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二章梦境

第二章梦境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这一切如今的慕容嫣都知道,而到这刻她才更加明白母亲的不容易,其实母亲又与她有何不同,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为了那人肝肠寸断,就算那人要她那颗滚烫的心肝儿,以前的她肯定想都不想手起刀落那锋利的匕首就会扎破她的胸膛,只是如今的她再也不会多看那人一眼,因为看上一眼都觉得分外的恶心。


后来十二岁那年,父亲慕容剑南接她回府,十六岁那年,凭借着倾国倾城的相貌,再加上恬静淡然的性子,她美的就如一副画卷一般,活脱脱一个俨然从画卷中偏偏走出的仙女,在皇子夺嫡中,听从父亲的安排,嫁给当时五皇子刘文孝。


那时当今陛下也曾说五皇子孝悌忠信,仁孝恭敬,最类于他。


而当时慕容嫣几乎是满心欢喜,毕竟那时她对刘文孝可谓一见倾心,之后一心一意辅佐刘文孝,做他强有力的贤内助,每当刘文孝遇事悬而不绝的时候,慕容嫣总会泡上一壶上等好茶,款款而来,用软软的声音道:“殿下有龙风之姿,自会决断”


那时刘文孝必放下手中的奏章,凝神看她,依稀记得衣袖间至今还能闻到那弥漫的沉香味。刘文孝曾说慕容嫣语笑嫣然,明眸皓齿,有闭月羞花之容,倾城倾国之貌,曾说:“朕之后宫有嫣儿在,可保朕无忧以。”


之后十年的时间,刘文孝也从夺嫡中胜出,摇身一变成为一代梁王,而这之后慕容嫣一直陪侍在他身边,几乎实则同寝,更加为他生下长公主安宁公主,却没想到一切美好的记忆都搁浅在了她那最美好的二十六岁,如花一般的年华,竟然也凋谢的如此残败。


直到那一夜,死去的那一夜她才意识到原来她从来都没有看懂过这个说爱她都可以为她上天摘星星的枕边人,慕容嫣依偎在左氏怀里,渐渐进入到了梦乡。


坤宁宫内,如今已经被册封为皇后的慕容嫣头戴龙凤珠翠冠,一身红罗长裙,再加上红色霞帔,更加映衬着她风姿矍铄,已生完安宁公主的她保养有致,皮肤依然是吹弹可破,肤若凝脂,衣袖上的金龙凤纹让服侍她的宫女太监感觉到了格外的威严。


近身服侍慕容嫣梳洗更衣的是她一直从慕容家带进宫的丫环宝珠,如今宝珠在这坤宁宫已经十年了,她贴身衣物发饰几乎都由宝珠服侍。


“娘娘,今日还是戴翡翠簪么?”


“不了,换那只羊脂白玉簪吧” https://m.geilwx.com给力小说文学网


“娘娘万福,这羊脂白玉簪啊可是陛下遍访了四处名山,特意为娘娘您赶制的呢,陛下对您还是恩爱如初啊”


慕容嫣嫣然一笑,宝珠说的不错,这羊脂白玉簪可真是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得到的,宝珠已经身手麻利的将那羊脂白玉簪戴在了慕容嫣头发上,那羊脂白玉簪在她眼中格外的耀眼,仿佛闪耀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这可不仅仅是普普通通的羊脂白玉簪啊,这是当今圣上对于皇后娘娘的恩宠啊。大概由于宝珠满心欢喜,竟有些得意忘形,给慕容嫣梳头的时候只听见慕容嫣轻呼了一声,随之远处传来怒斥的声音却吓了慕容嫣一大跳。


“混账东西,给娘娘梳头这般的粗心大意,我看这手是不想要了,来人啊......”


“高安......”慕容嫣起先吓了一大跳,如今看着高安,虽然心里有些迷惑,但却不便发怒,她素来性子恬静,待下人又极好,从不苛责宫里的奴才,更何况是她素来贴心的宝珠呢,那更是舍不得打骂了,只是这高安是陛下的贴身太监总管,今日怎么如此的放肆,她觉得胸口处有些发闷,可却不便发作。


“姐姐,丫头做错了事自当惩罚才是,如今这丫头连给你梳头都梳不好,还不如拖出去乱棍打死,高安,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是,娘娘......”


如果说慕容嫣刚才只是胸口处有些发闷,这时几乎已经格外的暴怒:“婉儿,你......放肆,你们谁敢......?”


“姐姐莫要动怒,这可是宫里的规矩,宫里的奴才犯了错,托出去乱棍打死多的是,姐姐你是六宫之主,怎么不懂得这个道理?”


慕容嫣惊诧于这些奴才,只见高安已经吩咐几个小太监将宝珠拖了出去,而她刚要开口再说,却看到宝珠对她摇了摇头,慕容嫣一口气不来,却捂住了胸口,近日胸口处总会一阵钻心痛,她看着面前的慕容婉儿,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更是当今陛下的宸妃,如今怎么如此般的不懂规矩。


“婉儿,你的手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如今本宫才是皇后,本宫才是六宫之主,你竟然......”


而这时面前的慕容婉儿冷笑了一声,那笑容格外的轻蔑,配合着她那双明艳的美眸,又带着些丝丝凉意,慕容婉儿心里想着,大概待会儿慕容嫣再也不会是六宫之主了,想想待会儿就能将慕容嫣踩在脚下,刚才这下马威只不过是凉菜而已,如今开胃菜还在后边呢。


慕容嫣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慕容婉儿那轻蔑的笑容,如今她犹如如鲠在喉,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娘娘,宝珠已经打了一百棍子,棍子都打断了呢”如今高安已经兴高采烈的对着慕容婉儿说道。


“高安,你......”慕容嫣此时修长的手指指着高安,只觉胸口处更加的痛了。


“高翁,不好啦,坤宁宫发现秽物了”这时不知哪里来的小太监一喊,那些桐木制的小木人就被摆在了慕容嫣面前。


“哎呦,娘娘你看看,哎呦娘娘大事不好了”高安那又尖又细的声音传来,可是只是拿着那些小木人捧到了慕容婉儿面前,那素来聪慧的慕容嫣大概已经看出些端倪,只是怔了半天,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说,是从哪里搜到的?”慕容婉儿指着那个小太监,又冲他挤了挤眼。


“回娘娘,是皇后娘娘宫里那颗大柳树下……”


“胡说......”如今慕容嫣只感觉她的身子都有些发凉,巫蛊之术,前朝里那些因巫蛊之术惨死的人仿佛还历历在目,只是如今她敏锐的察觉到她宫里的护卫、婢女好像都不见了踪影,如今再看慕容婉儿,却让她觉得背后发凉。


“陛下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