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九十五章镇定

第九十五章镇定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剑南心焦,但也并不代表着慕容嫣不心焦,只是大理寺那种地方,她想着慕容成的日子并不会多么的好过,但是也并不代表慕容成会多么的好过,谁让慕容成毕竟有甄氏呢,可是监牢那种地方,失去了自有就像折翼的鸟儿一样,又会如何呢?总之他想慕容成不会多么的好过,这点自然她还是有的。


甄氏在与慕容济南沟通无效之后,就火速带着慕容婉儿奔赴了大理寺,说实话大理寺卿本来是禁止慕容成见任何人,可是无奈甄氏的身份,也不得以而为之啊,毕竟甄氏是慕容剑南的妾,这种身份他又如何不让见呢?


“母亲,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才来,父亲什么时候救我,什么时候放我出去?”一身囚衣的慕容成看见甄氏与慕容婉儿,眉眼间尽是喜色,待在这个牢房中,分外的压抑,从小到大慕容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苦,身上的虱子、牢狱中的老鼠,真是让他分外感觉到了恐惧。


“哥,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慕容婉儿急切的喊道,她明明可以感受的道,监牢里似乎弥漫着一股恶臭味,很难想想慕容成居然在这个地方待了这么些天,连她都止不住的想要落泪了。


“婉儿,别担心,我没事。”慕容成倔强的道,在慕容婉儿的面前他不想示弱,更何况在甄氏的面前他更加不想示弱,何况大理寺监牢这个地方,实在是不能让她们两人多待,这里人多嘴杂,更何况有着各色各样的囚犯,他还真的是不希望甄氏又或者不希望慕容婉儿来,至少连他都觉得,他要是多待一刻仿佛都会窒息。


甄氏眼神复杂的看着慕容成,这可是她的儿子啊,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亲生骨肉啊,可是慕容剑南呢?她要如何告诉慕容成,她在慕容剑南那里吃闭门羹,不光她吃了闭门羹,慕容剑南又何尝不是呢,梁王给了慕容剑南闭门羹,所以朝局变化,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可以左右的了的。


“母亲,父亲?难不成父亲要弃了我......?”慕容成几乎惊恐的道,他此时看着甄氏的眼神都显得有些不自然,内心深处却闪过一丝丝的冷笑,看着甄氏的表情,在想起慕容剑南身居高位,他的眼神中含着惊恐,甚至更多的是一种可怜。


“大哥,你不知道,父亲他......父亲要求见梁王,梁王都避而不见,更何况外界疯传你......”慕容婉儿有些恨恨的道,流言蜚语真的可以杀人于无形,仿佛经常传着慕容成的那些事,真是越传越厉害了,不光是传出慕容成克扣粮饷,还有嫖妓宿娼,特别是军营,这简直是大大的不敬了。


“都传的什么?”慕容成一双血红的眼睛看着慕容婉儿,分明能看到她眼神中的厌恶,在他印象中慕容婉儿素来文雅淡然,露出这般厌恶的表情,看来外界传的事情一定非常的不堪入耳,他想一想都觉得背后冷汗直流。


“外界疯传大哥你......”终于还是在慕容成严厉的呼喊下慕容婉儿才从她的嘴里吐出那嫖妓宿娼那几个字,说实话无风不起浪,纸是包不住火的,堂堂一个护国公的儿子,居然在军营中干这种勾当,简直是败坏整个军纪,也怪不得梁王都让慕容剑南吃了闭门羹,只是这闭门羹或许还并不是梁王真实的用意吧。


“胡说,那些假传消息的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胡说,这肯定是造谣,狗屁......”慕容成此时的表情都变得有一些狰狞,这些流言蜚语还真的是有真有假,但是他毕竟是护国公的儿子啊,更何况尚未婚配,怎么会传出这种龌龊事,让他以后又该如何见人呢?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母亲,我知道了,一定是慕容嫣那个贱人,一定是她传的......”慕容成只感觉他此时心中似乎有一头饿狼在吼叫一般,自从那慕容嫣回来了之后,他就变成了这副样子,更何况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除了慕容嫣,还有谁会这般的害他呢?此时他只感觉到后背发凉,他要是能出这大理寺,一定不会放过那慕容嫣,他今日所受的最毕竟让慕容嫣用十倍来偿还。


慕容婉儿看着慕容成,那恐怖又带着些狰狞的表情,特别是那番暴怒的样子,真是让她都感觉到了害怕,又或许慕容成在大理寺监牢中待了这么些天,行事早就变得格外的暴躁,她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好几步,仿佛她都有些不认识他似的。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才在监牢里待了这么几天就变成了这样。”甄氏顺手拿过旁边的凉茶,倏地一声就泼了慕容成一脸,这个时候慕容成才镇定了下来,别说是他在这个监牢中待了几天,就算是再多一刻他都有些待不下去了,他是真的待不下去了。


“母亲,求求你了,你求求父亲吧,我是真的在这里一刻都待不下去了......”过了会儿,慕容成几乎瘫软在了地上,慕容婉儿只听见慕容成低声哭泣了起来,说实话她这还是第一次见识慕容成哭泣,哭的真像一个女人,她不能想象慕容成在这几天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她心里也起了恨意,慕容嫣即使这些事情不是她做的,与她做的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她看着慕容成,曾经慕容成可是家里得天独厚的人,至少无论是吃穿用度还是仕途都是平步青云的,可是现在的他哭得就像一个女人,甚至还不如一个女人,连她都有些仿佛不认识慕容成了,这个人还是她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哥么?


“住口,你记住了,你在这里要安静,要认真思考一下,否则你将永远待在这里......”甄氏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慕容成,她怎么可能不明白慕容成呢,骨子里其实慕容成还是懦弱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慕容成懦弱的时候,他得想一想怎么可以洗刷他的嫌疑才是,而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的怨天尤人,实在是不像样子。


“母亲......”慕容成几乎声嘶力竭的喊道,甄氏的话是他内心深处最怕的话,他是最怕在这里待着,或者最怕在这里待一辈子,想一想他肯定会发疯的,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