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九章亲昵

第九章亲昵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慕容嫣心里冷笑一声,你怎么不能,怕是巴不得妙净观主早早的给你腾地方,就如那慕容婉儿一样,只是她舒缓了心情,用软软的声音说道:“妙玄道姑太客气了,母亲和我在这道观中都念着妙玄道姑你的好呢,好了,我先去拜见妙净道姑了。”


“慕容小姐慢走”妙玄道姑看着说话娇翠欲滴般的慕容嫣,淡淡一笑,刚才已经给那宝珠丫头使了眼色,看着宝珠那副惊恐的表情,果真跟慕容嫣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小......小姐......”


慕容嫣怔了下,莞尔一笑看着宝珠道:“怎么了,宝珠,有话直说。”她刚才不是没有看到妙玄道姑给宝珠使的眼色,只是懒得去分析罢了。


“小姐,小姐,宝珠以后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只是小姐要救我,刚才妙玄道姑给我使眼色,那自然又要来加害小姐了,虽然我不知道她到底为何恨小姐,但是小姐,宝珠再也不敢背叛你了。”


“哦?你是说那妙玄道姑还要见你,私下里?”


“是,小姐,我......我妹妹还在她手上,所以我不能不去见她”宝珠咬牙切齿的道,她不是傻子,如今面前的这个小姐真的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烂漫没有丝毫脑子的小姐了,她看的出来,小姐虽然说起话来云淡风轻的,珠圆玉润,可是总让人有一种高深莫测的错觉。


而且刚才小姐的眼睛清瞳剪水,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小姐那深邃的眸子好像已经看穿了一切,她还有那妙玄道姑,都被她看在了心里,而且她现在只觉得那妙玄道姑心如蛇蝎,见到她就让她觉得浑身发冷,心惊胆战。


“宝珠,你去见她吧,她要你做什么回来你尽管告诉我就是。”


“小姐......”


“别怕,宝珠,我答应你,不出几日,你的妹妹一定会没事的,而且我要你做我的眼睛,耳朵,那妙玄道姑有什么大动作,你都要来告诉我,做的到么?”慕容嫣那双玲珑有致的丹凤眼看着宝珠,深深的凝视却让宝珠觉得心里一暖,只恨不能为慕容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给力网址m.geilwx。com小说阅读


“小姐,宝珠做的到”慕容嫣心下感动,这大概是这几日面前这个孩子铿锵有力说出来最让人激动的话语吧,宝珠的小身板要去面对那凶神恶煞的妙玄道姑,只是现在慕容嫣还不够强大,但是为了她爱的人,还有爱她的人。


她要学着强大,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都要表里如一才是,都要强大,这样才能保护她们,至少在这玉仙观,她要保护宝珠和左氏,本来宝珠是不必向她说这些的,如今宝珠说了,看着宝珠离去的背影,慕容嫣却觉得她与宝珠更加的亲昵了。


宝珠一路心不在焉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与妙玄道姑经常碰面的客房,只觉得背后发冷,惊恐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妙玄道姑,她知道,妙玄道姑早就已经等着她了。


如今妙玄道姑怒目圆睁,恶狠狠的道:“怕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妄自称她是护国公之女,护国公之女会住在这,她这是前妻的孩子哄后娘,尽说瞎话,你放心吧,这事办好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你可给我小心点,这事要再办不好,我就将你丢出去喂狗,再说你的妹妹......”


至于慕容嫣是不是护国公之女,她自然是知道的,要不是慕容嫣有这么高贵的身份,怕是也让她赚不了那么多的银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算慕容嫣死后变成厉鬼,可是看在那十万两银子的份上,都不得不让妙玄道姑心动啊,十万两,连这玉仙观都买的下来了。


没办法有人花钱买慕容嫣的命,十万两银子,这笔买卖真太划算了,说她不是护国公的女儿,只是欺骗这个宝珠丫头罢了,要不是因为这宝珠丫头办事太差劲,上一次没将慕容嫣拉入湖底淹死,如今却还要让她多费一番功夫。


宝珠依然惊恐的看着她,却发现妙玄道姑一把扯过她的衣衫,将她整个人都逼近墙角,狰狞的脸对着她说道:“拿着这个,一滴足以毒死一头牛,切记下在饭食里,一定要办好了,要不然......”


如今已经吓的宝珠噤若寒蝉,只得唯唯诺诺的道:“是,是,我一定办好,一定办好”妙玄道姑叉着腰,神奇威武的大踏步朝前,那小丫头片子,她就不信她能反的了天了?还说要送她什么道袍,跟师姐的道袍一模一样,道袍跟那十万两银子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又不是傻子,生意怎么做,用谁教么?不过跟师姐一模一样的道袍如何让她不心动呢,想她穿着与师姐一模一样的道袍,人靠衣装,道姑也是如此,是不是也意味着这观主之尊,或许哪日就落到她的身上了,想想都让她眉眼巨跳,这道袍来的可真及时啊。


宝珠回来时,都已经哭得梨花带雨,那副踌躇的神情慕容嫣怎会看不出来,于是她缓缓放下手中的书卷,淡淡的道:“宝珠,她说了什么?”


慕容嫣右手无名指静静的敲了桌子三下,这是她平常习惯的小动作,脑子里思索的却是这一世她真的该信任宝珠么?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只是如今那妙玄道姑是真的不能留着了。


“小姐,这个,妙玄道姑说一滴足以毒死一头牛,还要让我一定要下在小姐的饭食里。”


慕容嫣笑着道:“这么厉害,想来一定是鹤顶红了?”


“小姐,什么......红?”


“宝珠,你怕么?”慕容嫣楞了一下,并没有特别的在意,只是那妙玄道姑真的那么打算的么?看来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这玄妙道姑果真是乐此不疲,慕容嫣倒真的很想知道,护国公府那位妾甄氏到底给了她多少银子,道家不是讲究清静无为的么,只是妙玄道姑是不是太贪得无厌了。


“小姐,宝珠已经错了一次,这次绝不会错了,宝珠不怕,为了小姐,就算让宝珠现在去死都愿意,只是还希望小姐......”


“你的心意我自然知道,只是如此一来就彻底与那妙玄道姑撕破了脸,你真的不怕么?或许我真的保护不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