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七十八章谨小慎微

第七十八章谨小慎微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巍峨的城墙,一切都显示出朝气蓬勃,大梁第一美女的甄选,素来都备受城中百姓的期待,琴棋书画的考验,真可谓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有一山高,不过从梁王登基起,并不会年年举办,只是偶尔举办,但是毕竟是皇家规格,所以不管是选拔还是各种严苛的条件,都引得百姓们频频驻足观看。


不过今年的选拔,还有选定的地点却比往年的不同,今年五皇子刘文孝特意加固了城墙,为显示出威严与重视,特意又刷了一层红漆,这次更是大大的扩大了面积,往年参加的百姓虽然各个都挤破了头,可是仍然有一大部分知识远远的站立在外边,根本无缘见到,但百姓们的热情却与日俱增,有增无减。


今天风调雨顺,又加上五谷丰登,参加的百姓就格外的多了,可以说这在当下就是百姓们茶余饭后讨论的大事了,更可以说吸引着他们的目光,真是不知道哪家的小姐可以夺得头筹,虽然知道夺得头筹的人非富即贵,但百姓们还是十分关心的。


慕容婉儿内室,甄氏更是一双怜爱的眼睛看着她:“婉儿,你记得一定要夺得大梁第一美女的头衔,知道了吗?”


慕容婉儿神情有些不自然,夺得那大梁第一美女头衔是自然的,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甄氏这般深深凝视的眼神,好像是一种深深的关怀,几乎都让她感觉到一丝丝的迷惑,半响,慕容婉儿才弱弱的道:“母亲,婉儿知道了,可是那大梁第一美女头衔.......”


慕容婉儿憋着一口气,心里想的却是那大梁第一美女头衔素来选拔严格,要是在平时,以她慕容府慕容剑南之女的地位,怕是得来不费功夫,可是毕竟慕容府回来了个慕容嫣,简直都已经成为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慕容嫣却是美若天仙,连她都有一些自惭形秽,可她这些话却轻易不敢跟甄氏说。


甄氏一听慕容婉儿的语气,特别是那么不肯定的语气,自然想明白她心中的担忧,再加上这几日的事,她强压住内心的怒火,想了半天才悠然的开口。


“你在怕得不到那大梁美女之位,还是怕慕容嫣?”


慕容婉儿身子一颤,仿佛心里的那些小秘密都被甄氏猜透了一般,顿了顿凄然的道:“孩儿知道母亲的意思,可是现在府里有个慕容嫣,更何况老夫人又那么的宠她,再加上.......她的容貌......”慕容婉儿一边说一边看着甄氏,声音几乎都有些哽咽。


“哼,你那点儿小心思......这些日子管好你自己,别在跟你哥哥找慕容嫣的麻烦,剩下的事不用你们管了。”甄氏几乎有些暴怒,甚至是余怒未消,对慕容嫣她又如何不厌恶,更何况大梁第一美女甄选慕容婉儿强有力的对手就是慕容嫣,除了她还能有谁呢?


慕容婉儿泪花在眼眶中打转,可是忽然间灵机一动,莫不是甄氏已经有了什么好对策,忽然喜极而泣的对着甄氏说道:“母亲,是不是有了什么好的对策?”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甄氏略微有些不悦的道:“我说了,其他的事情你和你哥哥不要再管了,对了,你知道这次夺得大梁第一美女之位的意义么?”


慕容婉儿耷拉个脑袋,几乎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仿佛不太明白甄氏的意思,难不成这次的大梁第一美女之位能有什么别样的意义么?


屋里的小丫头早早看到屋子里气氛不平常,缓了半响才慢慢走进来,端了几杯茶水。


甄氏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忽然提高了声音道:“难道为娘培养你这么久,琴棋书画,知书达理,难不成你没想过要当皇后么?”


甄氏这一句皇后说出来,真是将慕容婉儿吓了一大跳,仿佛腿脚都有些发软,几乎有些站立不稳。


甄氏看着慕容婉儿的样子,仿佛脑子里想起的是另一幅画面,要是左氏告诉慕容嫣这件事情,也真不知道那慕容嫣会是什么样子,或许慕容嫣一定高兴的跳起来,哪想慕容婉儿看起来那么柔柔弱弱的,一副不堪大任的样子。


慕容婉儿脸上露出格外迷惑的表情:“母亲,难不成这次的大梁第一美女甄选是为梁王纳妃么?可是梁王的年纪.......”慕容婉儿有些不懂了,就算是梁王,也已经大把年纪了,更何况当今皇后安在,她真是有些想不明白,甄氏为何会如此说?


“胡说,你懂什么,梁王难道没有太子,难道没有皇子?亏你能想到这些么?难道你不明白,如果你这次夺得了大梁第一美女头衔,难不成在当今梁王的眼里,还不会将你当成未来太子妃的人员来培养?”


“母亲,可是太子.......”慕容婉儿本想说,当今太子本来就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更何况太子刘文坤素来都只好男风,根本就对女子无意,要是将她嫁了过去,那跟守活寡能有什么区别?可这些话,她看着甄氏的眼神,就不想说了,甚至不是不想说,是真的不敢说。


“糊涂,那太子能不成一定能稳稳的坐在太子位上,当今梁王这么多皇子,哪个不是争强好胜,更何况当今梁王那时候可不是太子,如今还不是成了一代梁王,再说了,为何你父亲叫护国公,又为何你父亲这些年在朝中,就算时不时的有朝臣打压排挤你父亲,可为何他一直屹立不倒?这些事情你从来都不考虑的么?你父亲这么些年从来都没有功高盖主,一直谨小慎微,又立下赫赫战功,难不成他不揣测梁王的心意,你真的以为为娘会将你嫁给那个无能的刘文坤?”


甄氏果真是显得有些暴怒了,还好慕容婉儿想着,此时只有她们两人商量这些事,听甄氏的意思,怎么好像当今梁王有废太子的举动,这等大事甄氏又是如何知道的?慕容婉儿不说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可同时她想着,甄氏能这样说,肯定是慕容剑南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消息,要不然她又怎么敢这么说呢?只是这件事真的是太大了,与太子与梁王有关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大呢,所以连她都显得有些格外的震惊,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