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十九章提携

第十九章提携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周明安顿好宝儿,和慕容嫣一起回到玉仙观时,已是深夜,左氏一直惴惴不安的担心慕容嫣,好容易看到她回来,一颗悬着的心才安静了下来,眼神中都含着无限的爱怜。


“母亲,孩儿在这观中已住了这么些年,想想也该回府见见父亲了。”


这是要启程了?左氏有些迷惑,她害怕的就是慕容嫣忽然又像那日一般,慕名奇妙的摔倒,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要是这回府路上慕容嫣再有什么闪失,这可真是要了她的老命啊,可是不回又不像样子,她明显的注意到,慕容嫣说这话的时候,周明两眼都放着金光。


但左氏还是格外的担心慕容嫣,踌躇再三之后温柔的道:“嫣儿,你的身体?这回府路上一定格外辛苦,跋山涉水的,母亲实在是怕你过分的操劳,要不再歇几天,再启程也不晚。”


周明一愣,刚才悬着的心又沉了下来,他明显可以注意到刚才夫人看向他的目光,这才一天的时光,大小姐就提起了回府。


想想夫人心中不疑惑才怪,而且夫人刚才旁敲侧击的问大小姐今日做了何事,都被大小姐插科打诨敷衍了过去。


说实话周明从来都不敢小瞧夫人,能让护国公看上的人,哪里又会是个绣花枕头,或者是草包呢,就算是个花瓶,关键时刻说不定都可以成为一道利刃呢,所以谁要是小看了夫人,可真是看走了眼。


“大小姐,不如就听夫人的吧,大小姐身子养好了,路途上夫人也更加安心不是?”


“母亲,明日便启程回府吧,过几天有雨,明日走还是黄道吉日呢,要是让马车在雨中赶路,那些马儿可受不了呢。”


左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脱口而出打趣道:“你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夜观天象了?还过几天有雨,你啊,就怕伤着了你的马,好吧,随你吧,周明,明日就启程回府吧。” 一秒记住小说网址m.geilwx.com


周明内心深处十分的迷惑,听大小姐说话云淡风轻的,可是大小姐又怎么会知道过几天有雨呢,他一愣,身子站的格外的笔挺,却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夫人说了些什么。


“周明,明日启程回府。”左氏有些狐疑,便提高了声音,其实内心还是欢喜的,毕竟慕容剑南可是写信催了好多天了。


一封一封信寄托他的相思之苦,真是肉麻,都这般的年纪了,其实左氏的心又何曾不飞回到慕容府呢,飞到慕容剑南身边,只是有碍于慕容嫣,所以才放缓了行程,其实她是真的归心似箭啊。


“夫人勿怪,是是是,我今晚就去安排,只是小姐......”周明不知道该不该问,他真的很想知道过几天有雨小姐是怎么知道的?


“母亲,久旱必有雨啊,旱了这么多天,也该下几场雨了,就可惜马儿了,雨天还要赶路。”


慕容嫣撅起小嘴,略带抱怨的对左氏说道,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话语,可是周明听的出来,这分明就是大小姐搪塞的话语。


只是真的是这样么?久旱必有雨?他越来越发现小姐有些高深莫测了,可是小姐毕竟还是个孩子呢。


不过此时的周明心情舒畅,本来他来到玉仙观的目的就是为了接夫人与大小姐回府,恰巧又碰上慕容嫣忽然之间摔倒。


耽搁了几日,看着左氏对慕容嫣呵护备至的样子,他真的以为要耽搁不少时日呢,可没想到,前一刻连左氏都没那么快下决定的事情,三言两语就被慕容嫣解决了,看来大小姐果真有她与众不同的手段。


说干就干,周明出了翠玉阁,已经开始吩咐随行的骠骑护卫,以及带着的三百步兵,忽然之间明日就要启程。


倒是有些临阵磨枪之意,不过那些兵素来训练有素,倒也没费多少时日已经集合完毕。


今夜月光如洗,慕容嫣却久久辗转反侧,左氏又何尝不是如此,毕竟她和慕容嫣在玉仙观里住了那么久。


岂是说离开就可以轻易般离开的,或许是因为明日启程的兴奋,或许是离别的伤感,母女两人几乎一夜未睡,畅聊整晚。


慕容嫣早就做了决定,虽然说敌动我动,敌不动我自岿然不动,可是这十八名骠骑护卫总有一个是叛徒。


现在她最恨的就是叛徒,只是她观察了好几日,要在这玉仙观中找出那叛徒来,恐怕不太容易,索性还是赶路要紧,她抬头看一眼前方,黑风寨,一个令她无法忘记的地方。


左氏与慕容嫣几乎一夜无眠,起了一个大早,也不愿在玉仙观中多加停留,妙净道姑带领着数众弟子们都来看望慕容嫣与左氏。


毕竟这么些年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慕容嫣最不爱的就是这样感伤的画面,连左氏哭的眼睛都有一些水肿。


“左居士,要是前路艰难,还请回到观中来,这玉仙观的大门永远都为你和大小姐敞开着。”


妙净观主几乎悲切的道,这么些年,对这左氏与慕容嫣一直视为上宾,又刻意保持距离,既不过分亲密,又不过分寡淡,如今左氏与慕容嫣要走,却也这般的伤感。


“妙净观主,你和众人都请回吧,这么些年叨扰了,你放心,我会让剑南年年都送来供奉的。”


左氏虽然轻飘飘的话语,却让妙净心里猛的一震,这护国公的大名可是素来好用,玉仙观要是有了护国公的供奉,这方圆几十里,又有谁敢轻视玉仙观呢。


“左居士和大小姐一路珍重。”妙净知道她此时再说多余的话,都无法表达她的感谢之意,只能深深的凝望左居士,她想左居士会明白她的良苦用心的。


“仪澄,这是我特意让母亲定做的一些衣衫,这些你都拿着吧,妙净道姑,仪澄就拜托你照顾了。”


仪澄怔了半天,才发现慕容嫣对她说话,这样分别的时刻,没想到慕容嫣大小姐居然点名和她说话,而且指名道姓的让妙净观主照顾她。


此时仪澄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可是内心却一阵欢喜,她知道这是慕容嫣给她面子,特意提携她。


她疾步走到慕容嫣面前从宝珠手里接过那些衣衫时,只感觉那些衣衫格外的华丽耀眼,连她心里都砰砰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