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重生青梅逆袭记 > 第54章 诊所搬迁

第54章 诊所搬迁

作者:故纸堆堆 返回目录

吴琼武断地道:“不可能!不是你是谁?你明知道她有味,有问题!还让老师把她换给我,你这是报复!你心眼儿太坏了!”


甄语慢吞吞地道:“你俩关系也不过如此,你帮她,是为了一已之私。”


吴琼心虚地扫了钱多多一眼,立即转移话题。


她扬着头用眼角睨着甄语道:“别以为你跟我换同桌多多就会跟你好!我们同学了六年,你是比不了的!”


“哦。”甄语冷淡出声,从二人身侧拐过。


-


又是两节课,中午放学。


照常是一群人呼呼拉拉的往家走。


甄语家院门前,白雪和傅宇刚刚已经走进了傅家院子。


甄彦正在开锁,韩明月面向甄语说道:“我先回家去拿教材,一会儿过来。”


“好。”


甄彦和韩骄阳一早得到通知,今天甄语邀请了韩家兄弟一起吃午饭。


韩明月走后,其它三人一起走进院子。


甄语手脚麻利的洗菜做饭,韩骄阳和甄彦坐在客厅里小声嘀咕。


“甄彦~我觉得你妹可能真看上我哥了!”


甄彦横了他一眼,就算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嘴里也绝对不会承认。


“我觉得是你哥看上我妹了!”


韩骄阳满脸坏笑,“这么说他俩真是王八瞅绿豆,看对眼了!?”


甄彦翻了个白眼儿,“你那什么形容词?谁是王八谁是绿豆?”


“呃,”韩骄阳卡壳一下,无所谓地道:“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嘛!”


转眼又神秘兮兮地凑到甄彦耳边问道:“你说,他俩是不是真在早恋?”


“不是!”甄彦斩钉截铁地道:“我妹才不会早恋!”


“那她怎么天天去找我哥?”


“谁让认识人里你哥学习最好,她那是去学习的!”


“切~我才不信!我跟你说……”


-


客厅中,二人越说声音越大,隐有发展为争吵的趋势。


因为厨房里有油爆蔬菜和鼓风机的声音,甄语没听出客厅的异常。


直到她关闭鼓风机,将菜盛出装盘,一抬头,突然发现韩明月站在厨房通往客厅的门口。


“怎么不进去?”


韩明月未来得及出声,客厅里就传出一声大吼,“我妹没有早恋!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揍你!”


甄语黑了脸,她手里端着两盘菜,韩明月又挡在门口。


正在甄语弯腰准备放下菜盘进去收拾二人时,韩明月转过了身。


他抿着嘴从甄语手中接过一盘菜,另一手拎着教材,迈步走进客厅。


客厅倏然一静,韩明月一言不发,转脚向餐桌走去。


甄语随后走进客厅,手中端着另一盘菜,她冷冷扫了哥哥和韩骄阳一眼,吐出两个字,“吃饭。”


甄彦和韩骄阳齐齐缩了缩肩膀,老老实实拿碗去电饭锅中盛了米饭坐到桌边。


一餐饭吃得鸦雀无声。


-


饭后,甄语倒了四杯水,四个人一字排开,坐在大炕沿上默默饮水。


甄语心好累。


年龄太小,令她不能坦承自己对韩明月的心思。


气氛沉闷,不想说话却又不得不打破沉默。


作为唯一的一个‘成年人’,在三个男孩都装哑巴的时候,辩白的话只得由她来说。


甄语叹了声气,无奈地认命开口。


“韩骄阳~我和韩明月只是一起学习,你不要到外面乱说。”


韩骄阳下意识侧头看了看哥哥。


韩明月僵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将水杯端到嘴边喝了一口。


见哥哥没反应,韩骄阳理解为他同意这个说法,于是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了。”


“那没什么事,”


“有事!”韩明月突然打断了甄语的话,抬头直视甄语双眼道:“我家诊所要搬到镇中心去了。”


“……”如果不是韩明月提,甄语都已经想不起这件事来了。


前世她开学便住校了,后来得知韩家诊所搬迁已经是初一放寒假的时候。


“你家要搬走?那你们上学多不方便啊?”甄彦急道。


韩骄阳立即解释道:“我家不搬啊!只是诊所在那边开而已。其实本来都要搬的,”


“骄阳!”韩明月轻喝。


甄语眨眨眼,前世韩明月全家都搬过去了,就连韩家兄弟也转学去了镇初中。


她刚刚正在思考是否要跟着转学的问题,此刻突然听到韩骄阳说他家不搬,感觉有点儿方。


今生韩家为何不搬了?


“你家不搬?”甄语再次确认。


“不搬。”韩明月肯定的道,“我爸每天早晨去那边开店,就像程姨似的。”


甄语下意识就问道:“韩大爷走了中午饭谁做?”


韩骄阳突然露出一脸讨好的笑意,“小语,姐~”


甄语警惕地道:“干嘛?”


韩明月偷偷拽了拽弟弟的衣角,抢先面向甄语开口道:“我和我弟能来跟你蹭午饭吗?”


甄语恍然一下,立即点头,“可以。”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对面的少年突然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如夏日朝阳初升,耀得人心情舒朗。


-


转眼周末,中秋节。


过节的日子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吃睡玩,就只剩下了学习。


甄语将时间规划得清清楚楚,平时晚上放学,写完作业就自学初二的课程,周末和韩明月一起时,学习作文技巧。


两人先从读后感和日记写起,写完后互相帮对方批改,指出其中的不足。


甄语在把自己的作文交给韩明月看的时候,总会有一种隐晦的羞耻感。


这与将作文交给老师和写在考卷上完全不同。


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甄语对于作文有了不同的理解。


她发现自己笔下的文字,总会从某一方面体现出她的心声,这种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袒露人前的事情,甄语前世今生都是头一回做。


只有想到看的人是韩明月,她才能慢慢放松紧崩的神经,装作自然地同他一起讨论文中的字句。


甄语的写作水平还不如初中生韩明月,甄语此刻才发现他前世能成为网文大神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写出来的东西总会令人耳目一新。


临走之时,对于韩家兄弟中午在甄家午饭午休的事情,韩友谅和甄语谈了谈。


因为不是一日两日,而是要持续整月整年,故而甄语并没有拒绝韩友谅交饭钱的提议。


不然家里的米油用得太快甄母会怀疑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