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岚霏异世录 > 狼袭

狼袭

作者:木桃采采 返回目录

虾米——?


她没听错吧?她连他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


“我不要跟你走!”木锦汐一脸警惕。


斗笠男微不可查的动了下嘴角,抬手想将木锦汐直接劈晕。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


两匹膘肥体壮的大马出现在木锦汐的视线里。马背上坐着两名身穿皮草的大汉,看造型有些像是「匈奴、胡虏」之类的感觉。这里不是沙漠而是森林,从气场上看,对方也不像是单纯路过歇脚的旅客。


“小、小二,这些人是干啥的?”木锦汐求助茶小二,目不敢斜视的颤声问,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出啥子意外。


比起停在半空的手刀很明显这两个大汉更加的具有威胁性……


好一会儿不见任何回应,回头一看,哪还有什么茶小二的身影。木墙上挂着的帆布‘茶’字,早已经被一块写着『店主有事,今日歇业』的木牌子所取代——


“什么时候跑路的——!?”忍不住吐槽,难道今天小命就要交代在这了吗?木锦汐恨得咬牙,却又抱有一丝希望的偷偷瞥向身边的斗笠男。


出神间,一柄二十余斤的厚镡大刀戾然带风,毫不犹豫的就往木锦汐头顶上劈去。幸而身旁之人及时拽住她往自己身边一拖,挥刀落空,倒是把木锦汐身后的桌椅给劈了个稀烂。


“一边呆着。”斗笠男冰冷的声音尚在耳边,人却早已经跟那两名大汉刀光剑影起来。


看着斗笠男和那两名壮汉你来我往,生死相拼的场面,木锦汐有些怕的往向退了好几步……不过,木锦汐虽然不懂武功,却也看得出来,跟那两个大汉相比,明显是斗笠男占上风。


怎么办?是现在跑,还是讲义气的留下来?虽然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但是好歹人家刚才救了自己一命,就这么跑了,好像太不够意思了点……这样想着,木锦汐闭上双眼使出吃奶的劲儿大喊:“啊——死就死吧!斗笠男你一定要加油啊!!”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刺耳的金属相撞,其中一名大汉的兵器被斗笠男搁了开去。大刀脱手,竟然打着旋儿直直地向木锦汐这个方向飞来!


“啥玩意儿——!!?”……【还好只是刀背】这是木锦汐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法……


……


天黑透的时候木锦汐才悠悠转醒,奇怪的是自己身处的地方不是茶铺。她梗着脖子打量四周,却发现漆黑中只能看清一些乔树和草丛的剪影,好在……周围好像并没有什么具有危险性的东西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那个平躺的姿势。


狠狠地捶打地面,忍无可忍的开吼:“穿越什么的…这题材早就过时了好嘛——!!”


沙沙——


愣了半天,木锦汐怕自己听错了,不禁放慢呼吸凝神……


『彭通,彭通……』这是木锦汐带了紧张的心跳声。


沙沙——


没错,草丛里边有东西!正在向自己逼近!!


『吼——』


她似乎听到了类似犬类威吓其他动物的声音。一瞬间,木锦汐以为自己心跳停止了……渐渐地,那低沉的咆哮声音越挨越近,近的仿佛距离她只有几米之遥……


木锦汐撞着胆子从地上爬起来,此时,不用平息凝神,她也能听到野草伏倒的声响,以及灌木被扫到的声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忽然,她猛地掉转身去,没命似的狂奔起来。


她木锦汐这辈子从未这样不遗余力的奔跑过,只能不断地迈动双腿,不断向前。她觉得自己的心脏放佛随时都会脱离身体飞离出去。即便如此她仍能听见背后野草伏倒和灌木被扫到的声音。


双腿总是不及四条腿跑得快,不肖半刻,距离她最近的黑影用力一跃,稳稳的落到了她的身前,挡住她的去路。随后,稍显落后的其他四个黑影,也追了上来,五条黑影围成一个圈,将木锦汐困在圈内。


是狼群!


挡住她去路的那只头狼目露凶光,不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摆出进攻之势,赫然跃起成功的将木锦汐扑到在地。狼的体型与木锦汐不遑多让,它踩在她身上,一脚踏在她的左肩,爪尖深入血肉,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


生死关头,木锦汐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一拳挥在狼面上,恁是将一头几乎与她同高的大狼揍飞出去!


“呼…哈…”木锦汐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不知是太过害怕还是太过虚弱,此时的她有一种缺氧造成的晕眩感,模糊了视线。


【不能晕!】木锦汐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失去意识等于死亡,死死的瞪着面前的五只狼。


众狼背毛立起,狼唇后翻,獠牙尽露却又没有立刻扑上来,只是低伏身体不断发出低声的咆哮,似是有所顾虑。


逮住众狼迟疑的空当,木锦汐三步并两步的爬上距离她最近的一棵乔木。


数丈高的乔木上,木锦汐死命的抓住一根树枝,奈何晕眩和左肩的剧痛让她使不上力气,只得不上不下的挂在两丈余高的树上。想着狼会不断逼近,木锦汐咬紧下唇猛一使力,终于将悬于半空的身子提到了树枝上。只是收腿时稍稍一滞,被试图跃起扑她的狼抓掉一只鞋。


狼群不死心的在树下徘徊着,不时跳起伸一爪子。木锦汐就这样看着它们血红的嘴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再远离,再放大…不停地循环着…


此刻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抱住树干,看着它被划上一道又一道抓痕。


她很累……但是她不敢合眼……


左肩很痛,她伸手去摸,仅触到一些泡沫般扭曲的线头……


想哭吧,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可就是出不来;想笑吧,但沙哑的嗓子溢出几个破碎的单音,就不再出声了。


“…呵呵…哈哈哈哈”木锦汐用哭笑不得的表情,发出几个意义不明的单音。喉头突然一阵腥甜,她重重的咳了两声“呵呵,看来那一爪子伤的不轻啊……”


【会死吗?】木锦汐好笑的想着。会死吗?这种想法仿佛生了根,长在她心底最柔软的地。


夜,用一片优雅的黑,包裹着着木锦汐不断微抖的身体,那是来自暗的慈悲。直到月娘将这块帷幕拉去,木锦汐才不得不正视自己的一身血红。


“我要活下去……”她喃喃自语着,像是很冷一般抱住双腿,将头深深埋入其中,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我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