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六十五章惬意

第六十五章惬意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成自始至终铁青着脸,出了翠玉苑,冷若冰霜的脸上,仿佛都多了些沧桑。


“大哥,那慕容嫣果真是太过分了,偏偏老夫人又处处护着她。”慕容婉儿厉声道,她素来装的清高,愤怒的时候狰狞的脸,发出的声音比猫的尖叫还要高了几个分贝。


慕容成皱眉,右拳已经紧握,“啪”的一声响,桌上的茶杯就被他打落在地。


“大哥,你......”原来是慕容成手劲太大,茶杯滚落时已经划伤他的右手,鲜红的血渍便流了出来。


慕容婉儿已经身手利落的拿来白色纱布为慕容成包扎好,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一向坚强又傲视的哥哥,微微有些微凉的泪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他却那样蹙着眉,托着腮,任由泪水缓缓的流下。


“我要亲自毁了慕容嫣......”半响,一道凄厉的声音仿佛划过长空,慕容成已经快步走了出去,身后的慕容婉儿却感觉到了错愕,甚至脸上都依然是一副错愕的表情。


一个人的时候,慕容嫣总喜欢来凉亭歇凉,其实天气渐渐冷了起来,不知道是凌冽的寒风还是呼呼的北风,似乎在这样漫天微风的季节,真有一种傲视独立之感,有的时候凉亭周围的景色虽然说已经有一些萧条,让人产生一种寂寥之感,可是很明显的,独处的时候,慕容嫣却感觉到了分外的轻松。


“小姐,玲珑下午出去了一趟,听说是为老夫人采办橘子去了,可是下午的时候,我问过老夫人处机灵的丫头,玲珑下午没有去过老夫人处。”胭脂知道,慕容嫣独处的时候总是那么几个时辰,因为小姐有吩咐,每个几个时辰总要见到她们,再说她们这些丫头一向也都以小姐马首是瞻,总是在不远处,未敢远离半步。


“玲珑......?”慕容嫣淡淡的道,上次那件事还从未责罚过玲珑,难不成这丫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其实她安静坐在凉亭里的时候,总有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可是欢愉的时候恐怕总归是短暂的。


“走吧,我有些困倦了。”慕容嫣慵懒的伸了个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那慕容成或许也该有所动作了。


回到清风苑,慕容嫣随意的翻了翻书,对内室她不慎在意,宝珠去准备饭食了,独留下一个胭脂,胭脂一直都在揣测,因为她这几日里托了那么多的丫头,还没有打探出玲珑的来历,她到底是谁的人,反正胭脂是不清楚,慕容嫣却不以为意,玲珑是谁的人,摆明着不是老夫人的人,或者说她明着是老夫人的人,暗地里自然是甄氏的人了,用脚趾想可能都能想的到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胭脂,你会下棋么?”


“小姐,我会一点,只是下的不太好.....”胭脂一愣神,窘迫的道,下棋她可真的是个门外汉。慕容嫣却身手凌厉的摆好了棋牌,修长的手指将一颗黑子放了上去。


“胭脂,陪我下会儿棋。”慕容嫣平时说话比较少,说话的风格几乎是三言两语,况且她决定的事情几乎很难改变,胭脂很无奈的坐在慕容嫣的面前,真有些正襟危坐的意思。


内室里平时除了胭脂就是宝珠,如今宝珠准备饭食,胭脂又陪着慕容嫣下棋。


“茶.....”慕容嫣低声的一声唤,从外间已经身手麻利几乎一路疾步走进一个小丫头,那小丫头长的娇弱非常,一张典雅有致的鹅蛋脸,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


“混账东西,你是怎么当的差,拖出去,打二十板子......”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胭脂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只感觉滚烫的茶水似乎溅在了慕容嫣的衣袖上,胭脂已经起身急忙要为慕容嫣擦拭,耳旁还传来小丫头撕心裂肺的讨饶声。


这大概是慕容嫣在清风苑对丫头们第一次发怒,内室传来慕容嫣斥责声的时候,屋外的丫头们早就已经人仰马翻,胭脂眼神复杂的看着端茶倒水的小丫头被拖了出去,耳边仿佛还能听到板子噼里啪啦的声音。


“接着下棋,胭脂,你怎么不走......”


“是......是......”此时的胭脂真的是有些猜不透面前的慕容嫣,曾经她觉得小姐是最好心肠的人,可是此时的小姐......


“哈哈......”胭脂看着慕容嫣将手中的黑子都撒在棋盘上,明艳的眼睛看着她,仿佛笑声中都带着一丝丝的放肆:“你想说对个丫头没必要生那么大的气?”


“不是的小姐,是那小丫头做事毛手毛脚的,差点烫伤了小姐,小姐可是金枝玉叶......”


“金枝玉叶倒不见得,罢了,你让宝珠将所有的丫头都召集了来,我想见见她们。”


清风苑秋风瑟瑟,本来就落寞的秋季因为慕容嫣的号令而变的格外的寒风刺骨,慕容嫣轻抬眼垂看着这些丫头们,这么久了她还没有立过威呢。


“我想着这些日子还没对你们说过什么,你们看到了,今日里这个小丫头做事如此的毛手毛脚,安的是什么心,你们都看到了,以后做事情再不专心者,又或者擅离职守的人,下场就会像她一样。”众人看着已经被打了几十板子的小丫头,浑身都是几个冷颤。


“你拖下去也打二十大板......”


“大小姐饶命啊,我......”没等对面的丫头说完,慕容嫣已经快速说道:“我最恨乱嚼舌根的人,什么大小姐二小姐,我与婉儿妹妹可是亲姐妹,容不得你们乱嚼舌根。”稀稀落落清风苑的人,有好几个都被拖下去打了板子。


“你,兢兢业业办事情,便赏二十两银子吧。”慕容嫣又指着一个小丫头赏了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众丫头都倒吸一口凉气,她们平时的月例才不过二两银子,可是平白无故一个丫头却白得了二十两银子,有的人眼睛都闪闪发亮。慕容嫣可真是有赏有罚,只是那些该罚的该赏的。


其实提起胭脂都已经有意无意说过哪几个丫头了,这时的丫头才觉得,慕容嫣就是不一样,果真是有些恩威并施的意思,她想着今天之后,怕是真的没有谁再敢小瞧她们这个主子了,听闻主子黑风寨曾经缴过匪,甚至还杀过匪徒,只是小姐今天到底是哪一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