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九十章物证

第九十章物证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甄氏凄厉的道,这一声喊真的是划破长空,她说出这句话时,真的要比慕容剑南底气更足,可是无形中,她的目光又带上了一丝丝的阴影,仿佛无法遮掩,毕竟这些贼人真的是太奇怪了。


周明得了消息,对他而言保护慕容剑南最是要紧,至于其他的人他不能说完全不在乎,他抬眼看去,大小姐面前已经有一位皇子保护,微微皱眉,那不是那日里见过的九皇子么?怎么如今竟然出现在小姐面前,真是让他有些着实的迷惑了,不过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思顾这些,先解决了这些贼人要紧。


甄氏的一声喊,周明带来的人真是越杀越凶,女眷与男眷面前有几个人已经跌倒在地,只吓的有些女眷已经惊慌失措,一瞬间真是有些人仰马翻之势。


士大夫的女儿林大小姐早就被这样的场面吓的大惊失色,特别是看着倒在她面前的贼人,一地的血,她最是怕血那东西,一阵作呕,更是当成吐了出来。


老夫人不得不开口,她最是见惯这些场面,小小毛贼她又哪里会放在心上,可是这些女眷呢,她又如何能放心的下:“快快,快将林小姐扶下去。”


林小姐早就被吓得有些傻了,天气并不十分的冷,可是她的牙齿却在打颤,甚至不自然的带上了一些惊恐的神色,连身子都不由自主的哆嗦。


士大夫阴冷着一张脸,本来就已经是乱糟糟的时刻,怎么能让他这个女儿在这里丢人现眼,如今还是当着众人的面,更何况当着老夫人的面,面子真是丢大了:“还不快将小姐搀下来,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啊......”众人只又听见林小姐的一声大叫,便听见她那并不娇美,甚至带了些断断续续的声音:“父亲,这贼人衣衫胸口处有封信,似乎写着军机要务......”她这并不过分高昂的嗓音,在场的人却听的清了,这贼人居然握着兵营里的事,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这天下的兵马都尽归护国公管辖,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啊?


此时就连老夫人都无比震惊了,这封信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抬眼看去,那贼人胸口处确实是有一封写着军机要务的信,这种场面她虽然见的多了,可是目光还是不自然的看向了慕容剑南,如今这种宴会,看来那信里的内容也不得不公开了。


“什么信,周明快拿上来。”慕容剑南快速的道,不知怎么的,他素来敏感,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此时他只能大喊,无奈他被那些贼人夹在中间,还真的有些脱不开身,心里只想着莫不是敌国的诱饵又或者是反间计?


众人此时脸上的表情都显得过分的严肃,甚至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微妙。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慕容成的脸色早就已经变得煞白,他几乎已经猛烈的跳脚,着急的喊道:“林小姐,到底是什么信,快将信交给我父亲。”可是他脚下却格外的灵活,但是无奈拥挤的人群,还有朝着他涌来的贼人阻隔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听见林小姐说出军机要务这几个字,他的心仿佛有些抽动的疼,莫不是......


林小姐莫名听见慕容剑南同时与慕容成的呼喊,下意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的芊芊手指竟然已经从那贼人身上掏出那封信,大概由于太过紧张,信封掉在了地上,可是信封上那张信,却是血迹斑斑的,林小姐向来胆小,现在这信近在咫尺,她却有些想接不想接之感,又有些害怕。


忽然间那些贼人的呐喊声更是吓了林小姐一跳,她几乎颤抖着拿起那封信,可是信封中那几个大字却让她看的清了,下意识的她竟然已经喊了出来:“慕容成狗贼,好大喜功,楼兰一役,明明战败,丢盔卸甲,竟还克扣军饷,欺君......无耻的欺君......”


这时众人的脸色早就由刚才的不安变成了铁青色,这欺君......楼兰一役?许多女眷虽然不懂军事,可是却听得懂这欺君二字,况且男眷们这次参加宴会的都是朝中的栋梁,毕竟军事上的是还是由护国公做主,只是护国公这么些年确实是有些功高盖主之感,只是这楼兰一役......


甄氏听见林小姐那颤抖的话语声,只恨不得当机立断就将这多事的林小姐就地斩杀,她在想不明白,也能明白林小姐念出那封信的意思,可是现在竟然生出一种欲哭无泪之感,军事上的事情她不懂,可是也总能感觉的出军事上的事,果真是变化万千,特别是欺君.......欺君啊......这可怎么得了啊?


林小姐念了信,目光中有些后怕,本来她没念信之前内心里还有些欢喜,毕竟慕容剑南和慕容成都向她呼喊,可是当她念了信,仿佛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想想她还真是感觉到了后怕,她都说了些什么啊?


“爹爹......”她几乎下意识的喊,忽然间看见士大夫那张铁青的脸,便不敢多说什么,本来信还在她的手上,结果她一紧张又将信掉在了地上。


“慕容成,你这个狗贼,明明楼兰一役你打了败仗,损失了我大哥的性命,却欺君罔上,竟然克扣粮饷,慕容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拿命来......”


慕容嫣安静的看着,只听见那贼人拼了命的要超慕容成冲去,如今那些贼人被周明带来的人击杀,真的是都没有剩下多少了。


“剑下留人......”御史中丞大喝一声,在这种时刻他敏锐的察觉此时这些贼人绝对不一般,关键是护国公的人马太过兵强马壮,早早的就将那些贼人都快杀的片甲不留。如今他看着这最后一个贼人,怎么好让这个贼人也被杀死呢?


可是慕容成哪里管的了那么多,只见他对着骠骑护卫中的一人点点头,众人只听见“咔嚓”一声,手起刀落之间,那最后一个贼人就已经直勾勾的倒在了慕容成面前,慕容嫣带着一丝丝的冷笑看着慕容成:“二弟,这贼人可是人证,如今这物证在,人证却被杀了,这可怎么办啊?”


众人只听见慕容嫣娇滴滴的声音响起,物证人证,仿佛已经对慕容成进行了审判,毕竟物证就是那封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