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七十四章道歉

第七十四章道歉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甄氏忽然间冷冷的道:“成儿,你怎么会做得如此糊涂事,怕不是受了那个刁奴蒙蔽,老爷,你也知道成儿素来都是个贴心的孩子,涉世不深,比不得这些刁奴。”边说甄氏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就看向了慕容成,原来慕容成还浑浑噩噩的,可是瞬间却是浑身一个机灵,他才想起那时那周明一帮子人对他的毒打,还有慕容嫣那凌厉的眼神。


如今的慕容成已经快步起身,凄然的道:“母亲,都是玲珑......都是玲珑这丫头使的坏,我.....我什么都不知情啊......”反而转向了慕容嫣,又凄然的道:“大姐,你是慕容府的掌上明珠,我如何会做得这种事来?是玲珑.......一切都是玲珑......是他约的我......”


慕容嫣只是冷冷的站着,如今的慕容成真是如一只惊弓之鸟一般,看他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可是说假话不打草稿的么?


老夫人铁青着脸,想要发脾气都不知道从何处发起。


半响,屋子里的人几乎都没有开始发言,慕容成只觉得后背发凉,不由的道:“母亲,我......”


过了半响,率先开口说话的却是玲珑,不过玲珑那张梨花带雨的脸,早就哭的似个泪人一般,她边哭边开口,说起话来都是含含糊糊的:“夫人.......我......”


在这屋子里做主的人从来都是慕容剑南,如今有他在,还容不得别人做什么主,众人目光好像都注视着慕容剑南,但此时他的脸色却分外的威严。


慕容嫣淡淡的看着玲珑与慕容成,用软软的声音道:“二弟,你这又何必呢?我才回府不久,又哪里得罪了你了,你要如此般的对我?”


“大姐,我何时如何对你了?”慕容成不由的额头青筋暴起,只恨不得慕容嫣快点闭嘴。


“二弟,你们两在老夫人园子里做的事情,许多丫头们都看见了,其实你若真喜欢那玲珑丫头也就算了,可是为何要用这么下三滥的计策呢?”


缓了缓心情,慕容嫣看着慕容剑南道:“父亲,索性我也没出什么事,不如就放过二弟好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慕容剑南有些哑然,这些年其实对慕容成他一直疏于管教,当然一来是因为他太过忙碌军中的事,总是顾不得家里的事,二来他性子又太过威严,慕容成从小就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副根本就不适合当士兵的样子,再加上这慕容成又仗着甄氏宠爱,总之对慕容成他是爱的多,处罚是真的少。


可是现在又该如何呢?左氏的面子他不可能不顾及,那是他爱的人,可是慕容成呢?这件事既然是由周明做的,想要将消息压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这个慕容成,到现在还没有成家,就已经开始跟玲珑这般不堪,况且这个慕容成到底是打谁的脸,玲珑可是老夫人的人啊,慕容成怎么敢?


这时慕容成也有一些害怕,他心里对慕容剑南本来就害怕,一向不苟言笑的慕容剑南,在他小时候的印象中,似乎都没有多么深刻的印象,可现在听慕容嫣说话,看着慕容剑南越来越铁青的脸,慕容成只觉得连他的腿都有些发抖,没想到被慕容嫣设计了。


“成儿,给你大姐道歉.......”随着慕容剑南厚重的声音传来,甄氏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仿佛忽然间稳了下来,她知道慕容剑南不可能不考虑大局,家里这些私事实在也是不能向旁的人说的。


“父亲,道歉?父亲,那日里您与我谈心,字字句句我都记在心里,父亲,不知道今日里你看着要是从闺房中被抬出来的人是我该如何?难不成父亲会让我以一句道歉就解决这件事情么?”慕容嫣淡淡的道,其实她想的很明白,慕容剑南从来都如此,分析利弊是他最会做得事情了,要不那样做,他就真的不是慕容剑南了。


慕容济南的脸色依然铁青,可是忽然间看着慕容嫣的眼神,想起那日里,其实他对于慕容嫣真的是有太多的愧疚,是一种深深的愧疚,可是在心底对于慕容嫣是有爱的,这种父女之情是他所不能割舍的,可是对慕容成呢?他该怎么办呢?


“父亲,那日里那可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的父女亲情,难道你今日......?”慕容嫣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老夫人那凌厉的声音已经响起。


“跪下......”老夫人的声音异常的暴怒,眼睛看向的地方是慕容成,下意识的慕容成便跪了下来,此时众人的心都好像别深深的震了一下,毕竟老夫人震怒是很少的事。


慕容成依然铁青着脸,脸上还带着一些淤青,可是看着老夫人的眼神,仿佛已经彻底厌了他似的,他费劲的用牙咬着嘴唇,内心里却十分的愤恨,如果现在他手里有佩剑的话,怕是真的会杀了慕容嫣都说不定呢。


“是跪你大姐......还不快去.......”屋子中仿佛又回荡着老夫人的话语声,似乎让整个屋中的人又似浑身一震,慕容嫣冷眼的看着,其实也怪不得老夫人,更怪不得慕容剑南,无论如何说,慕容成都算是慕容府的长子,怕是慕容剑南与老夫人都不会轻易舍弃了他,这种事情她自然是分的清的。


慕容成一双眼睛都变得有些血红,只恨不得喷出烈火来,他看着慕容嫣,要是他跪下去,到时让慕容嫣加倍偿还,可是他现在看向甄氏的眼神,真是着实的复杂,他极不情愿的喊道:“大姐,是我做错了.......”接着便凌厉的跪了下去。


“是错了,二弟,你我都是慕容府的一员,本该相亲相爱才是,又何必这样呢?”慕容嫣露出明艳的笑,可是在慕容成看来,却觉得分外的心寒。此时最伤心大概要属甄氏了,慕容成可是甄氏心目中的骄傲,素来疼惜的放在心尖上的人,可是现在却笔直的跪在了慕容嫣面前,她心里真是恨啊。


现在的慕容嫣又哪里注意不到甄氏的表情变化,别说是甄氏,慕容婉儿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她心里想的却是,这才哪里到哪里啊,总有一些甄氏还有慕容婉儿总会为她们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这才是刚刚开始才是,慕容成也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以后才会更加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