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三十六章紫娟

第三十六章紫娟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从周明进来,众人的目光都紧紧的跟着他,这个四十不到的中年男子怕是来的匆忙,连胡子都没来的及剃,那一把浅浅的胡子掩盖不了除去黑风寨的辛酸,听着周明绘声绘色的讲,众人有迷惑,有稀奇,就像是听茶楼里的先生说书似的。


带兵打仗还有这样的,难不成垒筑的锅灶都成了攻破黑风寨的关键,难不成匪徒那般的好对付。慕容嫣一看到周明进来,便安稳的坐在旁边,无论何时,都无法掩盖她的雍容华贵,她坐在那里虽然不说话,可是那副美艳动人的样子,没有谁是看不到的,众人越发觉得慕容嫣更有几分艳丽之色了。


周明几乎凭借着他的记忆,将慕容嫣的计策,小到如何吩咐那些步兵出去巡山,甚至为了让那些步兵出去而胡编乱造的借口,再到那颗大柳树下写上黑风寨土匪的名字,那被激怒的大寨主,那万箭齐发的弓箭。


损失大半的黑风寨匪徒,还有那烧了十天十夜的大火,甚至说到动情处,周明都有些哭出声来,似他这样的男子,毕竟是做了父亲的人,看着那些被困在黑风寨的女子,都止不住潸然落泪,那些女子可都是良家妇女,又有几个愿意做那黑风寨的山寨夫人呢。


真是听着伤心,闻者落泪,慕容嫣安静的听着,这屋子里大概不会伤心落泪的就只有那甄氏与慕容婉儿了,既然是实施者,成王败寇,又有什么可伤心的,再说了她们会为那些女子伤心么?看她们的表情都知道了,她想甄氏一定恨透了周明。


甄氏听着周明绘声绘色的讲,她还真是有些小看这个周明了,没想到护国公手下果真是强将无弱兵啊,可是她实在是很难相信左氏和慕容嫣没有被匪徒劫上山去,难道他们的运气真的那般的好。


老太太听的也是两眼发光,可是她眼神有过一丝丝的复杂,这除贼的计策真的是周明想出来的么?她阅人无数,这个周明是个将才,却不是个帅才,更不是个谋臣,她还真的有点不太相信这样的计谋会是周明想的出的。


她目光渐渐从左氏身上微移动,停留在慕容嫣身上,慕容嫣一直安静的坐着,仿佛对这里的事一点都不关心,完全不像一个被匪徒劫上山的小姐,这份冷静与气度让李氏都有些动容,这七八岁的孩子行事居然如此的老练,就算是二十几岁的她,也不见得会表现的如此沉稳。


“周明,姐姐和嫣儿真的没有被劫上山么?”


周明还绘声绘色的说着,忽然听见甄氏这般问,敏锐的他已经迅速的开口:“夫人说哪里话,周明此去就是为了保护大夫人与大小姐的,别说是那几千土匪,就算是他千军万马,夫人且放心,周明一定护的大夫人与大小姐安全,她们一直和宝珠丫头安稳的坐在马车里,至于这厮杀的事,交给周明来办就行了,实在是用不着大夫人与大小姐动手,对了,不知夫人是从何处得知大夫人与大小姐被劫上了山,这话从何说起啊?”


“甄氏,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氏阴沉着脸,她或许是真的太过纵容甄氏了,府里出了这样的大事,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是不是看她老了,就不拿她当回事了,她还没死呢,这个甄氏真是太过分了。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紫鹃,你越发的过分了,你说,到底是听了哪个步兵的话,国公爷出去这一趟,你们的脾气是真的见长了啊,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我还没死呢,你们就敢活生生的糊弄我,居然敢污蔑姐姐与嫣儿,好大的狗胆,你还不知罪么?”


甄氏愤怒的拍案而起,说出来的话语格外的狠辣,如蛇般的眼睛看着紫娟,看的紫娟都有些发毛。


慕容嫣冷眼看着,戏台上的演员卖力的演出,只是这华丽的演出何时才能谢幕呢,这个紫娟也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甄氏就是如此,有手段、有魄力,更有一颗狠辣的心肠,她低叹了一声,本来今日也没想除了甄氏,甄氏要是那么好除,那她可真是白日做梦了,她想都不用想,大概都已经猜到了李氏会如何说了。


“来人,将紫娟给我拖出去,这乱嚼舌根的丫头,重重责打一百军棍,我看以后这慕容府还有谁敢乱嚼舌根。”


李氏是真的恨啊,一恨甄氏不将她放在眼里,二恨甄氏故意煽风点火,须知人言可畏,她往日里是可以纵容甄氏的一些臭毛病,可是让慕容府蒙羞的事她是万万饶恕不得的,行刑的事交给了苏妈妈,这次的暴风雨让苏妈妈都谨小慎微,面前的李氏就像一头随时会暴怒的雌狮一般。


她看着这紫娟,可是甄氏的心腹,如今这一百军棍下去,不要了这丫头一条命也算要了她半条命了。紫娟眼里有惊恐,可是她素来又知道甄氏的手段,甄氏刚才的眼神就饱含着威胁,她们这些丫头,低贱的胚子,只不过就是有钱人家的待宰羔羊罢了。


事情处理到这般地步,李氏仍然笑容可掬的看着周明,对周明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流言猛于虎,可这次李氏却感觉没什么好堵悠悠之口的,因为一切都对的上,一切都有好的说辞,关键只要是带兵打仗的人都会知道这是计策。


即使是个文人,也会佩服用兵者的计谋,又有谁会在乎左氏与慕容嫣呢,大概周明所说的这些事,也够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说上几天几夜的了,关键是有意思啊,甄氏忍痛让紫娟当了替罪羊,这一仗她真是败的窝囊。


“苏妈妈,赏。”苏妈妈看着眉开眼笑的老夫人,真有种雨过天晴的感觉,果然是拨云见日啊,而老夫人不仅赏了周明,还赏了那个被茶水烫伤的丫头,前一刻那丫头皮肤被茶水烫的红肿,却不敢离开半步,如今得了赏,那可是十两银子啊,欢欢喜喜的跑了出去。


“谢老夫人赏,只是老爷这次......”周明有些尴尬,却又低声的道:“老夫人,毕竟老爷的骠骑护卫中出了叛徒,那蒙骠骑护卫已经被十六个骠骑护卫就地正法,只是这事老爷还不曾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