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献给昨日的赞歌 > 第八十四章 喜欢的声音

第八十四章 喜欢的声音

作者:十市 返回目录

玛德琳三人兵分三路,追上萨布丽娜,准备缩短距离同时攻击她。


到这里是人群密集的夜幕市场,这么做很容易伤到人。


“小心一点吧,必须在她毁掉这里前,抓住她。”在此基础上,伤到人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之后会补偿他们的。


玛德琳和斯特穆尼也默认了这个做法。


“看到她了在那边!”玛德琳一个箭步冲上去,锁链直接甩向萨布丽娜的脖子。


“看我的!哈!”斯特穆尼反手就是一剑刺穿了萨布丽娜的肩胛骨。


她脸色一变,痛苦的向一边歪去,五官因疼痛而扭曲。


玛德琳的锁链也因为她身体突然一歪而落空。


路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坏了,纷纷躲藏起来,生怕被三个疯子给波及到了。


“你捣什么乱啊!”玛德琳为锁链的落空而不满,朝着斯特穆尼大吼。


斯特穆尼抽回长剑,又是一顿乱刺在萨布丽娜身上留下了不少的窟窿“是你自己没打中吧!”


“你!”玛德琳还想说什么但被斯坦的眼神阻止了,对了,她不是来吵架的。


“你还是先小心自己吧!”玛德琳话音刚落,斯特穆尼就看到萨布丽娜身体里流出的不是血,也不是任何液体,而是浓稠的颜料。


萨布丽娜蹲在地上抱着头不住的颤抖,她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而从她身体里流出的颜料一掉到地上就开始发生着变化。


地上的砖石都被影响到产生了扭曲的变化。


萨布丽娜突然尖叫起来,她双眼布满血丝,五彩缤纷的颜料从她的眼眶中流淌出来流了一地。


伴随着她的尖叫,玛德琳感到一阵心绞痛,耳膜也阵阵作痛。


她从斯坦两人的脸上也看到了一脸难受的表情。


看起来他们也不大好受的样子。


而周围躲藏起来的人们也一个个扑通倒地,瞬间变作焦黑的枯骨,像是生命极速流逝了。


同时,萨布丽娜的伤口也愈合了,但同时地上的颜料也使周围的物体变成了可怕的怪物。


一个个半人高的怪石拔地而起,它们都有着类似人体的四肢,并开始攻击。


斯坦猝不及防的被砸中了胸口,险些吐出一口血来。他咽下口中的铁锈味儿,组合卡牌再次召唤出战车和亡灵骑士的组合。


亡灵骑士嘶吼着挥舞着长枪踏碎了面前的石怪和它的同伴们战斗着。


面对骑士的攻击,石怪们也有些招架不住了,很快就碎得七零八落。


另一边玛德琳也放开了架势,随着几声剧烈的雷声,蓝紫色的闪电在周围炸开。


轰轰轰——


周围的建筑物被劈毁了一大片,燃烧了起来。没办法这里大都是木屋。


但却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呼救声,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玛德琳你小心一点,你刚刚差点劈到我身上!”


这时,玛德琳的锁链已经捆住了萨布丽娜,滋滋作响的电流符合着对方的哀嚎。


她不断的愈合又不断的受伤,同时周围也出现了大片大片的枯骨。


“好像比我想的更糟糕了!”


“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斯特穆尼红了眼眶。


“如果你同情的话,就尽快解决掉她吧!”


斯特穆尼看着萨布丽娜哀嚎的模样,心中又有些不忍,但他还是握紧了长剑一剑砍掉了她的头颅。


萨布丽娜看着眼前的少年挥剑砍掉了她的头颅,她的头被一剑砍飞,在空中萨布丽娜看到了自己歪倒的身体。


没有疼痛,萨布丽娜从心底生出解脱的感觉,脑子里一下子涌现了许多回忆。


原来如此,想见得人是这个呀!


还有一点点时间,太短暂了,为什么现在才想起来呢?真是失职呢,让我们最后再见一次吧!一次就好了!


一阵青烟的过后,萨布丽娜消失了,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好像太简单了?这样就死了吗?她不会再回来了吧?”


“简单是因为她的仪式没有全部完成,还是重要的一部分没有达成,如果是完全体的话。估计我们不是她的对手”


“而且她基本上都是躲避的状态。”否则自己也不会这么容易的就砍断了她的脖子。


玛德琳有些伤感的说“也许她也不想以这副姿态出现吧?说不定什么也不记得了……”


罗丝玛丽记忆中,她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


斯坦走到萨布丽娜留下的黑色人影处,用指甲轻轻刮了几下,送到鼻子下仔细闻了闻。


“是墓土的味道”斯坦十分确信,这种味道他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这也能闻得出来?”在萨布丽娜消失后,斯特穆尼感觉手部的知觉恢复了一些,好像没有那么麻了。


“是墓土独有的死亡气息”斯坦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脸色有些难看。


“死亡的气息?还是不懂呢”斯特穆尼决定不问了。


玛德琳看出了斯坦的心事“你想起了什么吗?墓土指的是萨布丽娜的墓地吗?”


萨布丽娜好像是埋葬在尼斯的瓦尔蒙家族墓地,她的墓土怎么会出现在奥古斯。


“是艾德蒙!”


“你也怀疑他吗?”玛德琳知道多半就是他干的。“可他是萨布丽娜的侄儿啊”


“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机会和原因不是吗?”


萨布丽娜婚后生下杰奎琳不久就离世了,而瓦尔蒙和贝尔蒂埃家关系并没有那么融洽。


“如果有足够的利益趋势哪怕是亲骨肉也是能出卖的……”说到这里,斯坦眼神突然暗淡了一些。


但玛德琳并没有注意到“那…接下来……”


“到此为止吧。”斯坦开口了“事情已经结束了,杰奎琳估计也该醒过来了”


“可是,明明………”


“已经足够了,玛德琳”


“那塞西莉……”玛德琳欲言又止,事情不应该就这样结束的,不是每个人都得到了惩罚。


“他应该只是袖手旁观……”斯坦开口“塞西莉的事情恐怕并不简单,你注意到了吗?罗姆尼掳走的人,还没有一个人死亡,他需要的是活着的生命”


玛德琳迟疑了,她犹豫着是否要继续下去,但就像斯坦所说事情已经结束了。


但那些横死的少女呢?她们又怎么办?


想了很久,玛德琳还是妥协了,至少目前为止她都是毫无头绪。


看着消沉的玛德琳,还是斯坦先开了口“你们还是先去治疗吧”


“那你呢?不和我们一起吗?”玛德琳还是打算陪着斯特穆尼一起去教会的,虽然教会的人都不太欢迎她。


“我吗?”斯坦又恢复了笑容“我还有些事情需要确认”


“有人来了,我们得走了,再见”


“再见”


等到玛德琳和斯特穆尼的背影完全消失后,斯坦突然变了脸色,他冷冷的看着远处房顶上的百灵鸟。


那只鸟儿有着橄榄色的瞳孔。


“你等着!”斯坦挥挥手,那只鸟儿就突然惨叫着变成了碎片。


黑漆漆的卧室没,艾德蒙笑着说“哎呀呀,被发现了呢,脾气还真坏啊”


他像摸小猫一样抚摸着脚边的阿格妮丝,无视她僵硬的身体又挑起她的下巴问她“妮丝,你说他什么时候会到呢,你也和我一样期待吧?哈哈哈”


但室内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阿格妮丝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艾德蒙不满她的沉默,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为什么不回答!”


阿格妮丝顿时被咬的鲜血淋漓,她轻声叫了出来,声音里饱含痛苦,眼角也挂着眼泪,这让她看上去楚楚可怜。


“没关系”艾德蒙舔舐着她伤口上的鲜血“你这样子的回答我更喜欢呢”


室内只剩下了水渍声和阿格妮丝无声的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