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五十七章琴艺

第五十七章琴艺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祖母,既然大姐和三姐都带了琴来,不如借祖母的光,听听大姐和三姐的琴艺如何?”慕容锦这一声,将众人的思绪都拉了过来,本来就是在讨论到底哪个小姐可以配的上大梁第一美女的称号,众人心里跟明镜似的,凭身份自然是慕容嫣了。


可是这次的甄选似乎有些严格,有皇子坐镇,所以一向对此事不甚在意的慕容剑南也听从谋士的建议,才有了老夫人选拔,其实以他慕容府的门第,还真的可以选两个小姐进入甄选,可是毕竟慕容府可不是一个小姐,那自然是要选最好的,并不仅仅要最漂亮,琴棋书画自然要精通一些才好。


慕容嫣还未开口,一旁的慕容婉儿已经快速起身开口:“既然是这样,长幼有序,不如就让大姐先弹奏一曲吧。”


其实慕容婉儿存了心思,先演奏的人自然是要吃亏的,众人听见慕容婉儿这般说,心里都为之一震,可毕竟对慕容嫣了解不深,左氏严守规矩,现在看着慕容嫣眼神复杂,慕容嫣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在道观中她又哪里请师傅教过她琴技了,这岂不是要丢人么?这个嫣儿啊,怎么这么不让她省心呢?


她要真要这大梁第一美女之位,就凭慕容嫣的身份,堂堂护国公府的嫡长女,外祖父又是当朝宰相,让慕容剑南和左裴之去活动活动,还不是手到擒来,信手拈来,想起左裴之,这么久,她还没有回过宰相府,心里都一阵伤感,可是看着慕容嫣只有干着急的份儿,比起她刚才气定神闲的喝茶,如今怎么都是喝不下去了,喝之如喝蜡一般。


慕容嫣淡淡开口,对着左氏婉儿一笑:“好,既然三妹这般说,那我就先献丑了,宝珠......”宝珠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真实感,小姐会弹琴她可真的是不知道啊,可是依然鬼使神差的将小姐的七弦琴摆好,心里仍然十分的忐忑。


刚才翠玉苑里一副热闹祥和的景象,此时安静的出奇,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静静等待着慕容嫣弹奏,李氏虽然喜武,可是对于琴棋书画都精通的女子,且同时又懂些武艺的,她自然是要高看几分的,但是不知道慕容嫣够不够格。


慕容嫣伸手亲抚琴弦,鼻尖靠近琴腹内,闻到一股淡淡的沉香味,深深看了胭脂一眼,这个胭脂果真是高深莫测,一看这七弦琴就是好琴,她先调了下琴,试了下音色,好的古琴要具备九德:“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


但胭脂选的这把琴,静、透、圆、润、清、匀都有,真是一把好琴。她微微眯眼,这七弦琴表面上有着参差不齐的梅花断,年代久远,是真的古琴无疑。众人有些迷惑,甚至不知慕容嫣到底在做些什么?


“胭脂,琴是好琴。”她满意的对着胭脂点了点头,胭脂的脸色平静如波,可靠她最近的宝珠自然看到她脸上表情的抽动,心里有着些许叹息:“要是小姐这样夸奖她该有多好啊。”她又哪里知道,在慕容嫣心里她的地位是谁都无可替代的。


众人都等得有些心焦,李氏也有些着急,慕容嫣似乎只是淡淡的伸手抚摸琴,丝毫不见弹奏,慕容嫣只是一时感慨,高山流水觅知音,琴如其人,胭脂真可以称之为她的知音啊。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抚摸琴的时候她的目光有些动容,大概意识到她的失态,于是她低叹了一声:“琴者,情也;琴者,禁也。”便开始弹奏。


本来刚才还有些踌躇不安、躁动不安的众人忽然间听见慕容嫣的弹奏声,刚开始时有些靡靡之音,听得并不真切,忽然间语调又忽快忽慢,像一双温柔的大手抚摸受伤的心灵,有时又感觉身心好像就要随着琴音而动,一颗心房砰砰砰乱跳,又似琴音渐行渐远,像个偏偏而去的美人一般。


慕容嫣一直沉稳的弹着,众人此时早都忘记弹琴的她,而已经陷入一种忘我的境界,弹奏这首《离骚》的时候,慕容嫣不由的想起屈原的一生,忍辱负重、衷心为国,是个铮铮好儿郎,可惜还是投入了汨罗江,不过英雄又怎么是能够被人遗忘的呢?


就像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她目光清澈,谈到动情处,不仅额间汗滴滚滚而落,宝珠心疼她要拿出锦帕来给她擦汗,却被胭脂紧紧的抓住衣袖,胭脂摇了摇头,宝珠有些恍然大悟,她虽不懂音律,可还是深深陷入曲中不能自拔,但是她毕竟关心慕容嫣心切,这时才发觉她的失态。


慕容嫣现在越弹越快,此时坐在她对面的慕容婉儿已经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慕容嫣,慕容嫣的指法看似杂乱无章,却又带着些规律,特别是曲调,看似格外的悲凉,却透着一股子坚韧劲儿,婉转缠绵,低声絮语。


就连她都有些情不自禁,站立起身,琴音在最高处却倏地又转音了过去,迅速又回到原调,似清泉、似烈酒、似蒙古人惯常喝的马**,“食之如饴,回味无穷。”琴音清脆又低沉,转音处似百花争艳、百鸟齐鸣,又似乎带着些杀伐之声,又似千军万马携着惊涛骇浪滚滚而来,所行之处众人回避,又似暴雨般急促,声声不歇,似有似无。


宝珠看着慕容婉儿慢慢靠近,用惊恐的眼睛看着她,可也不敢呼喊出声音,可是这三小姐莫不是要打扰小姐抚琴不成?慕容婉儿漠然的想起,白居易形容琵琶的话语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而慕容嫣弹奏的七弦琴,不是琵琶,却胜似琵琶,甚至比琵琶还要惊艳了几分。不得不说,她在心底已经认定,慕容嫣一定有着高深的造诣,至少在七弦琴上,虽然她是不服输的性子,可是这七弦琴上的造诣她却是输了慕容嫣一筹。


这时的慕容嫣继续弹奏,调子丝毫没有乱一分,琴可以养人的心性,特别是七弦琴,越弹越能体会到屈原当时忧国忧民的心情,可是同时又无可奈何,只是她不要像屈原一样,以死明志,她这一生她的命她做主,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刘文孝、慕容婉儿、甄氏她一个人都不会放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