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二十章份例

第二十章份例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仿佛都能看到妙净观主对她满意的点点头,四周的女子都投来各色各样的目光,最多的怕是羡慕嫉妒恨了,只是她管不得这些,或许以后她在这玉仙观中一定会地位尊崇。


只是为什么,她想着肯定是慕容大小姐提携之功,只因为她曾帮了慕容大小姐的忙,只是那些又何足挂齿呢?


慕容嫣对她笑了笑,这个仪澄她自然是要谢的,该报的恩她是要报的,可是该报的仇,她是一点也不会落下,做人总得恩怨分明才对。


她这还没走,都看见一些道姑立刻站在仪澄身后,叽叽喳喳的对着仪澄说话,仪澄那涨红的脸,似乎还不太适应这过分的热情,可是慕容嫣看她粉面桃花,受宠若惊,或许以后她会适应的。


毕竟仪澄帮了她,她也算还仪澄一个好前程罢了,她相信她这般做,明眼人一定看的出来,特别是妙净观主,那如人精似的人物,肯定对仪澄刮目相看。


分别陆陆续续持续了好几个时辰,要不是左氏拦着,这观中的居士们来来回回还真舍不得左氏走,其实慕容嫣又哪里不知。


这些人之所以对她们如此,看的还不都是慕容剑南的面子,她也只能陪笑,许多事情慢慢都会适应的,就如她以前最不爱的就是应酬,可是今日却学会了。


周明话不多说,已经眼疾手快的吩咐士兵们牵来了慕容嫣的马还有特意为夫人准备的马车,马车并不过分的张扬。


这也是慕容嫣的意思,一切轻车简行,本来护国公府的马车格外的光彩夺目,至少佩饰装饰品应有尽有,更是有着护国公府的印记。


可是周明听慕容嫣的话,马车虽然从外边看过于的简单,可是车内却别有洞天,里边有大型的帷幔。


用的也是江南的丝绸,富丽堂皇的装饰品格外的光彩夺目,仿佛还带着新鲜木屑的味道。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嫣儿,和母亲一起坐在马车里吧,不要骑马了。”左氏坐在马车里真是感慨万千,从玉仙观离开,重新回到护国公府,她要付出多大的勇气,而这一切,可都是为了现在这个骑马的小女孩。


“不,母亲,孩儿想骑一会儿马,待会儿再陪母亲同乘马车。”左氏还想再说什么,却没想到慕容嫣已经快马扬鞭。


哒哒哒的马蹄传来,左氏只能吩咐周明派些人保护慕容嫣,生怕她有什么闪失。


“大小姐慢点儿”周明大声朝着慕容嫣喊道,可是迅速的让步兵们加快了速度,大小姐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闪失,他可真是承担不起啊。


慕容嫣没有回答,只是快马扬鞭了一会儿,对前途她有着格外的憧憬,玉仙观中的人众也让她格外的感觉,黑压压的一群人,送了她们好久,久久都不肯离去,这种感觉真好。


周明这几天听慕容嫣的安排,第一天先垒筑一百个锅灶,众人吃过饭后便继续赶路,慕容嫣快马扬鞭了一会儿。


就回去陪着左氏聊天解闷,刚才她查看了路途,以她们这些人行军的速度,大概也就需要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黑风寨,黑风寨,一念天堂,一念人间。


前世里在黑风寨里她失去了她的母亲,只是这一次她万万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就更加珍惜和左氏相处的时间。


双手有时都时不时的紧握,其实要说十足的把握,她倒真的没有,毕竟敌暗我明,骠骑护卫中又有奸细,到底该如何做呢?


左氏爱怜的拿出桃花糕,笑意盈盈的递给慕容嫣,她能明显的感觉到慕容嫣的紧张,知女莫若母,她有一丝丝的后悔。


这时带着慕容嫣回府是不是太早了,看着慕容嫣微微蹙眉的样子,仿佛比她的心事还多。


“嫣儿,怎么了,有什么事让你心神不宁的?跟母亲说说。”


“母亲,没,孩儿只是觉得好容易要见父亲了,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喜欢我?”


慕容嫣几乎快速的答,手心不由自主的出了汗,她想大概左氏也看出了她的紧张,心里更加的不安。


是啊,她现在是慕容嫣,天真无邪的慕容嫣。不必事事谨小慎微,要不然也会给左氏无形中带来一些压力。


“嫣儿,你可是在怪母亲,一直将你放在道观里,长这么大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父亲?”


左氏有些凄然,要不是当年她那么任性,大概慕容嫣早就享受一个孩子该有的父爱,可是长这么大了,连亲爹居然还素未谋面。


“母亲,怎么会呢,孩儿怎么会怪母亲呢,孩儿只是有些怕,怕父亲会不喜欢我。”


慕容嫣大概太过于成熟,倒显得左氏有些稚嫩,所以便展开她的撒娇手段,对于慕容剑南,慕容嫣的印象并不特别的深。


甚至有些寡淡,只是慕容剑南在她心里,其实也只不过是个心口不一,谄媚的小人罢了,在慕容剑南心中,她还有她的母亲又算的了什么。


一旦有谁危及到他的地位,又有什么是他放不了的呢,只是左氏太过梦幻,始终都没有看清楚慕容剑南这个枕边人罢了。


不过既然左氏是梦幻的,她宁可左氏这一生,都沉浸在她小儿女的世界中,永远都不要醒来。


“傻孩子,你是剑南的嫡长女,他的掌上明珠,他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左氏爱怜的拥慕容嫣入怀,这个傻孩子,怎么会这样胡思乱想呢,慕容嫣被左氏抱着,也不再多说什么,其实护国公府谁人最无情。


大概就是那赫赫有名的护国公罢,只是这些左氏都无需知道了,要不然前世里护国公为何要逼她嫁给刘文孝呢,明知刘文孝是那样的人,算了,今生的事她说了算。


第二日的时候,周明已经听慕容嫣的吩咐垒筑八十个锅灶,行军的厨子虽然有些狐疑,可是周管家给的粮草却格外的充足。


倒也没有揭不开锅,不过慕容嫣派周管家送来的人参却让厨子笑的合不拢嘴,本来垒筑的锅灶多与少,他每日里做的饭食是一定的。


“周管家,不敢当,不敢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拿着吧,大小姐念你辛苦,拿着这些人参好好给你娘养养身子,大小姐说了,这些日子你辛苦些,份例给你涨五两银子?”


厨子眉开眼笑都念着大小姐的好,至于这垒筑锅灶多不多少不少的,他才不那么上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