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八十八章三皇子

第八十八章三皇子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三皇子殿下到......”一声悦耳的声音响起,众人都是一惊、一愣,脑子里乱哄哄的,仿佛都在怀疑是不是真的听错了,三皇子,三皇子可是从来都不参加宴会的啊,莫不是慕容剑南的面子这般厉害,竟然这次请动了三皇子。


“护国公安好,文忠姗姗来迟,还望切勿怪罪。”众人迷惑间,一声爽朗的笑声已经响起,三皇子刘文忠果真是姗姗来迟,慕容嫣转过头看着,三皇子刘文忠,还与她曾初见他时变化不大。


他有一双如鹰般犀利的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深深凝视的感觉,他的身材修长,比刘文孝还要高出半个头来,今日的他穿着的格外素雅了些,显得并不是参加宴会的做派,而最令人倾心的,大概就是他那张俊美的又不失威严的容颜,不得不说,三皇子果真是最像梁王的人,至少相貌上是最相似的。


“三皇子说哪里话,快请坐......”说实话,表面上慕容剑南工于心计,可是却微微皱眉,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个素来都被宝贝在皇宫中,不参加宴会的三皇子,,怎么破天荒头一遭来参加他的宴会,还真是有点让他猝不及防。


刘文忠一来,便扫视了一遍众人,有的人在他如鹰般目光的注视下,心里都不由得发憷,刘文忠淡淡的看着,这护国公的面子可真是大啊,几位皇子都来了,就连五皇子、九皇子都到了,还有内阁大臣,达官贵人,说实话这个护国公果真是攻高啊,可是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了慕容嫣的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人群中就是这般的显眼,甚至是扎眼,她穿的到底是怎样的衣衫,头顶上戴着的到底是怎样的帽子,她的眼神中露出淡淡的笑意,可是刘文忠看的出来,这个慕容嫣明明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难不成她不愿意参与到皇室的斗争,这怎么可能,护国公的权利,再加上护国公嫡长女的地位,她又如何逃的掉呢?


不过此时刘文忠的唇角带着丝丝的笑意,他今日里能来到这里,还真的看重的不是慕容剑南的面子,要是真要深究的话,他确实也看重慕容剑南一些,毕竟慕容剑南手握重兵,又素来保持中立,是梁王最有利的棋子,一时之间就算皇子们想要拉拢他,也得计算一些得失,要不然得不偿失。


其实他今日能来到这里,还是细作告诉他那当初灭了黑风寨的人正是慕容嫣,他身为皇子,手中的细作不少,不过对于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竟然敢用智谋与计策灭掉一个黑风寨的土匪,就冲着这个理由,他也非得来看一看,不过这一看,他还真是觉得,如此般标致的一个美人儿,怎么手起刀落能将匪徒斩杀呢?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慕容嫣果真是长的美,再加上她的身份更美。


虽然刘文忠注视慕容嫣的时间不长,但是刘文孝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他带着一丝丝的不悦,不过唇角却依然带着微笑:“三哥,你怎么来了,三哥不是今日父皇有课要与三哥说的么?”刘文孝几乎酸溜溜的道,看来这个刘文忠竟然推了梁王的课,就可以看出他在梁王心目中的地位。


刘文忠爽朗的笑了笑:“五弟,护国公邀请不得不来,父皇也准了我假,你们都在这里,我不来又怎么合适呢?”刘文忠朝着慕容剑南眨了眨眼睛,慕容剑南自然明白的,因为慕容剑南还真的是没有请刘文忠,对于一个从来都不参加宴会的皇子,他其实早早的都已经忘记了去请,可是刘文忠在朝廷,可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大概也是因为当今梁王的宠爱,他可真是宠冠诸王,无以加复。


刘文孝也只能打着哈哈,他心里冷冷的一笑,他的探子早就来了信息,护国公请了谁他心里能没数,不过拆穿这种事情于他没有任何的好处,只是他有些迷惑,这个刘文忠他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说实话女眷与男眷一比,果真还是女眷这边比较热闹一些,因为这次皇室里可是来了很多皇子,就连素来不参加宴会的三皇子都来了,皇子们站在一起,真的是给了慕容剑南无比的荣耀,又或者已经让更多的人赏心悦目了,因为皇子真的是太美了。


慕容嫣只是淡淡的看着,刘文孝永远都是那样的善于迎缝,轻易都不说出内心的想法,口蜜腹剑,而刘文忠总是那样的高端,现在想想确实是由于出身决定的,毕竟刘文忠是宠冠诸王,而刘文孝虽然他的生母是武皇后,可是武皇后最爱的可是二皇子刘文丰啊,虽然刘文孝的生母显贵,可是他呢?他却并不得武皇后待见,所以他虽贵为五皇子,也是拼命去争去抢,再说皇位从来都是由白骨与血水换成的,这又有什么错呢?


现在看刘文忠与刘文孝表面上笑的一团和气,可是那个傻傻的九皇子,却一直安静的默默的注视着慕容嫣,而慕容嫣也清晰的看到,刘文宇自从与刘文忠、刘文孝打过招呼之后,那双玲珑剔透的眼睛就深深的凝视着慕容嫣,仿佛从来都不曾离去过。


慕容嫣自然注意的到,可是她不便多说什么,再说她对于刘文宇也没有特别的感情,只是觉得刘文宇跟她年纪差不多大,又或许那个孩子眼睛,更多的是天真无邪,仿佛有一股很难拒绝的力量似的。


可是她静静的看着刘文忠、刘文孝,皇位每个皇子都是想得到的,但是梁王的位子素来都只有一个,从来都是鱼死网破,狡兔死、走狗烹,这怪不得谁,只是或许她现在都要陷入到皇子们的争斗中的,只希望深宫里的这团水,不要那般的搅的太清,或许应该越搅越混乱。


“来人啊,抓贼啊......”本来是护国公府宴会众人正是酒过正酣的时候,却没想到忽然间哪个男子一声喊,场面顺势已经乱作一团,护国公府来了贼人,也不看看到底是哪个贼人,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慕容剑南皱眉,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出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