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四十章忠诚

第四十章忠诚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哪知慕容萍理也不理慕容锦,只是面带羞愧的对着慕容嫣福了福,就快步走开了去,分明还未注意到慕容锦眼神中的愤怒,慕容锦有些讪讪,对着慕容嫣道:“大姐,想是母亲找我们确实有事,您别介意,大姐,我也先去了,得空我一定去清风苑看您。”慕容锦恭敬的模样真的像一个忠诚的士兵一样。


“没事,六妹,你快去吧,想来二婶找你们一定有重要的事,以后得空常来。”


“大姐,你真好,比那慕容......”慕容嫣看着慕容锦嗫嚅的道,她哪里又看不出来,大概慕容锦要说的就是她要比慕容婉儿好的多了,如果现在慕容婉儿仍是嫡长女之尊,怕是慕容锦都会跪在慕容婉儿的脚下,反正她也不是没跪过。


如今一朝天子一朝臣,这慕容锦见风使舵的功夫可真是厉害啊。慕容嫣不冷不淡的跟慕容锦客套了几句,其实她也不必过分的客气,毕竟她有嫡长女的身份,过分客气显得太不自然了,她才不会那么傻呢,慕容府的嫡长女还是高贵、清冷一些的好,这样才显出她的身份来。


慕容锦几乎一个健步跟上面前的慕容萍,几乎愤怒的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让你叫一声慕容嫣大姐就那么的难么?什么母亲有事,你心里不开心,用的着拿母亲当什么幌子,你这样让大姐怎么想,好容易安排的一场相遇,都让你给搅黄了。”


慕容锦几乎都有一些暴怒,她猛的就扬起手,只恨不得一巴掌就将这个慕容萍打醒,身世浮萍,浮萍啊浮萍,她才不愿意跟这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硬嗑下去呢。


慕容萍似乎见惯了这一切,看着慕容锦伸出的手,无所畏惧,甚至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时的慕容萍也很愤怒,可是气焰却没有慕容锦那般嚣张,反而以唇相击:“你要认她做大姐你便去认吧,反正我心里只有婉儿姐姐,凭什么一个外来的女子回来就占着嫡长女之位,她的母亲又占主母之位,这么些年了,凭什么,凭什么?”


慕容萍咆哮着都带上了低吼,在她心里并不是慕容婉儿抢了慕容嫣的嫡长女之位,也并不是甄氏抢了左氏的主母之位,明明就是甄氏和慕容嫣抢了原本属于慕容婉儿和甄氏的一切,现在趾高气扬的人就是慕容嫣与左氏,说实话,她不喜慕容嫣,连带着左氏都有些不喜,尽管左氏是真正意义上慕容府的主母,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她也只敢在慕容锦面前说,也只有慕容锦心里和她起的是同样的想法。


“五姐,这些话今日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对其他人别再说了,你知道这些话若让丫头们听了去,别说大姐......就是老夫人怕是都容不得你。”


慕容锦原本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慕容萍,现在听着慕容萍说话,她的后背都有一些发冷,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若真让老夫人听了去,怕是连她都会受到牵连。毕竟老夫人可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慕容婉儿是府里的嫡长女。


要不然每日里清风苑都有专门的丫头来打扫,那清风苑是为谁留的,若说是慕容剑南的主意,其实幕后真正在意嫡长女之尊的,还是老夫人啊,而老夫人那般的性子,要听了这般的话,慕容锦摇了摇头,看来她得重新审视和慕容萍的关系了,泥腿子就是泥腿子,这衷心侍主的毛病,还真是那下贱胚子能干出来的勾当。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其实她与慕容萍并非亲姐妹,慕容萍那下贱丫头生下来的种,怎么配做她的姐姐,原来柳氏早年无出,正好二老爷慕容剑风醉酒后强要了一个丫头,不久之后那丫头就生下了一个婴孩,柳氏就将那婴孩带在身边,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那时二老爷慕容剑风正和柳氏在江南游历,过了好几年才回的慕容府,所以慕容府真正知道慕容锦与慕容萍不是亲姐妹的人几乎就只有柳氏和慕容剑风。


不得不说刚开始柳氏对慕容萍还是极好的,大概是她真的无所出的原因,可是后来上天垂怜,终于让她得偿所愿的生下了慕容锦,渐渐对慕容萍早就不放在心上,名义上慕容萍是慕容锦的姐姐,可实际上慕容萍在慕容锦眼里连个丫头都不如,在长幼尊卑的慕容府,如果慕容萍真实身份是个丫头所生的,怕是连学堂都进不了了。再说名字,慕容锦、慕容萍,太容易看出来哪个尊贵了?


现在的慕容萍早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无论平日里慕容锦怎么欺负她,她都闷着不吭气,只是对于慕容婉儿,她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慕容婉儿,因为曾经她痛苦无助,被柳氏谩骂殴打,被慕容锦欺负的时候,给了她慰藉与关怀的就是慕容婉儿,所以在这慕容府她最爱的还是慕容婉儿,所以她怎么会容忍从道观中归来的慕容嫣夺了慕容婉儿的一切呢?


慕容锦大口的喘气,她们家早就和慕容萍达成了协议,只要慕容萍不说,在外人面前她就永远是高贵的五小姐,要不然她就会是下贱丫头所生的孩子,孰轻孰重她相信慕容萍分的清的,还真没想到这慕容萍还真是个硬骨头。


难不成她也想留取丹心照汗青?只是照的是谁,慕容婉儿么?怕是慕容婉儿才不会认为她那颗心是丹心呢,慕容锦理了理她的心绪,总之她跟慕容萍可不是一丘之貉,如今慕容嫣、嫡长女才是她要巴结的对象。


慕容嫣看着慕容锦与慕容萍离去,前世里她们曾多次合谋欺负她、打压她,看来慕容锦是一只笑面虎,露出锋利的牙齿,面带微笑却又不得不防,那慕容萍呢?看她那副样子,难不成这一进府,她就得罪了慕容萍。


要不然二夫人的长女干嘛对她这个嫡长女如此呢,甚至有些过分的不喜,前世里这两个女子不好对付,看来现在她们仍然不好对付。慕容嫣想着,本来就是一场恶仗,前有慕容婉儿、甄氏,后又有慕容萍、慕容锦,或者这慕容府,背后的力量,有多少只眼睛盯着看着,这些都是她不得不考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