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38章 福祥楼相遇

第038章 福祥楼相遇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轿子拐进了一家酒楼的轿厅。


这福祥酒楼是京中赫赫有名的销金窟,往来非富即贵。那几个跟在永宁后头的人凶神恶煞,行踪诡异,一时半会肯定是进不来的。


永宁下了轿子,和云蟾阿蛮两个被小二热情地迎了进去。


店中人声鼎沸,宾客云集。


云蟾还没来过这样繁杂的地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皱着问永宁:“小姐,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永宁笑说:“吃饭呀。福祥楼的厨子可是在宫里头当过差,你不想尝尝吗?”


三个人坐在厅中一张偏僻的桌子上,随意点了几个菜。永宁眼顾四周,突然瞅见几道身影顺着楼梯往楼上走去


这时候小二端了菜来,这福祥楼不愧是京城第一楼,菜品色香味俱全,如工艺品般精细。


永宁却没在意这些吃食,拽住了那小二问他:“刚才上楼的是什么人?”


那小二有些为难:“客官,我这人微言轻,也不好乱说啊。”


永宁从袖子里取出一锭银子递给他。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小二立马笑嘻嘻地改口:“今日楼上整层都被包下来了,来的是朝中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可知具体是什么人?”


“这……我也就只知道这些了。”


怪不得她刚才好像看到了程廷希。


永宁放了那小二,望向二楼。


和喧闹拥挤的一楼不同,楼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云蟾看了永宁不动筷子也不敢夹菜,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小姐,你怎么不吃啊,你平常不是最爱吃的吗?”


“你们先吃吧,我上楼看看。”永宁起身。


“小姐?”云蟾诧异地看着她往楼梯走去。


永宁观望了一会,这时候恰好来了几个抱着琵琶二胡及各种乐器的乐伎要上楼伺候。她俯低了脑袋,混在后头上了二楼。


几个乐伎进了包房,永宁顺势躲在外头一方香案下。


里头瞬间飘出靡靡之音,几道人声混在其中。


永宁竖直了耳朵听着,无奈只朦朦胧胧听到几个词,


“.......干旱……”


“……杨泰……浙江……巡抚“


“谁在那里?”


一声怒吼乍起,永宁噌地起身,脑袋重重地撞到了香几的面板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几个虎背熊腰的护卫把她拽了出来。


里头乐声停了,有人在问:“发生什么事了?”


护卫中为首的一个进去汇报:“唐大人,抓到一个行踪可疑之人。”


里头安静了一会,那声音又说:“带进来。”


永宁被押着进去了。


一间恁大的房间里头就稀稀疏疏坐了没几个人,荣王一党几个巨头都在了,可惜永宁只认得程廷希,但她自然知道这一屋子人身份不可小觑,被这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很是尴尬。


那护卫问道:“请问唐阁老,这厮怎么处置?”


唐骢打量着永宁,见她衣着貌相不凡,问说:“你是何人?”


永宁眼瞅着自己唯一认识的程廷希,这人正一派淡然地喝着茶,仿佛根本不认识她一样。


她笑了笑,回道:“这位大人,鄙人是心中仰慕程阁老才学已久,今日有幸在这酒楼遇见真人,一时激动,这才跟了上来,并无。”


席上众人听了,都笑着去看程廷希,有人打趣道:“程四,没想到你的仰慕者都追上来了。”


又有人说:“那是,映川才华横溢,一表人才,当年又是名满天下的探花郎,御街夸官的时候多少风光无量,有一群狂热的仰慕者不是很正常吗。”


气氛一时间又活跃起来,程廷希眉目笑着望向永宁,永宁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唐骢也没刚才那么严肃了,转头朝程廷希说道:“廷希,你看是怎么处置?”


永宁神色紧张,听见程廷希笑说:“我看这位小兄弟颇得我眼缘,仿佛先前就认识似的,不如一会去我府上走一遭?“


“这……这就不用了吧……”,永宁笑容僵住了。


坐着的几个人眼见永宁脸色绯红,问她:“这位小兄弟还不好意思了。你不是说仰慕程大人吗,怎么如今人家盛情相邀,你还拒绝了呢?”


永宁笑的比哭还难看:“我……我这是一时紧张,能得程大人相邀,草民三生有幸,高兴都来不及呢。”


几个护卫又把永宁带到了一旁的房间里候着。


永宁如坐针毡,度日如年。不知等了多久,房门被启开了,程廷希站在那里,穿一身天水碧色细布直裰,头发用一根玳瑁镶白玉簪束起,比穿着官服时少了一分威严,多了一分随和儒雅。


永宁站起来福了福,谄媚道:“多谢大人解围,大人这份大恩大德,小女愿结草而报。”


程廷希浅笑,直看着她的双眼:“我可不要你结草衔环……”


永宁面露不解。


程廷希笑意愈甚:“你可以想想别的法子来报答我。”


“大人……”


他语气越发意味深长:“你那么聪明,我相信你一定想得到。”


永宁只想着赶紧回家:“大人,那个,小女先走一步,不打扰您的清净了。”


她刚没走几步,就听见程廷希在后头不急不缓道:“慢着,不是说仰慕我吗?怎么这就走了?”


永宁快哭了,我不是我没有啊!


这时候程廷希看到永宁转过头,额头上肿起的一块,眉头蹙了起来:“你头上是怎么弄的?撞到的?”


永宁摸了摸那处,嘶了一声,还真挺疼。


程廷希叫人拿了泡过热水的布来。


“过来,“程廷希拿着那布朝永宁道。


永宁听话地走向他,见他下意识伸手要给自己敷热布,吓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又立马弹开了。


“大人,小女自己来吧。”


程廷希只觉得手腕上还存在那丝触感,也愣了愣,自嘲道:“瞧我……”


永宁接过布,自己敷在额头上


“行了”,程廷希笑了笑,“你早些回去吧。”


永宁欣喜若狂,程廷希面上却淡下来


“下次不可如此鲁莽了,我护得住你一次,下次可没人护你。”


永宁连声称是。


他摇了摇头,似无奈道:“这性子,真是平白叫人忧心。”


永宁并未在意,又福了身子退出去。


此事云蟾和阿蛮在楼下等着急了,看到永宁急急忙忙跑下来,才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