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 第030章 廷议

第030章 廷议

作者:陇玖 返回目录

此时在寻芳阁的永宁对这件事浑然不知,她右手正拿着一柄木剑,左手捏着个剑诀。


“这个招式错了。”阿蛮声无起伏地指点道。


永宁回忆了一下,摆正了姿势。


阿蛮嗯了一声,示意这回对了。


永宁让阿蛮教她习剑法已经几个月了,起因是那次出门遇险让她得了个教训,放远了说,再过几年雍王就会因为夺权无望,发动兵变,之后程廷希总揽朝纲,对冯家下手。但她一个深闺小姐,就算知道了这一切又能怎么样,冯正则不会因为她几句话就改变政见,该来的还是会来。她现在能做的,是要确保冯家被流放之后她能逃出去。已经死过一次了,永宁可不能浪费这第二次性命。


这件事她是偷偷摸摸在做,旁边除了阿蛮就是云蟾。云蟾在前头守着,有人来就及时通报。


“小姐!马大娘来了”


云蟾的声音传过来,永宁把剑藏好了。


“姑婆。”永宁迎上去


马氏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开门见山问永宁:“姑娘,你还记得你送给老太太那幅画吗?”


“记得,怎么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那画,有点问题……”


马氏把刚才老太太那儿发生的事告诉了永宁。


果真那次霞儿钥匙是被偷走的,甚至官皮箱里的画也被掉包了。


永宁听完,问她:“老太太没叫我过去?”


马氏摇了摇头。


“那她有没有什么话和我说?”


马氏又摇了摇头。


永宁沉默了,要是老太太叫她过去骂一通,那说明事情还算小,但这样憋着,怒气肯定要日后点点滴滴发泄出来,以后的日子可不太好过。


*


紫禁城,天子居所。四海之内在没有比这处更尊贵森严的地方,可连日的高温并没有因此饶恕这片土地。太阳一照,普天之下大家该热还是要一起热。


司礼监掌印太监王春站在窗门紧闭的宫殿内,虽然穿着一件轻薄的不能再薄的衣裳,仍旧热的汗流如柱。他偷瞄了一眼端坐在上首的皇帝。皇帝穿了一件冬日里常见的大棉袄,好像不仅不觉得热,还颇为舒适,一滴汗也没有,眼眸微闭着,仿佛不想看见下头站着的几位阁臣。


皇帝把这一切都归功于数十年兢兢业业的求道生涯。宫内外都知道万岁爷服用丹药内里虚空,偏他一人还以为自己老当益壮,不但寒冬可以洗冷水澡,酷暑亦是整日一件棉衣缩在蒸笼般的殿宇中。皇帝今早一见王春全身穿着清凉的行头,眼神还十分得意,仿佛在炫耀自己异于常人的康健和忍耐力。


殿内几位大人你一言我一言,从南说到北,从东南倭寇到国库税收,话题越来越沉重,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北直隶永平府又发现了几处矿山,勉强可以聊胜于无地填补国家财政虚空。


“近日城外难民流离失所,瘟疫四起,缺医少药,死者十有八九。”首先挑起这个话题的是内阁次辅唐骢。


唐骢前头的耄耋老朽是首辅汪元锡,万岁爷体谅他高龄,特允他坐在一张绣墩上参加廷议。


他听到这话,松弛的眼皮子不由得跳了下。


他早就知道这件事,却一直没有上报天听,原因只有一个,这些难民都是从战火连天的边境涌进来的。特别是宣大二镇,战况紧急,十战七败。宣大总督李烈得了他的指令,报喜不报忧,次次只汇报剩下的那三成胜仗。皇帝到现在还以为边镇一切尽在掌握中。如今突然冒出来那么些难民来,不是明白着打他的脸吗。


好在城外闹起了瘟疫,正合了他的意。死吧!统统死光了才好!眼不见心不烦,他那个侄子曹汝潘也是个得力的,不仅克扣了惠民药局的药,还在剩下的几成中混杂了不少劣等品,就算吃了也治不好。


唐骢眼神在汪元锡身上停留了一下,继续道:“据臣所知,这些流民多来自宣大二镇。”


皇帝依旧不睁眼,徐徐道:“宣大捷报频传,哪来那么多流民?”


汪元锡知道轮到自己发言了,不紧不慢道:“但凡遇到战争,难免波及到平头百姓,就算屡战屡胜,也不能保证不伤及百姓分毫。再者,行兵安营,粮草后勤,无不需要征用百姓田地住宅,出现无家可归者实属正常。”


饶是唐骢宦海沉浮数十载,见过各色面孔,也被汪元锡的无耻气歪了胡子:“首辅大人可知流民人数几何?那可是成千上万遍布城外!听说昨日还有难民混进城中药铺偷盗草药,可知瘟疫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打仗是为了庇护百姓,若是打了胜仗还会这样,这仗还不如不打!”


唐骢在气头上,话说的有些过了,皇帝终于睁开了眼,斥道:“好了!眼下是要先办法安置流民,不是在这里吵架。”


汪元锡接着道:“臣已经安排了发放更多的草药粮食……”


皇帝嗯了一声,眼瞅见下头的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程廷希,说道:“程爱卿,你有何建议?”


程廷希缓缓出列,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殿中:“回陛下,虽说控制瘟疫为当务之急,但治标不治本。据臣所知,大兴,宛平二县有不少闲田农庄,不如将流民落了户籍收用,让他们自力更生。”


汪元锡撇头看了眼这位年轻的阁臣。程廷希见了,只不卑不亢地抿唇而笑作为回应。


这些年曹汝潘打着汪元锡的名头暗地里吞并了不少土地,或做别院,或高价租赁给周围农户,如今他提出来要收容这些难民,被堵了财路是小,要是被查出来这些小动作那就难办了。


“陛下……”汪元锡上了年纪,语速比他走路速度还慢,还没吐出几个词,就被打断了。


皇帝还心念着他的丹药,拍了拍龙椅扶手,欣然道:“就这么办,退下吧!”


众臣鞠躬行礼散去,留下汪元锡坐在绣墩上流汗不已。


天真热啊!


“程侍郎。”


程廷希听到一道苍老的声音唤自己,转过头来。


这一群参加廷议的官员大致可以分成三派,拥护荣王的跟着唐骢,拥护雍王的跟着汪元锡。还有就是墙头草,一会跟着唐阁老,一会跟着汪首辅。形势分明了当。


听到汪元锡喊程廷希,唐骢也回过头来,又颇有深意地和程廷希对视了一眼。


程廷希停下朝汪元锡做了个揖。


汪元锡并不看他,昏黄的双眼望向前方,沙哑道:“名师出高徒啊……”


程廷希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唐骢是他的座师。


他回了两个字:“不敢。”


汪元锡呵呵笑了起来:“还记得你刚入翰林的时候,如此的才华横溢,虽然为人低调,却掩不住锋芒。那时候我就注意到你,时常与你互通书信,以忘年交相称,你许多真知灼见到现在我都记得。可惜了……”


世事无常啊!


程廷希垂眸回道:“下官确实仰慕首辅才学,可官场上无所谓知己好友。”


“十多年了……”汪元锡向前走去,无限感慨,“程映川,有时候竟连本阁部也看不透你。你呐,就像一把刺客手中的利剑,看着不轻易伤人,可真正出手的时候不取人性命不罢休,却不是握在我手中。”


他又呐呐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幸好不是在我手中……”


跟在汪元锡身后的几个官员一脸懵逼,难道这就是大佬的对话?


风吹动着宽大的衣袖,程廷希立在长阶上,一双丹凤眼微眯着眼瞧着一众人渐渐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