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不死之主 > 第8章 酒还是有问题

第8章 酒还是有问题

作者:疯狂的和尚 返回目录

“沈锋,这是什么情况?”


彩云阁,凌天一号包间门外。


赵晨晨看着几十个安保,服务员,严阵以待。


她感觉气氛很不对。


拉着最先赶到的沈锋,在门外小声询问了起来。


“我……我……我刚听我大哥秘书讲,王野是梅家主的干儿子,救过梅家主的命!”


沈锋甩开赵晨晨揪他袖子的手,冷汗直冒的说:“我看王野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不然,这时候你已经因为诈骗,被抓了。我要是你,现在立刻回去,跟你父母商量怎么把别墅还回去。”


“他是梅家义子?这不可能!”


梅家是什么?是江南市第一家族。


赵晨晨瞪着眼珠子。


打死她,她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我也不信,但这是事实。”


沈锋魂都快吓没了,低着头自嘲:“按照我哥秘书损我的原话讲,王野已经两年没搭理过梅家了,这一回,硬是被我们这对狗男女,逼成了一条龙。”


王公子就了不起啊!


还不是个恶心的东西。


拽什么拽?


赵晨晨看了一眼包间的门,低着头,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彩云阁。


“赵晨晨呢?”


王野一个人在包间内,坐了好一会。


赵晨晨说出去跟沈锋聊会,过了这么半天也没进来,他出门一看,人不在了。


沈锋说赵晨晨走了。


王野回到包间,一个电话给赵晨晨打过去。


“王大公子,您有什么指教?”


“你跑哪去了?快开饭了,回来吃饭。”


“窝囊废,我骗了你房子,你是梅家义子,你就没点反应?你能不能再窝囊一点?”


赵晨晨哭了。


真哭了。


“没事,以前我妈给我的零花钱,不是总被你骗走吗?我恼火两天就好了,你这毛病,还不是我惯出来的?行了,回来吃饭。”


王野听到哭声,想着打小两家父母就忙,他照顾着赵晨晨长大。


跟这死丫头计较什么呢?


“哥,对不起,那……那……那你还认我吗?”


“没劲,没有你,谁骗我啊?没有我,谁恶心你啊!”


王野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赵晨晨哭的更厉害了,擦了把眼泪,说:“哥哥,世界很大,我想到处去看看。房子,我凭本事骗到的,不还你了,但是我允许你回去住,你把房子给我守好了,要是少了一块砖头,哼。”


“行吧!”


“咯咯……”


赵晨晨含着泪笑了一阵,平淡的说:“我要沈瑞龙死!”


“为什么?”


“你还记得高三寒假,我把自己关在房间,谁敲门也不开的那一个星期吗?我被沈瑞龙欺负过,可能他早忘了,本来我打算钓到他,弄死他的,但你是王大公子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哥哥出息了。


哥哥终于出息了。


赵晨晨终于敢跟家里人讲出这个久违的秘密了。


说完,她擦着眼泪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了。


王野拿着手机,低着头。


就那么坐着。


咚!咚!咚!


江小燕来到彩云阁,走到包间门口,敲响了包间的门。


“公子,大小姐让我过来跟您一起吃饭。”


“进来。”


王野惊醒过来。


江小燕打开门走进来。


盘发披肩,精致的制式衬衣,工作裙,踩着一万多乌黑发亮的高跟鞋,走到王野面前。


不卑不亢,分析起了这场饭局的厉害关系。


“坐!”


等江小燕分析完,王野朝旁边指了一下。


“谢谢公子。”


江小燕欠身坐到一旁。


关于这个饭局,她很担心。


但王野不接话,不询问,她只能坐在一旁干着急。


过了七八分钟,服务经理来报告,说明月之星的杜月影到彩云阁大门口了。


“公子,我去迎接一下。”


江小燕站起来。


“坐下,沈瑞龙不是说请我吃饭吗?那我们就是客人,该他们招呼我们,我在这坐半天了,没个人搭理我,这事情我得找赵瑞龙麻烦。”


王野保持一个姿势,坐了七八分钟,一点动静都没有。


紧张的江小燕连忙坐了回去。


不一会,沈锋和服务经理到彩云阁大门口,接来了一个气度不凡的女子。


杜月影来到凌天一号包间门外。


沈锋轻轻拉了一下她的袖子,示意她别进去。


“沈锋,你搞什么?”


杜月影疑惑的看过去。


“影子姐,王公子和江小燕在里面,大哥没来,我不敢进去。”


沈锋脸色涨红的说:“站在外面虽然丢脸,但进去被他揍了,脸丢的更大了。”


“梅家公子不会这么没礼数。”


“不是……不是礼数的问题!”


沈锋做贼心虚的说:“是私人恩怨,我抢过他女朋友,他看到我,抽我一顿,道理讲到那,都是我的错。”


得!


姓沈的一窝种犬。


净干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


杜月影无话可说。


但他们是庄。


大公子叫她先和沈锋来汇合。


就是让她辅佐沈锋先招待客人。


出了事情,沈锋一个垃圾,还是个垃圾。


但她不一样,她还得端沈家的饭碗,把沈家继承人的事情办砸了,前路就艰辛了。


杜月影硬着头皮,敲了两下门,推开包间,走了进去。


“王公子您好,公子让我来招待您,来迟了,还请您多多包涵!”


杜月影进门就是诚恳的道歉。


“你谁啊?”


王野抬了下眼皮,又把头低了下去。


沈锋,我日你大爷!


杜月影心里问候着猪一样的队友。


满脸歉意的自我介绍:“明月之星的杜月影,您叫我小杜,或者小影都可以。”


“听说你酒量很好,能喝两斤?”


王野抬起了头。


盯着桌上两瓶白酒。


“公子莫听外面瞎传。”


杜月影脸色挂着职业的微笑,熟练的拆开包装,打开酒瓶,拿了个杯子,倒满一杯,说:“失礼之处还请王公子海涵。”


王野闻到酒味,发现这地方的酒,也是只有酒味,没有酒意。


假酒!


王野盯着酒杯。


杜月影仰头一口,喝光了一杯。


胃里像火烧一样。


喝完了,王野没说话。


杜月影又倒了一杯。


一口喝光了第二杯。


连着两杯酒下肚。


杜月影脸颊发烫,额头冒起了热汗。


王野还是没说话。


杜月影正准备再喝,王野终于说话了。


“等等,酒瓶给我。”


“是,王公子。”


喝两斤那是一顿饭,两三小时慢慢喝。


两杯急酒下肚,杜月影压着反胃的感觉,把酒瓶递向江小燕。


江小燕把酒瓶放到王野面前。


“嗯……”


王野拿了一个杯子,倒满了一杯。


一斤装的酒,刚好倒完。


他拿起杯子,尝了一小口,仰头一口喝了个精光。


这酒真的只有酒味,没有酒意。


假酒!


难道到处都是假酒?


这不可能。


王野放下杯子,低着头,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多谢王公子。”


佩服!


杜月影被为难的郁气,瞬间消散了一空。


还有些受宠若惊。


江小燕暗自点头,这公子不错。


“江经理,请问洗手间在哪?”


王野对这地方不熟。


站起来也就是随口一问。


要吐?


江小燕站起来,连忙到前面引路:“公子,这边走。”


杜月影送王野到包间门口。


压着胃里翻江倒海的酒意,一个电话给沈瑞龙打过去,客观的报告了这边的事情。


“好,干得漂亮!”


“这家伙中午连干四杯,这一杯下肚,肯定去吐了。”


“两军交战,抓到过错,罚就罚了,却在这妇人之仁,就是找死。”


沈瑞龙开怀大笑的挂断电话。


杜月影扶着桌子,一阵恍惚。


王公子中午已经喝了四杯?


那他现在是什么状态?


肯定闻到酒味就想吐。


以王公子的身份,完全不用受这个罪。


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杜月影心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