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四十七章苦肉计

第四十七章苦肉计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那匕首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而现在的慕容萍脸上泪滴几乎滚滚而落,慕容婉儿倒吸一口凉气,真没想到慕容萍来真的,为了嫁祸慕容嫣,这苦肉计用的可真是厉害啊。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请太医。”这时慕容剑南已经快速的发话了,虽然他在战场上什么没见过,说实话现在看见慕容萍腹部的匕首,心里也是一紧,这到底是怎么的一回事,难道慕容嫣真的做了......?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些小女儿家打打闹闹就算了,怎么会动刀子呢?


这时众人几乎已经乱作一团,四处奔走,只恨不得碰上一个太医就将他拉来,慕容萍大概知道慕容剑南的担心,于是她仍然看着慕容嫣恨恨的道:“大姐,我不过不忿说了你几句罢了,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对我动刀子,我如今腹中的伤口难道不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害的,那你的匕首怎么会在我手中?还有,你连黑风寨那二寨主都敢一刀斩杀,还有什么不敢的,我还听说黑风寨是大姐你带兵亲自灭的,如今大姐想杀我,恐怕也是害怕我揭穿大姐你的真面目吧。”


慕容剑南吃了一惊,可是内心里却一阵狂喜,他早就怀疑凭周明的谋略万万想不到那般好的计策,可是听慕容萍的意思,难不成那带兵亲自平了黑风寨的真是他的女儿慕容嫣,如此岂不是太好了,是真的太好了。


可是他想起如果让外边的人知道,他慕容剑南的嫡长女像一个刺客一般,手起刀落将黑风寨二寨主都可以斩杀,虽说现在民风开化,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怕是还会对她有一丝丝的害怕甚至是厌恶。


慕容嫣无所畏惧,那些黑风寨的匪徒、二寨主确实是她杀的不假,可是看来这个慕容萍从一开始就盯上她了,要不然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小道消息呢,那夜人多嘴杂,再说了,尘世里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怪不得那些士兵,更怪不得周明。


可是她仍然看着慕容萍狐疑的道:“萍妹妹,你可真会说笑,简直像外边的说书先生一样,你说的那么好,当个说书先生也不为过。父亲,我刚回府,也不知道到底因为何事得罪了萍妹妹,要这般的陷害我,不过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刚才肯定有人看到了对不对,父亲何不问一下众人呢,到时什么不都清楚了?”


这一下子却恰恰中了慕容萍下怀,这府里的丫头、小厮们虽说知道慕容府里要变天了,可终归这天还是没变呢,想这慕容嫣形单影只的,居然还敢与日月争辉,简直自不量力。


“你们刚才到底有谁看见是怎么一回事了?”慕容剑南如鹰一般的眼睛扫视着众人,这件事还真是荒唐。


慕容锦心里一愣,听慕容嫣的意思,难不成是要她供认慕容萍么?她素来为人圆滑、为人又阿谀奉承,但是终归要审时度势,如今看似是慕容萍与慕容嫣的较量,其实暗地里又何尝不是慕容嫣与慕容婉儿的较量,她和慕容萍只不过都是一枚棋子罢了,只是她要做那可以自由移动的棋子,不会任谁摆布,而她自然注意到慕容萍频频向她投来的目光,此时宜静不宜动。


“回老爷,奴婢刚才在打扫花园子,只听见大小姐与五小姐争执,好像大小姐说要杀了五小姐......”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是,老爷,小的没太看清楚,只是好像大小姐推了五小姐一把,五小姐就倒在了地上,一起身,这腹部......”


急匆匆赶来的太医对着慕容剑南行了礼之后,就快速的给慕容萍包扎,本来医治慕容萍自然是要到她闺房去的,可是慕容萍怎么会错过慕容剑南处罚慕容嫣的机会呢,毕竟她费尽心机演了那么久,连刀子都用上了,难不成还不能幸灾乐祸一下么?


慕容剑南有一丝丝的踌躇,素来排兵布阵他是把好手,可是处理起家务事来,可真是让他头疼,特别是对慕容嫣,他内心里是有愧疚的,这么些年了,这个孩子头一次见到爹,既陌生又兴奋,可是目光却清澈如霁月,神情坚定,只是这件事情传出去,岂不是让众人都笑掉了大牙?


“嫣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慕容剑南低叹了一声,无形中是认定了这件事,就是他这个刚刚见面的女儿,有着一颗冰冷残忍的心,要不然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会对她的妹妹动手呢?


“父亲,您这就认定了么?”慕容嫣抬头凝视着慕容剑南,他和前世里一样,素来只爱处理军中的事,不爱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要不是他的纵容与默许,慕容婉儿、慕容萍又怎么可能爬到她的头上,一点点小阴谋、小计策就已经让他阵脚大乱了,真不知道慕容剑南到底是如何做的大将军,确实是个帅才,可是作为一家之主,实在是不够格。


“如果你不能证明,那么为父只好......”


“父亲是要送我见官么?将我交给官差?”慕容嫣依然凝视着慕容剑南,仿佛现在只有她们两个人一般,慕容剑南有些犹豫,他原本只不过是想将慕容嫣软禁几天罢了,这等小事他会处理好的,再说了有左氏在,他怎么允许任何人伤害慕容嫣呢?


这个傻孩子,她到底明不明白,只要左氏活着一天,他就不会允许这慕容府的任何人伤害她。可是看着慕容嫣那样冰冷如波的目光,无形中好像给了他压迫,他不喜欢这样的眼睛。


不喜欢这样的凝视,明明心里不是这般想的,可是一开口却变得格外的冰冷:“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你没有证人可以洗刷你的冤屈,为父只能尊国法,送你见官。”


“慕容剑南,你敢,我看你是疯了不成,你敢动嫣儿一下手指头试试?”从远处一路狂奔过来的左氏听见慕容剑南这般说,心里就如插入了数万钢针一般的疼,这一两天慕容剑南已经不再写情书了。


况且她到现在都不知道,慕容府里张灯结彩搞了那么多花样就是为了她和慕容嫣回来,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慕容剑南授意的,可是她和慕容嫣回府的那一日,竟然慕容剑南没有出现,他到底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