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六十二章计策

第六十二章计策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成铁青着脸,刚才被慕容剑南叱责,仿佛还历历在目。


“大哥,父亲怎么说?”慕容婉儿关切的眼神看着慕容成,对于慕容成她还是非常偏爱的。


“父亲,让我回军中,如今之计,也只能看五皇子的了。”慕容成淡淡的道,这一刻慕容婉儿才觉得,以前她印象中的大哥,似乎总是那呼风唤雨的模样,可是一瞬间仿佛竟像换了个人一样。


“慕容嫣......慕容嫣......”慕容婉儿握住手帕的手,几乎都要将手帕抓出几道血痕来,想那五皇子,生母虽然显贵,可是到底能不能帮的上慕容成这个忙,慕容婉儿心里都有一些拿不准,怕他也真的是有心无力,可这种话,她可不敢当着慕容成的面说。


“可是大哥,五皇子他......”终归慕容婉儿还是妇人,这次她可不想放慕容成离开,她不能少的了慕容成这个帮手。


“放心吧,妹妹,我相信五皇子,他一定有办法的,再说五皇子也需要我军中的势力,唇齿相依这个道理我相信五皇子还是懂的。”


慕容婉儿顿了顿身,目光还是落在慕容成身上,可她依然咬牙切齿的道:“大哥,难不成这次就饶了那慕容嫣......”


“哼,果真是嫡长女,好一张巧言利嘴,看今日这架势,怕是不除了她,恐怕日后你我都没有好日子过了。”慕容成说这话的时候,已经面露凶光,眼神中含着杀机,而这时的慕容婉儿却嗅到了血腥的气味儿。


“哥哥的意思是?”慕容婉儿唇角边有着一丝丝玩味的笑,对于慕容嫣她更多的还是恨,彻头彻底的恨。


“妹妹,你怕她作甚,过些日子老夫人就要去别苑待上一阵子,那时大大小小的家眷都要随行,一路上人多嘴杂,要是慕容府的嫡长女出一些风流韵事或者被那个无形浪子占了便宜去,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时慕容成嘴角边露出狡黠的笑,如何欺辱女人,他是最拿手的,更何况是一个让他容颜扫地的女人,是他最不能容忍的,更何况是他的姐姐,反正在慕容成心目中,从来都没将慕容嫣当成过他的姐姐。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哥哥,你有好计策了么?哥哥,如今父亲也很宠她,哥哥得保证一击必中,最好能要了她的命。”慕容婉儿咬牙切齿的道,她很明白慕容成的意思,自然慕容成是要慕容嫣坏了贞洁,可是她呢,她要的是慕容嫣永远消失,何谓永远消失,那就是要慕容嫣的命。


慕容成一愣,在他内心深处觉得,坏了一个女人的贞洁岂不是取一个女人的性命来的更加的残忍一些,可是却没想到慕容婉儿这般恬静淡然的说了出来,说实话慕容成的额头都有一些出汗了,甚至是浸出来的汗,忽然间他只觉得后背发凉。


慕容嫣回到内室,只是换洗了下衣衫,说实话,弹奏了一曲,果真是有些耗费了心神,但是更加让她耗费心神的,大概就是刘文孝了,仇人见面,果真是分外眼红,她回到内室时,只是安静的坐着,似乎在沉稳的思考,而他这样子思考的时候,真是是宝珠和胭脂有些不知所措。


“小姐,该吃晚饭了。”宝珠察言观色的道,现在的她也变得机灵了一些,这慕容嫣看起来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可是私下里果真都是人潮涌动,仿佛多一分用心少不分用心都会有不同的效果。


“小姐,小姐回内室时,老爷将二少爷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老爷也是斥责二少爷,让他速速回军中去......”胭脂已经飞快的将慕容剑南训斥慕容成的话语说了出来,在胭脂心中,慕容成只能是二少爷,绝对不会是大少爷。


不得不说,慕容剑南那些训斥的话由胭脂复述出来的时候,宝珠是不由自主张大了口,可是慕容嫣只是会心的点点头,想那慕容剑南,素来对慕容成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也怪不得,谁让慕容成可是一个长子呢,至少在慕容剑南心目中是确实如此的,更何况慕容剑南还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主。


慕容嫣点点头,其实有时候她会觉得这个胭脂真的是太适合她了,真是她的好帮手。不过在怎么说,慕容剑南对于慕容成也只不过是训斥罢了,要真的想除了慕容成怕是慕容剑南是万万不会的,除非......这个事慕容嫣还真的得好好的想一想。


“宝珠,母亲吃饭了么?”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慕容嫣更愿意去陪着左氏吃饭,以前在玉仙观的时候,左氏总陪着她吃饭,她们两人也多相依为命,相互依偎,可是回了这慕容府,家大业大,虽然庭院只不过一墙之隔,倒是见左氏的次数少了。


“小姐,夫人的膳食比小姐处可要好的多了。”


“宝珠,收拾一下,我们去陪母亲吃饭。”慕容嫣想着这个时候慕容剑南应该是在军中,其实以往左氏一个人待的时日总是多一些,那自然也是因为慕容剑南忙碌的缘故,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她也正好陪着左氏吃饭。


说干就干,宝珠与胭脂随意端了几道菜便随着慕容嫣出了庭院,还没进到左氏内室,慕容嫣已经轻声唤道:“母亲,孩儿来陪母亲吃饭了,啊......父亲......也在”她这个啊字一说出口,道真是让慕容剑南有些奇怪,甚至是尴尬。


“嫣儿,怎么不叫父亲,快,陪你父亲一起吃饭。”左氏也是一愣,她也没想到慕容嫣会忽然间出现在她面前,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慕容嫣似乎并不愿意与慕容剑南太过亲近,其实明明她是慕容剑南亲生的骨肉啊,无论是脾气秉性甚至是长相简直都像极了慕容剑南,若是个男子,说不定也是慕容剑南的得力干将呢。


“嫣儿,坐吧。”慕容剑南挥了挥手,这大概还是慕容剑南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着面前的慕容嫣,说实话,为何他总觉得这个慕容嫣似乎与他不太亲近,又或者是有一些怕他,甚至是有些让他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慕容嫣落座时,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慕容剑南,或许这也是慕容嫣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注视着慕容剑南,她真真实实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