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七十一章手段

第七十一章手段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嫣儿,你......”


“嫣儿,你......”这时几乎是慕容剑南与左氏异口同声的道。


“父亲,母亲,我这清风苑今日是出了何事?怎么父亲、母亲,众位弟弟妹妹们都来了?”这时人群中已经有丫鬟仆人开始窃窃私语,本来一路上跟着的众人都是为了看慕容嫣笑话的,可是没成想,忽然之间许多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哎呀,老爷不好了,大少爷和玲珑......羞死人了......”


“什么,玲珑怎么了?”这一下子从慕容剑南身后走来的老夫人已经显得有些步履蹒跚,咋咋呼呼听见这些丫头们乱哄哄的,她冷着一张脸,几乎是铁青的道。


清风苑里一个常年做针线活的管事妈妈,急忙俯身对着老夫人道:“老夫人,这里人多嘴杂了的,怕真的是污了老夫人的眼睛,况且里间可是大小姐的闺房啊。”


“真是不像话,大少爷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呸呸呸......真是太不像话了......”


有句话说的好,有道是真的是人言可畏,流言猛于虎,许多丫鬟还不知道慕容嫣闺房里到底出了何事,仿佛已经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有的说是大少爷用强,有的说是玲珑那丫头没羞没躁的,叽叽喳喳真的像是开大会一样。


如今也只有慕容剑南一声令下,才制止了这种流言闹剧,可是关于这件事情的主要人等还是被请去了老夫人的翠玉苑,只是有的丫头听闻慕容成大小姐全身上下可是有着道道的红痕,甚至是还有棍痕,也不知道玲珑那丫头使出了多大的劲儿,况且玲珑那丫头整个的衣衫不整,慕容小姐闺房中地上他们两人的衣物洒落了一地,真的是可以想象到那种场面。


“成儿,玲珑,跪下......”翠玉苑里,老夫人一声令下,已经换好了衣衫的慕容成与玲珑便双双跪了下来,到现在慕容成还显得有些浑浑噩噩的,甚至是有些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头特别的痛。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祖母这是......?”


“你这混账东西,你若喜欢了玲珑这丫头,自来问我讨了就是,可是你呢,偏偏为这丫头......为这丫头也就罢了,瞧瞧你做的这丑事,偏偏还是在你姐姐的闺房里,南儿,瞧瞧你这些年的管教,拖出去打上三十大板......”


“老夫人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慕容剑南看着老夫人温言道,他看的很明白,老夫人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谁让慕容成是他的长子呢。


“老夫人......”甄氏几乎是一声惊呼,看着看着慕容剑南瞬间投射过来的眼神,便迅速止了声,此时慕容剑南的目光真是过分的凌厉。


“不对,老夫人你不能罚我,明明就是慕容嫣与那小厮鬼混,他们明明就是......”慕容成已经头晕的厉害,可没来由面前一女子右手猛的一扬,一个巴掌已经将他打倒在地,那女子右手上还带着戒指,猛的扇过来的时候真是将慕容成打蒙了,众人都没有想到,居然此时动手的却是甄氏。


“来人,还不快听老夫人的话,将大少爷拖下去打三十大板......”甄氏咬牙切齿的道,目光锁定方向却仍然是慕容嫣的方向。


“慢,此事事关我的清白,那个小厮自然也要与二弟来对峙才是。”慕容嫣缓缓的道,这时的她一声令下,便有仆人将小春带了上来,小春被带上来的时候衣服早就破烂不堪,额头都是铁青的,更多的脸上都有着淤青,显然是已经被打了一顿。


“听二弟的意思,还有父亲的意思,好像是说有人在我的闺房中见到我与这小厮......”慕容嫣轻佻的笑了笑,这种招数实在是太拙劣了,一点都不堪一击。


“父亲,那日里你才与我谈心过,你觉得,我会跟这个小厮......”慕容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慕容剑南,可是目光中却有着一丝丝的清冷,她相信慕容剑南或许应该察觉的道。


“胡说八道,你是慕容府最高高在上的掌上明珠,这个狗东西来人拖出去乱棍打死就好了。”慕容剑南已经不由分说,再看这个小厮一眼,他都觉得分外的不舒服。


“父亲,您相信孩儿就成,可是父亲,与这小厮私通的人不是我,而是她.......”慕容嫣伸手一指,纤纤玉手已经不自觉的指向了翠儿,翠儿一颗心“噗通”一跳,便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在了地上。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对对对,这.....到底是哪出跟哪出啊?”此时不光老夫人觉得迷惑,众人真是分外的迷惑。


“你若不与他私通,又何必处处带着印有他名字的香囊呢?”慕容嫣淡淡的道,已经有仆人从翠儿的身上双手利落的取出了香囊,众人看着那香囊上印有的小春二字,还真是有点私相授受的意思。一个做丫头的,平白无故的跟一个小厮眉来眼去,私相授受,这在大户人家看来是万万要不得的。


“大小姐冤枉啊,冤枉奴婢这一回吧......”翠儿声嘶力竭的道,其实她心里也很奇怪,仿佛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何事?


“不是冤枉,父亲您可知道这香囊中到底加了什么东西?”


“嫣儿你说......”慕容剑南也有着丝丝迷惑,今日的事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太正常,不得不说都是丑事。


“父亲,您知道么,这香囊中有冰片,还有苏合香,其实冰片和苏合香还真是有安神的功效,可是偏偏遇上山茶花的浓郁花香,却正是一种媚药。父亲,今日这翠儿偏偏往我屋子里放了盆山茶花,我那时早就困乏无力,一抬眼便看见这个小厮还有翠儿,幸亏胭脂及时赶到......”慕容嫣说的很隐晦,其实有的事情不必说的太过明白,点到即止。


“来人,将这小厮与这丫头全部拖下去杖毙。”这大概是慕容剑南再一次的发怒,他素来不喜这深闺中的曲曲绕绕,勾心斗角,可是有小厮居然用如此般的下三滥,将这种手段用在了他掌上明珠身上,是他万万能不能容忍的。


“老爷冤枉啊,是大少爷和玲珑.......”小春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慕容剑南,却忽然间注意到甄氏的眼神,便瞬间住了口,甄氏素来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