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四十五章计策

第四十五章计策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嫣随意的一瞥其实早早的就注意到了慕容剑南,她怎么会注意不到他呢,即使注意不到,也认得他的声音,这声音她曾经是多么的熟悉啊,说实话有时她为了左氏不值,毕竟是慕容剑南负了左氏,要不然她当年也不会那般的惨。


可是再见慕容剑南的面,她心里十分的动容,毕竟对于慕容剑南,她曾经体会过的父爱,其实说实话,慕容剑南也没有对她多不好,只是换言之,如果有一天撼动了他的兵权,她相信或许现在的她也会和慕容剑南一般的选择,毕竟她身上流着的是慕容剑南的血。


慕容剑南四十出头,常年在外行军,黝黑的皮肤反而增加了他那份阳刚之气,行军打仗的人总让人感觉到无比的威严,更何况慕容剑南俊俏而又冷峻的脸庞,再加上一双深邃的大眼睛,时不时微微皱着的眉头,宽厚的嘴唇总带着些凉薄,显得并不过分的亲近。


这时的慕容剑南哪里会注意不到面前的慕容嫣,可是她似乎没有看向他,他心里有些凄然,这孩子大概是不认识他吧,也怪他,刚刚回府还没有谁给她正式的介绍过,可是面前这......到底是什么样子?


陪着他一起赶来的慕容婉儿与甄氏看着眼前的景象,早就不知该喜还是该怒,要不是慕容婉儿与甄氏给慕容剑南吹了吹风,怕是他真的不会来的那么早,如今慕容婉儿的手指都泛着月牙白,这个慕容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手上端着的貂皮锦袍,真恨不得扔在地上狠狠的踩,本来一来以为可以看到一个狼狈的犹如丧家之犬的慕容嫣,如今看到的却是慕容萍难堪的趴在地上,那副样子真是连一点大小姐的样子都没有,慕容婉儿心里很清楚,虽然慕容剑南重武轻文,可是家里小姐们的礼仪与教养还是要有的。


那几个丫头听了慕容嫣的吩咐大踏步上前,去没想到又传来数声大大的惊呼:“哎呦......”众人心里都着实的诧异,这今日到底是谁负责打扫庭院啊,这青石板的灯油是不是淋的太多了,这可是一下子撂倒了好几个丫头了,关键是有的丫头倒下时右腿正好压在了慕容萍的右小腿上,她杀猪似的哀嚎着,可有慕容剑南在身后,便迅速紧紧闭了嘴,对慕容剑南她浑身都在发抖。


慕容剑南摇了摇头,已经大踏步上前,看着慕容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哪里是府里的五小姐,分明就像是街市上卖胸口大力丸的,又或者是卖杂耍的,难不成他府里是街市么?看看她到底成什么样子?


只见他右手一提,就像提一件物件一般将慕容萍提了起来,那些丫头们倒不需要他费心,都各自从青石板上滚了下来,不滚也没有办法,那灯油淋过的青石板实在是太滑了,真是滑不溜手,摔倒在青石板上就像是个泥鳅一般。


“老爷恕罪、老爷恕罪......”


慕容剑南冷哼了一声,他跟下人没时间计较这些,再说了,这可是老夫人的后花园,出了什么事自有老夫人料理,他刚才动手的功夫自然没有忽略慕容锦在慕容嫣旁边低声说道:“嫣姐姐,这是父亲,快,你快拜见父亲大人,你身边啊,也该带个熟悉家里事情的妈妈,要不然你看,连父亲你都不认识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慕容嫣心里冷冷一笑,她怎么可能不认识慕容剑南呢?


慕容萍被慕容剑南提起的时候,身上、腿上都是油,大概是时间长了,而她刚才又挣扎着起身,如今全身上下几乎都没有一处地方不是油的,活脱脱一个叫花子,那蓬乱无章的发,再看到面前众人那怪异的目光,就像现在的她是一个怪物似的,特别是慕容剑南,眼神冰冷又透着深深的厌恶。


“嫣姐姐,我知道你给老夫人端粥时,肯定不是故意的,你功夫那么好,想来肯定是不小心才滑了手,须知马有失蹄、人有失手,五妹妹只是气不过,跑过来要与你理会几句,没想到你竟然将她推到了青石板上,嫣姐姐,你就算是贪玩也做的太过分了。”


看着窘迫如丧家之犬的慕容萍,慕容婉儿已经率先喊道,这个时候就是抢占先机的时刻,她知道慕容剑南最恨欺软怕硬的主,再说了,慕容剑南对于长女要求可是非常严格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般深刻了,于是她已经快速的给慕容萍挤了挤眼睛,现在可都得靠慕容萍那张嘴了。


慕容萍会了意,“哐当”一下跪下身来,双目红肿的看着慕容剑南道:“大伯父,我......我只是看不惯嫣儿姐姐欺负婉儿姐姐罢了,一时气愤不过,跑来跟嫣儿姐姐理论,没想到嫣儿姐姐蛮不讲理,还将我打落在青石上,大伯父,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当下添油加醋的又将慕容嫣如何将马蹄碗差点儿摔碎,又将桂圆莲子粥泼在慕容婉儿身上的事给说了出来,只恨不得让慕容剑南看看婉儿姐姐身上的伤,慕容婉儿虽然有些气愤慕容萍,可是如果能够让慕容剑南对慕容嫣不喜,那也不失为一个好计策。


“五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慕容锦眼神复杂的看了慕容萍与慕容婉儿一眼,都说风水轮流转,可是究竟有没有轮流转,又转到了谁那里?虽然老夫人亲口承认了慕容嫣的身份,昭告了她的主权。


可是慕容剑南呢,她印象中这个大伯,可是将慕容婉儿视作掌上明珠的,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摔了,审时度势是她平时最爱做的事情,心里却有一丝丝的发凉,发冷,看着众人都垂下头来,这慕容府里到底有没有变天呢?难不成她这次押错了宝?可是慕容剑南的心思,谁又知道呢?于是她迅速住了口,想冷眼旁观。


“嫣儿,是这样的吗?”


慕容剑南话语声不高不低,不快不慢,可是那种疏离寡淡众人却听的明白,毕竟以前慕容剑南对慕容婉儿可不会这般说话,老爷可是只对慕容婉儿说话轻声细语一些,难不成以老爷的意思,这慕容府仍然要以慕容婉儿小姐为尊,为嫡长女?众人都不得不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