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十四章仪澄

第十四章仪澄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小姐,我们快走吧.......”宝珠只吓的双腿已经发软,仿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宝珠,快走,趁那大虫进食时,他还没法分心来吃我们,我们快走。”


宝珠试了几下,实在是有些站不起来,慕容嫣无奈只得抱起了她,尽快逃离禁园,本来她想着她去禁园就是要料理了妙玄道姑,前世的她好歹还有些功夫,如今再加上一个宝珠,两人打一个妙玄道姑想来丝毫都不会费力的。


只是天意如此,怪不得后山禁园不准观中弟子随意出入,原来禁园中有一只大虫,如今那妙玄道姑命丧虎口,大概也是罪有应得,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不过刚才慕容嫣是故意激怒妙玄道姑,要不是她手中拿着木棍,又一声大喊,大概都不会将那大虫惹来吧。


其实慕容嫣还想对妙玄道姑说,其实她对于那个甄氏出了多少价钱,真的毫不在意,冤有头债有主,这笔账她自会找甄氏去算的,只是如今的宝珠果真是有些太不像样子了,如今还是一副惊魂未定之色。


“小姐,小姐,妙玄道姑她......”宝珠虚弱的喊着,仿佛一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那庞然大物吞食妙玄道姑的场景,血淋淋的画面,真是挥之不去啊。


慕容嫣几乎扶着宝珠回来,快到凉亭的时候才对着宝珠说道:宝珠,今日的事你要全部忘记,不要再想起了。”慕容嫣心里这般想着,不知道为什么,饿虎扑食这样残忍的事情,在她心里竟然没有起任何的涟漪。


相反看着宝珠,她能猜到宝珠此时有多腿软,因为曾经她也是那般的腿软,更加多的就是腿抽筋,抽筋到觉得小腿处格外的抽痛,只是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慕容嫣与宝珠多歇息了一会儿,生怕左氏生疑,慕容嫣知道,左氏其实多疑,以防万一,只是希望宝珠不要露出马脚才是。


而她和宝珠回到翠玉阁的时候,左氏已经准备了大堆的甜点,爱怜的替慕容嫣换洗了衣衫,如今她面前的慕容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十二岁的年华,正是最美的时候。


这几日观里倒没有什么事,只是观里传来妙玄道姑噩耗的时候,慕容嫣正陪着左氏吃饭,她倒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左氏可被吓的够呛,还得慕容嫣暖心的安慰她,观里妙净观主为妙玄道姑举行了盛大的法事。


可是妙玄道姑的死状却被众人津津乐道,仿佛是一件大喜事似的,那些小道姑们嘴角都噙着丝丝笑意,谁让妙玄道姑平时里作恶多端,多行不义必自毙,只是这种死状,都已经快成为茶余酒后的笑谈。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不过也因此妙净道姑已经封闭了禁园,再也不许任何人进入禁园,慕容嫣听宝珠说,妙净道姑已经哭得声泪俱下,大概也只有宝珠爱以表面现象看人吧,大概妙净观主放妙玄道姑去看管禁园,起的也是这层意思吧,前世的她不谙世事,只是如今分析厉害,工于心计是她最需要学习而且必须掌握的事情了。


这里的人都知道妙净观主心慈人善,可是再心慈人善的人在面对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也会懂得明哲保身之理,慕容嫣想着,那时她不收拾妙玄,大概妙净观主也会找个契机收拾了妙玄道姑,眼中钉、肉中刺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只是妙玄已死,许多事情就该如雾如烟般消散了。


“夫人,慕容小姐,师父派我来告知夫人一声,观外来了一大队人马,说是慕容府的管家,特意来接夫人和小姐回府的。”慕容嫣吃了口米饭,看着面前的仪澄,对着宝珠使了使眼色,宝珠已经身手麻利的取出一个翡翠玉镯。


“不不不不不,弟子只是奉了师父之命来传话的,这玉镯又如何敢要呢?”仪澄看着那玉镯,玲珑剔透,就像一件珠光宝气,说不心动还真有些自欺欺人。


“拿着吧,这是我母亲赏你的。”慕容嫣看了仪澄一眼,那意思自然很明显,其实说到饿虎杀死妙玄,仪澄也是有功的,要不然,谁会那么快请来妙净道姑观看一场好戏,而且后山禁园,那时只有慕容嫣、宝珠、妙玄三个人,想来其他的人自然被仪澄吩咐到别的地方去了,要不然恶虎伤人的时候,忽然间窜出个好事者,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岂不坏了慕容嫣的事儿。


其实仪澄也对慕容嫣充满了感激,看着宝珠将玉镯带在她手腕上,满脸都羞的通红,还是对慕容嫣投去感激的目光,真是有种上刀山下火海,甘愿为慕容嫣肝脑涂地的感觉。


左氏此时也惊讶于慕容嫣的分外懂事,踌躇了半天,还是对着慕容嫣道:“嫣儿,有些事情,为娘今日得告诉你了。”


“宝珠,你先下去吧。”听见左氏这般说,慕容嫣对着宝珠点点头,心道,这个宝珠,怎么在娘亲面前还要过问她的意思才行。


“嫣儿,宝珠这般对你我很欣慰,你要知道主子就是主子,一个会认人的主子才是个好奴才。”


“娘亲,宝珠不是奴才,宝珠与我情同姐妹。”


“也罢,都随你吧,你可知你父亲他......”


“娘亲,请说......”其实此时左氏要说的事,慕容嫣心下了然,无非也就是慕容剑南思念她们母女俩,这么些年她们也该回府了,但她还是听着左氏绘声绘色的说着,时不时的点头示意,只是觉得娘亲确实为她付出了太多,她也是初为人母之后才能体会到娘亲的不容易。


慕容嫣知道,过些天她就要与左氏随着周管家一起回府了,可是回府的路上却失去了她的母亲左氏,只是如今这一仗,真可谓背水一战,无论如何她都得打好,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池,一输便是一死,她输不起,必须赢,甚至没有任何的退路。


左氏和慕容嫣是在翠玉阁中接见的周管家,慕容嫣远远的看着,从阁外已经急步走入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身长八尺,有着黝黑的皮肤,宽腰窄盘,一双眼睛却格外的透亮,他看见左氏的时候神情格外的温和,已经俯身道:“周明参见夫人、大小姐,一别多年,老爷是分外的想念夫人与大小姐,特派我前来迎接夫人与大小姐回府。”言语中透露出恭敬与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