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东京侦探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作者:青州青丘 返回目录

伊东脑中闪过整人大赏那些看了令人瞠目结舌的画面,也觉得不少实际是相当过分。因为被恶搞的人,事先并不知道。所以遇到各种人为的危机,呈现的都是他们最本能的身体反应。这样一来,弱点就被快乐的看客们知道了。这其中的优劣,无人能说清楚。


“敏之来找我,我就戴着帽子和他一起出发了。敏之带了一个铲子。我问他做什么用。敏之说去掏刺猬。我以为敏之是想吃刺猬肉了。结果是敏之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往刺猬嘴里放些盐,刺猬会像老人一般咳嗽。敏之神秘的告诉我,他要把刺猬挖出来。然后带到学校,吓唬同学玩。至于铲子,是掏刺猬用。敏之怕扎手。”


伊东面色古怪。


这敏之真是好玩!乡下孩子,也确实没有什么玩的东西。只能开动脑筋,自己想办法创造。不像现在的孩子,玩的东西太多了。一到休息日,各大游乐场简直是人满为患。玩一个游乐设施,得排很长的队。


“伊东君,你不知道。其实刺猬是很臭的。它们白天趴在洞内,黄昏才出来觅食。敏之和我找到了一个洞。这洞有点深。要是不这么深,就好了!”


伊东以为他的意思是说:洞浅了掏方便,就没有在意。


“不出所料,洞里面果然有只大刺猬,只是里面臭气熏天。敏之不怕臭,拿着铲子往里掏。我不行,闻着臭味就想吐。就扭过头去。伊东君你猜,我扭过头发现了谁?”


伊东心道:前辈,我怎么知道?拜托,那时我还没出生呢?


“难道是木村兄吗?”


他也只能猜到是高桥了。两个村里的人,他现在知道名字的才七个。这其中,和高桥有关的就有三个。


“错了!当然不是健一。就是我提起过的小雪。她当时站在较远的坡上,看着我们俩。我告诉敏之。‘哎,有个女小孩往这里看。哦,是你们村的小雪。就是那个寡妇的女儿,长大后要嫁给健一的那个。看!她穿着花衣服。’”


泰成笑了笑。


伊东哑然。乡下孩子的乐趣和城市孩子截然不同。


“唉!虽然是同村,可敏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继续对付大刺猬。只是他咕哝了一句村里的土话。含义大概就是……放荡。大概是因为小雪妈总到镇上去,西南村里都说她是……娼妇。加上他丈夫横死,人人都说她克夫。”


伊东只能沉默。


“等到敏之费了好大力气,掏出刺猬的时候,小雪早就无影无踪了。我晚上把白线帽完好无损的还给健一。他很满意。笑这说‘阿成。这样,我们都放松了!’”


阿成。看来是泰成童年的昵称了。


伊东看看泰成现在的模样,心道也只有童年玩伴才能叫得出来。


“然而令我和敏之没想到的是,小雪妈死了。她死在我和敏之掏刺猬的那个洞。小雪妈常年做工,经常缝缝补补的。听说眼神不好。不知道就那么巧,踩到了刺猬洞。结果腿折断在里面。往前倒的时候,由于事出仓促,没法控制身体。洞边有块尖锐的石头,小雪妈的头就嗑在上面了。据说流了很多血,整个石头和周围泥土都染红了。”


泰成两眼看着天花板,沉痛万分。


伊东也觉得有些意外。小雪的父亲摔死了,她的母亲也是意外身亡。那小雪死了又是什么原因?这久家的遭遇也太惨了吧!三口之家全亡,那就是绝户了!


“待到小雪出去寻找的时候,才发现母亲安佐子已经死了。安佐子死讯迅速传遍了两村一镇。敏之知道了赶紧来找我。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洞是刺猬挖的,和我们没有关系啊!敏之说‘你不是说我们掏刺猬的时候,小雪看见了吗?’我说‘对啊。我都看见她了,她也应该看见我们俩在掏刺猬啊。’敏之想想也是,就走了。”


“小雪母亲死了,她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她的家境如此不好,哪里会有钱安葬!村长联合村民集体出钱,给安佐子下了葬。西南村的人都去了。敏之在安佐子葬礼后又来找我,他说小雪葬礼时一直盯着他看,目光就像一把刀。所以他心里直发毛。”


“听敏之这么一说,我也害怕起来!我和敏之一起去了那个刺猬洞。洞已经被填死了,里面全都是碎石。可是洞外刺到小雪妈的石头还在。上面已经被血浸湿,变成黑红色。”


泰成表情惊恐,看来他当时也是大受刺激。。


“早知道这洞能害死小雪妈,我和敏之掏刺猬后就应该给填埋。这动物的巢穴,我们这里很多的。一般踩空顶多崴了脚,谁曾想小雪妈会因此丧命!”


泰成摇头叹息。


伊东也摇了摇头。


意外之所以成为意外,是因为人无法预知。这可能就是久家的命了。


“不瞒您说,伊东君。当天晚上我越想越害怕。第二天就去西南村找敏之。可是他不在家。敏之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不过他们说敏之这几天老发呆。我问了村里的小孩子。有的看见他似乎和小雪在一起。我想他肯定是向小雪解释清楚了。我等了半天,敏之也没有回来。我饿了,就先回家吃饭!”


泰成把“我饿了,就先回家吃饭。”语气说得很重!


伊东莫名其妙。这句没毛病啊!说得这么郑重,搞得像发誓一般。


“伊东君。饥饿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吗?”


“望月先生,这偶尔一顿不吃谁都能忍。但是,时间长了就危及生命。从这个角度而言,饥饿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东西!”


“饥饿能救活一个人的生命吗?”


泰成说着,脸上露出了捉狭的表情。


伊东摇摇头,这怎么可能?饥饿只能让人丧命,救命?救谁的命!


“果然你不相信!饥饿真的能救人一命的!刚才我说了,‘我饿了,就先回家吃饭。’是这样吧?伊东君。”


“对是对,但这和救命有什么关联?难道您救了别人一命?”


“救别人的命?怎么可能!我哪里有能力救别人一命。我说的,是救了自己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