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七十九章项链

第七十九章项链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母亲......”慕容婉儿震惊的听着话,仿佛觉得异常的惊恐,这些朝中的事情她的母亲怎么会知道的这般清楚,就好像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一般。


甄氏放缓了心情道:“婉儿,你还想不明白么?你的以后、你的未来靠着的就会是成为梁王的人,你可一定得好好表现,至少你出众了,你的以后还有娘的以后,甚至是你父亲的以后才会有好的出路,你明白么?”


甄氏伸手已经将慕容婉儿扶起,让她渐渐靠近她,一双漆黑的眸子仿佛要直射进她的心里,她相信慕容婉儿一定能够明白,她此时说的父亲的含义。


当皇后慕容婉儿不是没有想过,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至少在她看来,她有着慕容家的权势,同时又有着慕容家小姐的身份,只是慕容嫣回来之后可能有所改变,但是她的母亲久居慕容府,盘根错杂,况且如果再有慕容剑南的支持,想来做上那皇后之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想起那皇后的尊位,母仪天下,她的唇角都露出一丝丝的媚笑。


甄氏内室里一副静悄悄灯火通明的景象,倒真是吓的一众的小丫头们都不敢擅自进出。


“婉儿,你可得记清楚了,不要辜负了为娘的希望,为娘的希望可都在你的身上啊。”


“是,母亲......”慕容婉儿笑意满满的道,其实以前的时候她又哪里不知呢,以她的身份,就算嫁人,也是非富即贵,可是皇后,入主坤宁宫可是跟别的人简直是天壤之别。边说边想着,内心深处依然闪过一丝丝的冷笑,毕竟慕容嫣可是挡在她面前的一道阻碍。


“可是那慕容嫣,她现在是大小姐,我......”慕容婉儿越说越显的有些激动,仿佛都快要急哭了。


“好了,慕容嫣的事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不用你操心了。”甄氏依然有些不悦的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近日你抓紧练你的琴棋书画,有真本事在手,还能怕那慕容嫣么?母亲培养了你那么多年,难不成还比不上那左氏在一届道观中对慕容嫣的培养,再说,你就那么的没自信么?”慕容嫣越说越气,一双委屈的眼泪似断了线的风筝滚滚而落,甄氏只觉得慕容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这个女儿啊,怎么就是不懂得韬光养晦,甚至是内心里带着些自信呢?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本来李妈妈并不想进来打扰慕容婉儿与甄氏的谈话,可是老夫人那里苏妈妈来了,她总不能让苏妈妈一直等着,所以踌躇了再三还是敲了敲内室的门:“夫人,老夫人派的苏妈妈来了。”


没想到李妈妈的这一声喊叫,慕容婉儿立刻停止了哭泣,甄氏也只得迅速平复了下心情:“进来吧,李妈妈。”本来她对于慕容婉儿还想着要再说教说教,不说教都显得不太可能。


“李妈妈,老夫人有什么吩咐?”甄氏说话时,语气还是有些冷清,不由得让李妈妈觉得心里一紧。


“夫人,老夫人派苏妈妈来传话,说是大小姐脖子上差些首饰,正好二小姐有一条翡翠项链,老夫人派人来取,说是要给大小姐用着参加大梁第一美女甄选用......”李妈妈其实踌躇了再三,本来她三推四推的就是不肯出来,可是那苏妈妈好像铁定了心,说要在外屋等,只等着二小姐送出来就好了,还说什么,二小姐那一条翡翠项链远远看去就像鹅蛋一样,大小姐带上一定的高贵典雅,端庄美丽,况且那翡翠项链与二小姐实在是不太贴合,所以宝剑赠英雄,翡翠项链配美人,那翡翠项链还是给了大小姐的好。


“什么......?”慕容婉儿的表情都显得有些狰狞,甚至嘴角都情不自禁的有些抽动,那翡翠项链可是全体通绿,阳光下真可谓是闪闪风格,况且待在脖子上真是不过分的冷,而且那样规格的翡翠项链是绝对少有的,那可是慕容剑南到大力云南一处险要山崖中得到,经过精心制作才得到的,如今她怎么舍得?


“李妈妈,去婉儿的房间去取吧,这等小事你也婆婆妈妈的,你快点儿去取了告诉苏妈妈,是老夫人好眼力,那样的翡翠项链配大小姐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甄氏皮笑肉不笑的道,明明心里已经气呼呼的了,明明这个慕容嫣已经骑在她的脖子上拉屎了,可是她还得装作一副震惊的样子,扮演好她夫人的角色,想想都是恨啊,这到底是谁的主意?是慕容嫣的主意还是老夫人的主意,不过不管是谁的主意,看来她的抓紧行动了。


李妈妈没有想到这般容易,倒真是让她觉得有些惊讶,听见夫人这般讲,好像就有了底气,于是她快步走了出去,迎面就朝着慕容婉儿的内室奔去。


“母亲,她太过分了......”慕容婉儿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说了这句话后,心痛的好像都难以自抑,更多的就是心底燃起的熊熊怒火,仿佛都快要将她整个人吞噬了一般。


“是......所以你要变强,你要更狠知道了么?”甄氏恶狠狠的道,她想的很明白,这件事不仅仅或许是慕容嫣的意思,更多的是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是在为前几日的事借此来敲打慕容婉儿,所以慕容婉儿一定要变强。


其实甄氏都有一些恼怒,看来老夫人这次果真是动了真怒,想来以老夫人的脾气发脾气都很少,能够惹的她动震怒想来都是不容易的,甄氏觉得看来她得找个机会,给老夫人好好的赔礼道道歉才行。


“母亲,我就是......我就是忍不了......凭什么......什么现在都变成她的了?”这次的慕容婉儿几乎声嘶力竭的喊道,这也是她非常想不明白的事情,凭什么慕容嫣一回来,府里的风向都便了,她恨啊,真是对慕容嫣恨的咬牙切齿的。


“好了,不要再闹了,过几日挑些好茶去给你祖母赔礼去,好好练习,记得大梁第一美女之位一定是属于你的。”甄氏不愿意慕容嫣再废这些唇舌,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现在大梁第一美女之位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比起这件事情来,果真是小巫见大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