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三章爱过

第三章爱过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陛下,你看这些小木人,你看,居然还写着弗光二字”慕容婉儿拿过那桐木制的小木人,一双眼睛如霁月一般看着刘文孝,又续道:“陛下,这是从姐姐后宫大柳树下搜到的。”


慕容嫣听见那弗光二字,只感觉五雷轰顶,当今梁王刘文孝,字正是弗光,忽然之间脚下不稳,踉跄着倒在了地上,如今那慕容婉儿的表情更加的轻蔑了。


刘文孝那素来如琥珀般的眼睛如今已经冒出寒光,眼睛都好像要滴出血来:“慕容嫣,我待你一向不薄,你竟敢行这巫蛊之术,竟敢诅咒于朕,你好,好的很呐”


慕容嫣已经瘫软的倒在了地上,百口莫辩,只是喃喃的道:“陛下,臣妾真的没有,臣妾更万万不敢诅咒陛下”


“陛下,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你还打算这样处置她么?”这时慕容婉儿只是冷冷一笑,一双眼睛痴痴的望着刘文孝,一瞬间又变成了冰冷如霜,她此时真是恨透了这个姐姐,想起每每叫她一声嫣儿姐姐就倍加恶心。这么些年了,也该跟这个单纯的有些像白痴的嫡长女有个高低之判了。


慕容嫣抬头看着刘文孝,这一刻只觉得他离自己很近很近,却又特别的远,仿佛远在天边一般,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刘文孝,瞬间又换了一副嘴脸,只是那嘴角边噙着的丝丝笑意却丝毫抹杀不了他那俊美的容颜,她真的有些看不懂他了,仿佛由始至终他就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只听见刘文孝那放肆般几乎发狂的大笑声,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慕容嫣只看见他看着慕容婉儿低笑,如今看着慕容婉儿的眼神,就像新婚那日曾看着她那般:“嫣儿,我这一生一定会好好爱你的。”只是这就是他所谓的爱么?


“婉儿,你说的对,确实没有必要再与她多做纠缠。”


刘文孝目光如炬,冷冷的目光撇向面前的慕容嫣,用似乎跌入冰窟窿中的声音说道:“朕从始之中最烦的就是你,你以为朕会爱你,会怜惜你,别做梦了,朕爱的人从来都不是你,总是在朕的面前装出一副三贞九烈的样子,你以为朕是靠你才坐上的皇位么?你只不过是朕拉拢护国公有力的一个棋子罢了,那护国公今年初已经战死沙场了。”


“什么?父亲......你说什么,父亲他......”慕容嫣惊恐避之如蝼蚁一般的眼睛望着他,再也不复往日的双瞳剪水,却不发一言,身子蜷缩着退了好几步。


刘文孝此时已经十分不耐烦,怒目呵斥着旁边众人:“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这贱人拖下去,竟敢行巫蛊之术诅咒于朕,拖下去立即处死” 给力文学网址m.geilwx。com


“陛下,不如割了姐姐的舌头,当年士大夫曾经夸奖姐姐唇如玫瑰含雪般玲珑剔透,陛下若割了姐姐的舌头,也可赏赐给宫人们下酒,一定是上等的佳肴,让宫人们也感知陛下的恩泽”如今慕容婉儿说起话来声音淡淡的,可却让一众的太监宫女感觉到了脊背发凉发冷。


刘文孝伸手捧着慕容婉儿细长的下巴,在她耳边低语:“爱妃所言甚是,不过朕还是觉得待会儿万箭穿心,将她的心挖出来给这些寺人们下酒才最好。”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什么巫蛊之术,只不过是你们的计策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是我还想问,你有没有爱过我。”


慕容婉儿冷笑一声,她这个姐姐真是傻的可怜,今日这坤宁宫中发生的事简直太过微不足道了,摆明了就是要将慕容嫣斩杀,如今她居然还这般娇滴滴的问刘文孝爱不爱他,真是蠢得可怜。


刘文孝俊美的脸庞仿佛在一瞬间已经变得格外的狰狞,琥珀般的眸子早就已经带上了冷酷,或许这大概就是他本来的样子,只是慕容嫣从未发现罢,于是只听见他冰冷的声音说道:“没有”


“你真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从来心里都是这样想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告诉我,我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欺骗,而你与慕容婉儿娶我之前早就私通了罢,只不过我现在已经是你的绊脚石,你最爱的人是慕容婉儿是不是?”


“是,婉儿才是我的良配,我对你曾经爱过罢”


这句话就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慕容嫣显得无限凄凉。


听见刘文孝这般说,只让她感觉到满心作呕:“哼,我只是还不太明白这么些年,我与你到底是怎样的,如今陛下是嫌我碍眼了吧,还是妹妹一定要这后宫主位,皇后的宝座,还是这凤冠?”慕容嫣冷淡的说着,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口中仍残留着那血腥味,冷淡的眉目下,那声音如冰一般冻澈心扉。


“姐姐,你最傻的是永远都看不透这后宫妇人心,更加不配拥有你所有的荣耀,包括你护国公嫡长女的身份,还有,你要记住姐姐,是你先抢了我的陛下,当年陛下要不是为了可以得到护国公的支持,又怎会娶你,如今你占了那位子那么久,鸠占鹊巢该够了吧。”慕容婉儿撕扯着慕容嫣的衣衫,这华丽的凤袍本就该早早穿在她身上,如今只是讨要回来而已。


慕容嫣冷冷一笑:“慕容婉儿,护国公好歹也是你的父亲,你怎可这样称呼他,我以为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妹妹,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但是无论事事父亲都待你视若嫡出,甚至远远胜于我,你也一直扮演着你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样子,我真傻,竟没有想到,原来你与刘文孝是同类人,怪不得,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接连一个月同时暴毙,想来这一定也是陛下之功了。陛下虽然表面上仁治恭谦,可骨子里根本就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更别提先皇......”


“住口,贱人,不要再说了”


刘文孝已经彻底的暴怒,内心里像住着一头饿狼一般,龇牙咧嘴,胸口愤怒的起伏不定,恶狠狠的道:“贱人,住口,朕今日不杀了你,实在难消心头之恨,朕恨不得生啖你肉,更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即使是一具刺猬般的尸体,死后也要鞭尸三日,挂在永巷,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