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之嫣临天下 > 第一章重生

第一章重生

作者:傲莲佳人 返回目录

大梁


锦园元年夏,二十日深夜


夏日夜晚,月光如喜,皎洁的月光似乎已经挥去了昨日的黯淡,斑驳的光影在地板上流动。


破旧的床榻上躺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那孩子生的娇弱非常,一弯浅浅的柳眉,虽不施粉黛,可难掩她那容姿,粉脸上已经变的格外的苍白,清秀的小瑶鼻微微发出呼吸声。


在那小孩子的旁边,一个身穿白衣道袍的女子正哭的声嘶力竭,嘴里已经哑然的叫着:“玉儿......玉儿”


玉儿是那小孩子的小名,昨夜里那孩子不知怎的落了水,已经三天三夜了,却毫无醒来的征兆。


“玉儿......”只听见那女子哭的更加伤心了,这时从屋外走进几个凶神恶煞的道姑,各个目光犀利、眼神如炬,都紧紧盯着床上的小孩子。也不知那女子哪里来的力气,竟如饿虎扑食般费劲了力气直扑到那小孩子身上。


只听的“哇”的一声,那娇弱的小孩子居然醒了过来,睡眼稀松的看着面前的一切,眼神微微对了对焦,忙哭着叫道:“母亲,母亲,你从不入孩儿梦中,如今孩儿终于见到母亲了。”


一时间悲喜交加,屋子里刚才还凶神恶煞般的道姑还以为尸变啊,忙吓着跑了出去。


左氏抱住玉儿丝毫不撒手,爱怜的摸摸她的粉脸,又盯着玉儿看了半天,母女两人抱头痛哭不已。


玉儿只记得她哭的浑浑噩噩的,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身上一阵疼痛,那被万剑刺穿身体的痛,痛到令她那颗破碎的心更加的残破不堪,不过与她身体的痛比起来,居然能够见到她的母亲,能与她母亲一起,就连她此时瞳孔中落下晶莹的泪花,那味道虽苦涩可却带着甘甜。 一秒记住m.geilwx.com


玉儿一直抱着她的母亲左氏,几乎是嚎嚎大哭。或许将她一生没有流的泪都快要流干了,如今她娇宠般的依偎在左氏的怀里,那曾经让她魂牵梦萦般的味道又回来了,她几乎小心翼翼般的紧紧拥住她母亲的身体,这时才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热,甚至那依然跳动的心房。


“母亲......母亲......孩儿再也不离开您了”


“玉儿,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吗?你快吓死娘了。”如今左氏早就已经激动得热泪盈眶,而她毕竟年长几岁,看着面前这个孩子,真让她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而玉儿却陷入到了深思,她抬眼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如今的目光却显得格外的诡异。


这个房间......这个房间是她12岁那年,与她母亲一起居住的房间。如今连这房间内,都散发着迷人的檀香味。她也可以闻到左氏身上那似有似无的檀香味,只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重生了么?


“母亲,玉儿想吃母亲做的桃花糕了”这时她娇嗔着对左氏用软软的声音说道,如今还能躺在她挚爱的母亲怀里,这是她想都不敢再想的事情。


“好,玉儿要吃什么,母亲给你去做。”


“不,母亲,母亲再抱一会儿玉儿,再抱一会儿玉儿。”玉儿始终有一种错觉,面前的人确实是她的母亲无疑,只是她已经死了,又怎么会见到她母亲呢?


虽然只是想吃桃花糕,可是她生怕左氏这一去再也不复返,一双嫩手紧紧抓住左氏的衣袖,左氏无奈,只能假意呵斥道:“你这小丫头,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的缠着娘亲,娘亲要去给你做桃花糕了,玉儿,乖......”


“娘亲不要离开玉儿了,玉儿害怕......”


左氏刚才已大哭过一场,一双桃花眼已经泪眼婆娑,可是这个时候她又怎么舍得放开面前的玉儿呢,这个孩子昨夜里落了水,嘴里都含着胡话,她爱怜的拍拍玉儿的背:“傻孩子,娘亲怎么可能离开你呢,乖......”左氏又一阵爱怜的安抚玉儿,玉儿闻着左氏身上的檀香味,意识到或许她真的重生了。


玉儿的大名叫做慕容嫣,她是护国公慕容剑南的嫡长女,慕容剑南少时就跟随大梁开国皇帝景帝立下过汗马功劳,景帝对他又倚重偏爱有佳,特封慕容剑南为镇南王,又因其护国有功而尊他为护国公,统领天下兵马,其人稳重沉稳,对景帝又忠心不二,这样一个家庭出身的嫡长女,12岁之前却是在道观中度过的。


慕容嫣的母亲左氏左茹系出名门,左氏一族跟慕容剑南一样,当年也曾参与景帝争位,也曾是景帝强有力的助手,当年花季一般的左茹真可谓对慕容剑南是一见钟情,非他不嫁。


左氏的父亲左裴之用了多种方法都想绝了左氏对慕容剑南那颗痴心,或饿或打却没想到左氏居然会跟慕容剑南私奔,这些都是当年的秘闻,毕竟如今的左裴之是当朝的宰相,而如今的慕容剑南却是镇南王,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说出这段秘闻。


而慕容嫣在12岁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自小与左氏生长在道观里,可是如今的慕容嫣,早就已经是重生过的人了,有什么事情又是她不知道的呢,原来左氏当然确实爱慕容剑南至深,只是嫁给慕容剑南八年的时间才生下了慕容嫣一个长女。


其后又无所出,古代素来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慕容剑南被迫于母亲的压力,违心娶了妾甄氏。却没有想到左茹的爱如此般的强烈,强烈到眼睛中绝不容任何的沙子。


于是愤而离开了镇南王府,住到距离镇南王府千里之遥的玉仙观来。从此镇南王府与左宰相府关系微妙,几乎已经很少来往,而慕容剑南常年在外征战,每年好容易来一次玉仙观却都被左茹拒之门外。


曾经左茹凄然的对他说道:“曾经我将你小心翼翼呵护着捧在我的手心,生怕寒冬腊月冻伤了你,炎炎烈日晒伤了你,可你呢,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么?”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左茹的身子已经微弯,慕容剑南心痛的牙关都开始打颤,却听见那句话如凌迟般生生活寡了他:“慕容剑南,我与你这一生从一开始便是个错误,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那日里微风和畅,只是慕容剑南显得步履蹒跚,不知道是如何出的玉仙观,只记得那是他成年之后第一次落泪,竟然如此般的痛彻心扉,失魂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