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十一章道袍

第十一章道袍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嫣急忙拉住了她,着急的喊道:“娘亲,您别过去,如今那大狗会发疯的,一件道袍就算了吧,千万别伤了娘亲才是,那毕竟是妙玄道姑的大狗啊,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娘亲,别去,我怕......”


那大狗忽然发出轰鸣般的嘶吼,也吓了左氏一跳,只吓的左氏也不敢轻易上前,慕容嫣却听见左氏气愤的道:“妙净观主,这可不是普通的道袍,你该知道当今护国公慕容剑南是我的夫君,而这件道袍是他亲自拖了九娘子赶制的......”左氏话不多说,她想着妙净观主自然能明白她的意思。


众人此时格外的诧异,这还是第一次从左氏口中说出护国公慕容剑南的名讳,妙净观主又何尝不是如此,素来观中的道姑们都知道左氏与慕容嫣的身份,可是今日左氏说出来的时候,不得不说也含了些威胁。


可是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的呢?这时妙净观主一时间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原来这件道袍可是护国公专门赶制的,可是没想到一瞬间的功夫,那道袍已经成了破烂溜丢的碎布,那几个窟窿格外的明显,可是妙净观主只感觉到格外的委屈,她毕竟也是受害者啊。


“来人,取棍棒,将这只大狗给我乱棍打死”妙净说出话来,声音已经格外的冷漠,虽然她素来不食荤腥,又几乎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杀罩灯,如今竟然要对一只狗大开杀戒,如今看来果真是动了真怒。


“师姐,不要啊......小柔一向温顺,今日之事肯定事有蹊跷,还请师姐手下留情。”妙玄看了旁边的宝珠一眼,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怪不得宝珠故意将道袍先拿给她穿,只是她的目光清凛,宝珠是一个丫头,如今谁给她的胆子?


再说了这观中与她有仇的可也没谁啊,上次陷害慕容嫣那件事,除了这宝珠丫头告密之外,也不见得会有谁知道,只是如今慕容嫣完好无损,这宝珠除非是个傻子,难不成她还敢揭穿她?


众人早就注意到了妙玄道姑那急切的声音,那条又黑又壮的狗,却有着一个十分温和的名字,叫做小柔,可是观中的人都知道那条黑狗性如烈火,已经咬伤了观中好几人了,要不是妙玄道姑左护着,右护着,怕是早就成为有心人的下酒菜了。


但此时众人的焦点如今已经不再妙玄道姑所讲的小柔身上,而这时的众人只感觉面前的妙玄道姑有着霁月的光辉,她身上那身道袍格外的亮眼,仿佛闪耀着五彩斑斓的光芒,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这件道袍就跟件霞衣一般,原来九娘子那巧夺天工的妙手,果真是蕙质兰心啊。


可是现在这道袍在妙净道姑眼中,却已然变成了眼中钉、肉中刺,只见她看着妙玄怒道:“师妹,你的狗居然毁了护国公慕容剑南送给我的道袍,如今师姐已经不好向护国公交待了,你的小柔要为护国公的道袍偿命,来人啊,还不动手。”


妙玄一怔,素来性子温和的师姐现在却已然变得格外的陌生,而且听师姐的意思,那件道袍可是护国公慕容剑南特意为师姐赶制的,护国公这个身份压下来,可要比左氏的身份高的多了,如今妙玄已经闭上了眼,她懂得如何取舍,如今小柔今天是注定保不住了。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对于处置这条恶狗,道观中的有心人士真是乐此不疲,毕竟这条恶狗可是咬伤了道观中的好几人,要不是妙玄道姑太过强势,断然不能容下这条恶狗,慕容嫣没有多说什么,处死一条畜生她自然不会害怕,可还是假装害怕的样子,拉住左氏的手,对她喊着:“娘亲,我怕”


“乖,嫣儿不怕”左氏急忙爱怜的护住慕容嫣,刚才她果真有些气糊涂了,可是这件道袍,一旦事情涉及到慕容剑南,左氏的心居然也会变得如此刚强,只是如今真不该让嫣儿看到这副场景。


妙净观主依然铁青着脸,如今这是她树立权威的好时机,真有点杀鸡儆猴的意思,她能够注意到妙玄师妹那张惨白的脸,眼泪只恨不得夺眶而出,只是仿佛还是有些猜不透一向温和的小柔怎么会对一件道袍格外的上心,看它那副贪婪的样子,就跟道袍是一件肉似的。


众人将恶狗乱棍打死的时候,只觉得大快人心,好容易给观中除了一个祸害,脸上都带着欣喜之色,左氏如今气也出了,温和的对着妙净观主道:“妙净观主,道袍我再让剑南给你送一件来。”


左氏这样说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间原谅了慕容剑南,而慕容嫣知道,她的母亲......都说是为母则刚,她心里能够接纳慕容剑南,也不知道纠结了多久,只是慕容嫣想着,命运的齿轮好像已经开始运转了,只是一切还会照旧么?


“妙净师父,其实道袍不用我家老爷送的,妙玄道姑身上穿的就是我家老爷给您的道袍啊......你不信的话,我家老爷说,那道袍上还有九娘子亲自绣的一个净字,遇到强光弱光就会有不同的颜色呢。”


左氏有些惊诧,却看着宝珠顺势已经跪在了妙净身前,眼神看向妙玄的时候都有些格外的害怕。


“什么,你这小丫头片子,你说什么?师姐,这怎么可能?师姐,你莫要听这丫头胡说......”妙玄道姑素来嚣张的紧,边说右手便要朝着宝珠脸上招呼。


“妙玄道姑,请你注意你的身份,宝珠可是我的丫头,她就算犯了错,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也该由我来惩罚,就不需要别人来替我操心了。”


“妙玄,注意你的身份。”妙玄一愣,如今妙净师姐都不称呼她为师妹,这一句简单的话语,疏离之意立显。


“还不快将你的道袍脱下来......”妙净快速的道,她现在在意的就是面前的道袍啊,这如霞衣的道袍,如果真是她的道袍,可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妙净观主,你的师妹可真是太放肆了,如今居然要殴打我女儿的婢女,看来你这玉仙观果真是自有门风啊”


左氏冷哼了一声,虽然不知慕容嫣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应,但是她与慕容嫣休戚与共,更是舔犊情深,别说是谁敢伤了宝珠,就算是伤了慕容嫣养的小猫小狗,甚至她身上的衣服首饰,那在左氏眼中都是万万不揉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