“老太太吩咐了马氏。


马氏提醒她:“老太太,三老爷这腿还伤着呐。”


不提还好,一提老太太越发生气:“这畜生自己造下的孽,倒叫我一个老婆子替他收拾?给我把他叫过来,就是抬也要抬过来!”


马氏不敢耽误,匆匆去了层峦阁。


虽然老太太吩咐了不许把这事宣扬出去,但这消息已经如风一样刮遍了冯宅,所有人都知道来了一对身份不明的母女。各种猜测议论纷纷而起,有人说是打秋风的远方亲戚,有人说是哪房老爷金屋藏娇的外室,总之这对母女进了万寿轩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处。


对于后面这种说法,大部分人偏向于这是一贯风流的大老爷惹出来的祸,只等着一把火烧到回舟榭,没想到马氏却是朝层峦阁去了。


冯正连本就惴惴不安,如今马氏又亲自来请,就知道大事不妙,脑中一片茫然,连腿上一阵阵伤痛都感知不到了。他是答应过接萍娘母女进门,但没想到萍娘自己先上门来了,他本来就不是个临危不乱,会随机应变的,一下子没了主意,行将就木让人搀扶着去了万寿轩。


郎氏也知道老太太来请人了,一下子惊恐万分,抓着马氏的手一个劲打探,马氏又不好多说什么,又暗地里心疼她,只宽慰了几句。


郎氏见人都走了,喃喃道:“怎么办,那个女人真不会是来找老爷的吧。”


丫鬟听了连忙劝她:“怎么会,夫人老爷一向恩爱,多少夫妻都羡慕不来的。”


“是啊,”郎氏突然想起冯正连拉她去看的那棵树,扯出个笑容,“他一定不会辜负我的。”


如果说冯正连刚才还存了一丝侥幸心理,当他一进万寿轩听到萍娘的声音时,那条完好的腿几乎如泥浆般瘫软了下去,要是没人扶着,他整个人都要倒在地上。


“孽障!”


他一进去,老太太就劈头盖脸丢过来两个字。冯正连本来想唤一声母亲,结果喉咙一涩,什么也吐不出来。萍娘和茹姐儿一见主心骨来了,一声声“荀郎”,“爹爹”唤得恳切。


“你们……怎么来了?”


“荀郎,奴听说你腿受伤了,心里急得很,才……”萍娘打量着冯正连的腿,眼泪哗就下来了,“都是萍娘不好,是奴太着急了,一想起荀郎受伤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


“不是你的错,”冯正连一对上那清澈多情的双眼,内心一下子软下来,又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正色道,“你们先起来。”


他又转向老太太,一字一顿说道:“母亲,既然萍娘她们来了,儿子也直说了,我一直想给她们母女一个名分。”


啪唧,老太太狠地砸了手中的茶盏:“冯正连,你是疯了还是傻了?你居然要接这样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进门?你忍心毁了你和你媳妇这么多年的感情?你舍得伤了她的心?”


冯正连印象中老太太还没发过那么大的脾气,心中不怕那是假的,又忆起与郎氏昔日恩爱的点点滴滴,下定的决心突然松懈了。


这时候萍娘连忙朝他磕头:“荀郎,奴知道自己万万配不上你,只要你答应接受茹姐儿,我这就离去,拿根绳子吊死,绝不污了你的眼!”


“你这是什么话?”冯正连听她语气坚决诚恳,吓了一跳。


“母亲,你为什么不说实话?”茹姐儿突然再旁边哭哭啼啼地插了一句。


“什么实话?”冯正连问她。


“茹姐儿,不要乱说!”萍娘一把搂住她。


老太太发话了:“叫她说!“


茹姐儿大声嚷道:“母亲怀弟弟了!她不让我说!”


此话一出,如一道天雷,劈的众人神态各异。


冯正连没想到有这样一出峰回路转,惊喜万分:“萍娘……你怀孕了?”


老太太一双老眼也睁大了,手中捻佛珠的速度陡然加快。


萍娘泪流满面,点了点头。


冯正连连忙恳求老太太:“母亲,儿子膝下子嗣单薄,如今萍娘怀了儿子的骨肉,你怎忍心将她再逐出去?”


老太太也一下子犹豫了起来,冯正连说的话倒是不假,因为子嗣的问题,她近些年一直很忧心,连带着看一无所出的郎氏都有些不顺眼。


“母亲,万一萍娘这一胎是个男孩,儿子岂不就是儿女双全了?”


“母亲,当年是我考中了功名,一时得意忘形,喝醉了酒强迫的萍娘,她那时还是完璧之身,真的不关她的事……”


冯正连一停不停地苦苦哀求。


老太太不说话。


“求老太太开恩!”萍娘一个劲磕头,额头上鲜血淋漓。


看着堂下恳求声不断,老太太只觉得失望的很,一股倦意涌上心头。她无奈地打断道:“行了,既然如此,这个女人我便暂且容她在府上,只是等孩子一出生,不论男女,叫她立马给我滚蛋!”


冯正连知道这是老太太最大的让步,面上一下子放了晴,琢磨着以后走一步是一步,连声称是。


老太太缓缓叫马氏伏着起身,又冷声道:“休怪我没提醒你,你媳妇虽然温和懦弱,郎家虽然大不如前,但须知兔子急了都会咬人,以后你房中若是惹出了什么祸端,就别掂着脸来找我。”


冯正连嘴角含笑,点头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