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35章 雍王其人

第035章 雍王其人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这天酉时,往常这个点三老爷冯正连应该早就下衙归家,可郎氏在层峦阁里一直等着,迟迟不见自己夫君的人影。她又是个没主意的,只好哭着去万寿轩找了老太太。老太太派了小厮出去找,到了末刻才找到了冯正连,不过人是被一瘸一拐搀扶着进来的。


郎氏见丈夫疼的面色苍白,腿也不知怎么了,哭得越发起劲。老太太连忙叫人把冯正连抬回了层峦阁。两个妇人都是平日里见冯正连打个喷嚏都要问东问西的,如今他这副模样,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众人一问才知道,原来今日雍王和紫云道长在地安门撒钱,说是替陛下散布恩德,引来了一群百姓疯抢。正好三老爷放衙归家要路过地安门,那附近人潮涌动的,冲撞了三老爷的马,他从马上摔了下来,当时腿就不行了。


下人去请了城中最好的大夫,那大夫一摸就知道三老爷腿上骨头断了,要立刻接骨,可怜的三老爷又要活受罪了。


郎氏趴在床沿直哭,愤恨的失了理智,嘴里直骂雍王和那什么紫云道长。好在老太太忙使了眼色,几个丫鬟忙捂住了她的口,把她半扶半拉着带了出去。


永宁在寻芳阁也听说了这件事,问罗氏道:“这个紫云道长是什么人?”


罗氏回她:“这紫云道长是圣上最宠信的一个道人,据说常年进贡什么仙丹,吃了能延年益寿。陛下龙颜大悦,当年要不是群臣拦着,据说还要封给他爵位来着。”


“那这个神棍和雍王又有什么关系?”


“紫云道长是当年雍王引荐的。”


“雍王……”永宁喃喃,“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罗氏环顾了一圈四周,见周围没人,才低声道:“这雍王性子简直和陛下一个模子出来的,就两个字——荒唐。据说雍王生母沈贵妃当年刚殁了没多久,这位王爷就玷污了沈贵妃的贴身宫女。雍王还从各地寻了上百男童,说什么要给陛下做道童。那时候北直隶一带家家户户都不敢放孩子出门,生怕被雍王的人给掳了去。他还喜欢琢磨研究那些民间的奇巧淫技,据说雍王府里圈养了一群艺人,神神叨叨的,整日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永宁当然晓得他荒唐,如今国库虚空,这是连平头老百姓都知道的,再加上各种天灾人祸,如同雪上加霜。然而这雍王却明目张胆地随地撒钱,真是朱门酒肉臭。


她不解:“怎么他这么不靠谱,陛下还对他如此偏爱?荣王不是更好吗?”


罗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呗。再说了,这雍王极其聪明,写的一手好青词,连那些个文臣都比不上。当年陛下特意请了临川苏善道教导雍王。苏善道是当世大儒,弟子皆成大材,连他那时都夸赞雍王天资聪颖,悟性超凡。陛下见了夸他都来不及,怎么会疏远这个儿子。反倒是荣王,呆板木讷,陛下怎么会喜欢他?”


永宁皱起了眉头,这世人眼里的雍王怎么和书中描述的不太一样。原著里的这位兄台虽然是个失败者,但是个狠人,着实给了荣王重重一击。永宁还记得他领兵一路从封地打到燕京,那叫一个凶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要不是荣王手下有一群能臣,力挽狂澜,说不定最后黄袍加身的就是他了。一个荒诞不经之人,怎么可能率领数万之军横扫半壁江山。再说了伴君如伴虎,何况是当今以精明著称的平恩帝,这么多年都能深得他的爱重,就知道这雍王不是等闲之辈,至少比荣王要来得强。


永宁吩咐了罗氏去拿笔墨来。


她要写的东西是不能叫人看了去的。永宁想了一想,还是用拼音吧。


乌黑的墨水在纸面上晕开来。


汪元锡,雍王,荣王,唐骢,程廷希……


这是按照扑街顺序排列的,最厉害的就是那程廷希,可以说是最后的幕后赢家。他是死在官位上的,据书上写是因为大力削藩被人暗杀,但是也因为这个举措,这个王朝得以延续百年。


这可对冯家来说太不妙了,不是我军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等到冯家众人尸首化为白骨,这仁兄还在政治舞台上活跃着。


怎么办?来软的是不行的,程廷希这样手段狠毒,连自己的恩师都可以弄死,即使冯家一味讨好他,只要稍有碍了他的眼,还是难被逃斩草除根的命运。


永宁的手握成拳,在桌面上砸了几下。


那就借刀杀人,提前把他干掉。


可向谁借刀?唐骢?不行,现在他和程廷希同仇敌忾,关系坚不可破。同样,举一反三,现在的荣王一党都不能考虑。再说她那个世子表哥,别说现在,就算以后登基了,也照样被程廷希拿捏地牢牢的,更休提向他动手了。


那就雍王党,首先要把汪元锡去掉,这老兄是最先挂掉的,没参与永泰初年的叛乱。


永宁笑了笑,把雍王圈了出来。


可是她该怎么接近雍王?难啊。


永宁仰靠在椅背上,愁眉不展。


这时候云蟾过来,说是林穆英听说了永宁受伤,送来了上好的金疮药。


云蟾看了眼那纸上满当当的符号,好奇道:“咦,小姐,你在写什么?怎么和鬼画符似的?”


永宁连忙把整张纸全涂抹成黑色,一下子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她装作没看见云蟾脸上的疑惑,转移话题道:“什么金疮药?”


云蟾回她:“据说是以前恒阳表少爷从军中带回来的,有奇效。”


“是吗,”永宁接过药罐子,打开罐盖闻见涌出来的一股药味,笑了笑,“我这些小伤,用这药可是大材小用了。”


等等,恒阳?


永宁沉吟了一会,问一旁的罗氏:“奶娘,从京城寄信到大同一带大概要多久?”


罗氏想了想,道:“姑娘说是走急递铺吗?”


“不,如果是我们的人快马加鞭呢?”


“那也得半个月吧。姑娘,你问这个做什么?”


永宁笑着敷衍道:“没事,随便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