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九十四章依靠

第九十四章依靠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今日的宴会在慕容剑南的心里,大概早就起了别样的意思,只是该来的事情总是会来的,有些事情是注定躲不过的,他脑海中还在思考着,如何去给梁王一个交代,毕竟梁王那一关才是最难过的,就算是一只老虎,发起威来也是非常厉害的。


自从慕容剑南和左氏送客之后,慕容嫣就没有什么事了,不得不说宴会上还真的是一副惊心动魄的场面,只可惜那些贼人了,不过他们倒真的是死得其所,毕竟慕容成在军中的所作所为,早早的就惹的人神共愤,所以大理寺对慕容成而言只是凉菜,真正的开胃菜或许还真的在后边儿。


“小姐......”宝珠欢喜的道,当时在宴会上,她真的是吓的有些傻了,但是好歹小姐平安无事,现在想一想还真的是惊魂未定呢。


慕容嫣淡淡的看着她,这个小丫头还真的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是她能感觉的出来,毕竟宝珠见识的东西太少了,要是她真的见识的多了,也不会有这般的感觉了,只是慕容嫣还是低叹了一声:“怎么,刚才在宴会上,有点儿吓人么?”


其实认真说起来,她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可怕,也并不因为当时刘文宇挡在她的面前,或许只是一颗孤寂的心早就习惯了飘零,又同时有什么可怕的呢?其实想一想,还真的是没有的,她并不怕,可是宝珠呢,她能不怕么?


宝珠眼神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说她不怕自然是假的,可是说她有多么的怕,那倒真的还不见得,可是现在有小姐在她身边,她就好像有了切身的依靠,更何况她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小姐,宝珠,不怕,只是小姐,以后有什么事儿,能不能也......?”宝珠张大了口,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看着小姐的时候,总觉得小姐好像离她越来越远,甚至让她有一种格外惊讶的错觉,况且这种错觉真的不知该如何去说了。


“宝珠,许多事并不是我不告诉你,你要知道你跟胭脂是不一样的,可是同时你们又是一样的,我对你和胭脂都是一样的,我希望你能明白。”其实慕容嫣能够明白宝珠的心思,这个丫头心思真的是太细了,可是她能够想象的到,宝珠大概能这般想,也是因为宝珠很关心她的缘故。


宝珠柳眉微蹙,说实话慕容嫣说的话她真的是有点听不懂,又有些听懂了,绕的他都有点儿头晕,可是她知道她不能多说什么,只是愣愣的道,几乎接近于喜极而泣:“是,小姐,我都明白了。”


慕容嫣点了点头,要说私心她还真是有的,毕竟她心里是更加亲近宝珠一些,但是有一些事情只能她跟胭脂来做,毕竟各人分工不同嘛,现在的她对于这些事情也不想解释的太多,毕竟有时候解释是多余的,也不代表宝珠可以理解。


慕容嫣慢慢朝前走着,身旁宝珠与胭脂,一左一右陪着她,说实话下人们见到的时候早早的就退开了去,有的却露出羡慕的目光,如今大小姐在老爷的心目中可是格外的重要了,连带着她的丫头都被人高看一眼了呢。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小姐,那个九皇子对小姐啊,真是不错呢。”闲来无事,宝珠欢喜的道,那个时候看见刘文宇的时候还真是让她感觉到有一丝丝的惊讶的,不过看起来小姐跟他的关系好像真的是不一般呢。


哪知慕容嫣一转头,她一双迷人的桃花眼正触碰上宝珠的眼神,下意识的吓了宝珠一大跳,她几乎诧异的道:“小姐,小姐怎么用这么凶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我说错话了么?”


慕容嫣楞了一会,或许是她反应过激了,于是她露出笑靥如花的面容,淡淡的道:“没什么,我只是不喜欢你提这些事情罢了,以后不要提起九皇子。”


“是.......”宝珠诚惶诚恐的道,说实话她不明白为何小姐不让提起九皇子,胭脂始终目光平视着前方,小姐的心思真的很难猜,再说她也没有想过要去猜小姐的心思,只是她也不太明白,小姐为何不让提起九皇子,九皇子对小姐可是挺好的啊,只是这些话还真的不是她应该问的,毕竟宝珠不就是例子么?


慕容剑南震怒之时,,府上的人早早的就噤若寒蝉,有的丫头小厮连大气都不敢出,可是外界的传闻却如火如荼的传了出来,毕竟护国公攻高,况且那些贼人敢跑到护国公的府上闹事,茶楼里的说书先生早就讲的口干舌燥,绘声绘色的了。


现在京城人们茶余饭后讨论如火如荼的莫过于慕容成欺君之事,欺君可是大罪,况且他可是堂堂护国公的独子,身份自然无比高贵,不得不说好事者还是特别多的,再加上军中那些流言蜚语,早早的就将慕容成说成是一个纨绔子弟,况且在军中也是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大肆贪污,仿佛众人都实在是想不明白他怎么可能是护国公的儿子呢?


可是朝廷的事一般的人又不敢擅自议论,毕竟当朝做主的可是当今的梁王,那个喜欢听真话的君王,其实慕容剑南又何尝不在乎呢,只是这么些天,宫里都没有传来什么消息,他一直都在等着,圣上哪怕大发脾气也好,哪怕表个态也好,可是一直宫里都是静悄悄的,就连他叩请面君都没有什么动静,他素来了解梁王,要是梁王真的发了脾气,或许这件事情还有挽回的可能,可是一切平静无波,就连他的心都有些心绪不宁。


可是如今他也只能等着,就算派了一些心腹买通宫里的苏公公,都没有传出来什么消息,苏公公可是陪着梁王,里应外合登上皇位的,跟随梁王已经达数十年之久,再说慕容剑南与他也很相熟,看来这次梁王果真是动了真怒,可是现在到底要怎么办呢?慕容剑南知道,或许梁王在估量,估量这次慕容成到底是他授意的,还是什么?俗话说的好,伴君如伴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仿佛一瞬间乌云已经压境,慕容府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可是慕容剑南却不能有任何认错的地方,即使他有错,他也不能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