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33章 贼来了

第033章 贼来了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冯铸这日进了冯家内院,见过老太太后又去了鸣翠苑,满心想见冯永盈一面。上次和美人匆匆相遇,过了好几天他都有些心思不著,恨不得马上飞到冯永盈跟前。


他到鸣翠苑时,门口正好有个丫鬟在洒扫。


冯铸客客气气问她:“姑娘,你们家小姐可在否?“


丫鬟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你找我们哪位小姐?”


“自然是二小姐。”


丫鬟又问他:“你是谁呀?”


冯铸自报了名姓,那丫鬟琢磨着他也不是外男,语气缓和了些:“你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冯铸笑嘻嘻的,“就是给二妹妹带了些见面礼。”


丫鬟一听怒道:“你放尊重点,这么快就哥哥妹妹叫上了?”


说完她就要往院子里去,好在冯铸拦住了她:“姑娘,我嘴笨,你别生气,劳驾您替我通传一声。”


那丫鬟见冯铸递过来几颗银子,这才勉强答应跑一趟。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冯永盈听说有个叫冯铸的找他,一下子没想起来,直到那丫鬟说他是晖老爷的儿子,才想起来曾经见过他一面。


“不见!”冯永盈斩钉截铁道。


丫鬟劝她:“小姐,我看那厮还带了不少东西来……”


冯永盈一听更是生气:“不见就是不见,他摘了天上的月亮来我也不见!”


冯永佳在旁冷眼看着,打趣道:“哟,姐姐这又是哪里惹了一朵烂桃花来?”


冯永盈啐她:“你浑说什么?”


“你可别说,这晖老爷跟着大伯这几年赚的钵满盆满,冯铸这厮虽然别的不说,倒还是有几个钱的,这就比你那敏行哥哥强多了!姐姐,考虑一下?”


冯永盈听她戏谑,又羞又气,再者见不得她说程敏行不好,眼眶一红:“你不要说了!有钱又怎么样,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真令人作呕!敏行哥哥才情出众,等到考取了进士,金榜题名,前程远大,还差那几个钱吗?”


冯永佳不以为意,哈哈大笑起来:“姐姐啊,你也想得太远了,你那敏行哥哥如今还在守制,再怎么说也要三年后了。你那时都几岁了,等得起吗?”


冯永盈被呛得说不出话来,一滴滴眼泪砸在地上。


那丫鬟去回复了冯铸,冯铸很是遗憾,一个劲往里头探头探脑,又要给那丫鬟银子。那丫鬟满口拒绝,心中鄙夷他一身的铜臭味。


不多时万寿轩那头老太太又派了人来,说要带着两姐妹出去看戏。姐妹俩梳妆打扮,到了二门见了老太太一行,居然里头没有永宁。冯永佳自然知道怎么回事,笑得合不拢嘴。


一转眼又是万家灯火时,冯永宁用过晚膳来找老太太,才知道她领着人出门看戏去了。


她朝丫鬟飞星道:“飞星姐姐,我就在这里替祖母念念佛经吧。”


飞星没理由赶她走,只安静地侯在一旁。永宁煞有其事地跪在蒲团上,合着眼念念有词。


房中人走了大半,一下子安静极了。忽然里间传来一道沉闷的啪嗒声,显得阁外响亮。飞星走过去,眼见原本关着的门窗大开,一个黑衣之人正翻了出去,吓得她连连大喊:“有贼!抓贼!”


永宁连忙出门一看,见那黑衣人正往偏院跑去,可那头已经有闻风而来的护院,逼的他折返回来。


“站住!”永宁跑过去拦他,那黑衣人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挥剑刺在永宁手臂上,转眼轻巧地消失在黑夜中。


飞星和云蟾听到永宁惊呼声,跑过来见她手臂上鲜血直流,都吓个半死,一个扶着她进了屋中,一个去请大夫。


大夫正给永宁包扎的时候,老太太一行人得了消息,也赶了回来。


“宁姐儿这是怎么了?”老太太一脸急切地问留下来的几个人。


飞星回道:“老太太,大小姐为了去拦那贼,被他刺伤了。”


老太太的楠木拐杖在地上重重地敲了敲,怒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就让宁姐儿一个人去冒险?护院呢?都是死人吗?”


见老太太生气了,房中所有人都垂下头不敢回话。


永宁劝道:“祖母,都是孙女儿不好,孙女儿是看他偷窃祖母房中物件,一时心急才会去追那贼。不过幸好我捡到了他遗落的一串佛珠。”


众人一看,果真见永宁手里拽了一串象牙佛珠。


老太太连忙拿过来,哎呦一声:“好在这串没丢,否则佛祖一定要怪罪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串佛珠是整颗象牙雕出来的,又是高僧开过光的,老太太宝贝的很,都舍不得随身带,怕弄丢了磕到了。


飞星有些纳闷道:“奇怪,奴婢刚刚清点里间物件的时候,这串佛珠还在呀。”


永宁道:“飞星姐姐,你把那串拿出来让祖母瞧瞧。”


飞星应承下来,将另一串佛珠取了出来。


老太太把两串佛珠搁在左右手一对比,呐呐道:“奇怪了,这两串看起来差不多,可仔细一瞧……明显宁姐儿的那串是真的,更加通透圆润。那这串假的又是哪里来的?”


永宁思索了一番,回道:“老太太,说不定这个贼是个惯犯,盯上咱们家了,为了暂时不让府上的人发现,故意留了一串几可乱真的假货,让咱们以为没丢过东西,他好继续不动声色地下手。”


众人一想都觉得在理,不过飞星追问道:“那这贼怎么事先知道老太太有一串这样的象牙佛珠呢?”


“那是因为……”永宁狡黠地笑了笑,“这个贼来了不止一次。”


“啊?”房中一群人又惊又恐,纷纷道:“这贼居然胆子那么大,还来踩过点了……”


“这也太瘆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


“好了,赶紧吩咐下去,叫各院加强戒备,叮嘱护院家丁最近也警醒些,”老太太沉了声,到底是大风大浪过来,比其他人镇定多了,“云蟾,你先扶宁姐儿回去,照顾她早些歇息。


众人应下各自散去。


万寿轩里又恢复了宁静。


老太太把手中那串假的佛珠丢到一边,半晌朝马氏道:“你说,那幅麻姑献寿图是不是也被那贼掉包了?”


马氏心中咯噔一下,面上仍装作一派平静:“这倒是有可能,那贼人胆大包天的。”


老太太捻着佛珠,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但一想到永宁手臂上的伤,随即又否定了。


真是自己误会这个孙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