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五十九章雪花枪

第五十九章雪花枪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刘文孝惨白的如冰一般的面容,只是轻扫过她依然足够摄人心魄的俊美容颜,脸上几乎不带任何的表情,甚至嘴角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抽动,只那么静静的看着她,良久,他的嘴角才噙着一丝丝的笑意:“慕容焉真乃美人也。”


很少有人能在他这般瞩目的目光下,不动声色,刘文孝迷惑,这慕容嫣要么不懂他的情义,要么就是故作清高,要么就是仗着她的嫡长女身份,护国公府的嫡长女,护国公那百万雄师,他是该早早未雨绸缪才是。


虽然他有着高贵的出身,生母又是当今梁王的原配夫人武皇后,可是武皇后并不恩宠他,一想起他的母后武皇后,刘文孝的目光都有些发寒,仿佛武皇后又在他耳边说着:“孝儿,记得丰儿是你的哥哥,有什么事都要帮着你哥哥才是。”这些话他从小到大听的多了,耳朵都快要磨出茧子了,他顿了顿身,理了理思绪。


“百闻不如一见,见面胜似闻名,文孝今日一见慕容府的嫡长女,这才感慨应该早点来拜见,你刚才弹的是《离骚》么?你弹奏的《离骚》......”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面前的慕容嫣已经冷冷的开口,可并不是对他说话:“祖母,刚才弹奏时太耗费心神了,孙女有些不适,且先退下了。”边说慕容嫣已经快速起身,并不等待李氏的回答,反而淡淡的对着刘文孝说道:“殿下勿怪,我先告退了。”


慕容嫣一双霁月般的目光看着他,这样放肆又不留一丝丝情面的拒绝,本来刘文孝是该生气的,可是看着慕容嫣脸上那刚刚因为弹奏而有着丝丝汗渍的脸颊,空气中还能闻到一股沉香味,再加上面前的女子有着精致的容颜,他实在是无法对她发脾气,只能露出微笑:“是文孝唐突了,慕容大小姐请自去吧,但愿得空时可与你畅谈一番《离骚》。”


本来众人都觉得惊愕,错愕,甚至更加多的就是不理解,慕容大小姐为何要这样做?这面前的五皇子可不是别人,他可是当今皇后武皇后的亲生子,武皇后一共育有两子,一子是二皇子刘文丰,二子就是五皇子刘文孝,多少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呢,虽说大梁朝太子已定,但是五皇子与二皇子可是万万不可得罪的。


老夫人淡淡的笑着,对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显得心里有些悸动,但她还是很尊重慕容嫣的做法,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她看的出来,慕容嫣并不过分的仗势欺人,甚至并不过分的利用她高贵的嫡长女身份,或许就像她说的,刚才的弹奏真的太过伤神了,看到刘文孝并未发怒,她也渐渐松了口气。


“大姐,我还未正式拜见你,你为何这就要走了?”慕容成比慕容嫣高出半个头来,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他这次回来可不单单是因为军中粮草的事,还因为家里最近发生的慕容萍之事,还有慕容婉儿声泪俱下给他写的信。


家里回来了嫡长女,还是一个浑身带刺的嫡长女,他如何在军中能待的下去,所以草草应付了押粮官,这就回到家里,他还真想看看,这慕容嫣到底是何方妖孽,到底做不做的这嫡长女之位?居然敢当面拒绝五皇子,连婉儿都不敢,哼......如此不识好歹的慕容嫣。


还好他刚才观察过五皇子的脸色,看到他并未发怒,这个慕容嫣配当什么嫡长女,连个乡下丫头都不如,趋避厉害、韬光养晦难道连这些都不懂么?反正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撼动慕容婉儿的地位,因为慕容婉儿和他一样,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同样高贵的血,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慕容婉儿。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哦,你就是二弟,二弟在边关想来一定辛苦,操办粮草的事备的如何了?”慕容嫣和煦的目光看着慕容成,本来刚刚迈开的步子,反而停了下来。她得了消息,慕容成这次可是操办粮草的官职人员。


这私自回府怕是史官都要记上一笔,只是慕容剑南身为护国大将军,谁又敢编排他儿子的不是,看来这慕容成为非作歹的时候,借的一定是慕容剑南的势,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他借不借的到呢?


慕容成一愣,心里有一丝丝的忐忑,好厉害的丫头,好歹毒的心思,接着慕容嫣便听见慕容成说道:“大姐不必操心,保家卫国是男儿该做的事情,至于这操办粮草之事,自有押粮官操办,再说我已向军中说明,毕竟驻守边关日久,也该回府看看。”


慕容嫣自然知道他这话不光是说给她听的,其实更多是说给刘文孝听的,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两军交战,粮草先行,这慕容成不好好督办粮草,还有心情回家探亲?


“二弟这话错了,祖母早些时候就挂帅封印,一杆雪花枪使得是出神入化,于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都不是难事,再说了祖母陪着祖父可是经常征战沙场的,你又如何能说这保家卫国是你们男儿该做的事情呢,你这样要置祖母于何地?置我慕容府女眷于何地,难不成我慕容府的女眷都使不得枪,耍不得棍,更上不了战场?”


“大姐......”这时率先开口的却是慕容婉儿,她真觉得这慕容嫣说起话来软绵绵的,却似杀人的尖刀一般,她分明都能注意到刚才李氏那阴暗不定的脸色,二哥真是太笨了,他怎么不想想,祖母是重视女德,也提倡女子三从四德,但祖母却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慕容成只恨不得心里咒骂,好厉害的一张嘴,现在的他都有些百口莫辩,急忙跪到李氏面前:“祖母勿怪,孙儿不是这个意思,祖母是巾帼不让须眉,但并不是这大梁所有女子都巾帼不让须眉,特别是一些容貌艳丽的,分明就是上不了席面的......”


“住口......”李氏这话说出来声音不大,可是毕竟老夫人震怒是少有的事,她这话一说出口,众人都呆立住了,慕容嫣哪里听不出来,李氏那嫉恶如仇的性子,还有慕容成说什么容貌艳丽,岂不是说李氏此时的容貌不艳丽?这样李氏不震怒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