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西南崛起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第一百二十二章 担忧

作者:落梅河 返回目录

当那两艘小船,在一码头的人的注视下,在一大群各式船只好奇的簇拥下,慢慢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以后,码头上聚集的人,才意犹未尽的散去。


等到维持秩序的将士们排队上船准备回营,董佳的船也准备靠岸,段誉当然也得回皇庄,掉头之前,两艘船亲密的在一起靠了一会。


后面跟着的三艘船上,第一艘船上的段正恒很是不屑,且,什么我们三兄弟最好不要呆在一条船上,不然一出事就不得了,还不是担心我们在船上,耽误你跟人腻歪?


切,有什么的啊,过两年,我去找一个比董佳更漂亮,更有才,家世更好的。


他想了想,我去宋朝求一个公主来。


到时看你还得瑟!


另一艘船上的段正坤则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幕中,但他的重点,却不是船——他有些怕水,而是那简易的起重机。


他跟着起重机团队鼓捣了一阵,因此算是知道了什么是动滑轮,什么是定滑轮。


他躺在椅子上,仰望着天空,没想到,就那样简单的组合,居然能有那样的结果,这真是太神奇了。


最后一艘船上,段玉馨段玉璇姐妹今天就是专业来看热闹的,因此也觉得此行不虚。


段玉馨看着弟弟的那艘船,和国师府的船并排靠在一起,就像两个人在并肩私语一样,忍不住又有些艳羡,十三岁的那年,她甚至都没能明确的有这样的期待。 一秒记住m.geilwx.com


但也有些放松,总算是走了。


这两天,弟弟是一直在围着董小姐转,对他们,则明显冷落了下来。


有时候,她忍不住想,要是皇后亲眼见到了弟弟和董佳之间亲热的劲,会不会大吃其醋?


“姐姐,”段玉璇站在扶着船舷,看着下面的水,“真想跳进去游一会,”


段玉馨连忙招手,“快回来,那么大太阳,”


以前,她还不太在意,但这两天,看着董佳在庄子里防晒的那架势,她便也重视了起来。


“要游,回去游,你看,今天把董小姐送走,你太子哥哥,总算会有时间来修室内的游泳池。”


花园里的游泳池,已经砌了水泥贴了瓷砖,段誉前些天就在教两兄弟狗刨,她们姐妹看着也有些心痒,但段誉再怎么随意,也不好让她们俩在那试水,便随口允诺,给她们修一个室内的。


那张空头支票,到现在还没兑现。


“太子哥哥和董小姐真好,”段玉璇道。


段玉馨随意嗯了两声,好是好,但这是不是太无所顾忌了些?


段誉此时在听董佳的抱怨,“说是来玩两天,你看这是玩吗,这么大一堆作业?”董佳不爽的道。


“这方面,你不是比我优秀吗,”段誉赔笑,“能者多劳嘛,”


“再说,这可是会流芳千古的事啊美女,拜托了啊。”


他知道,董佳之所以在这个时候抱怨,也是因为即将要分开的缘故。


这样的时候,总得哄一哄。


“我会在乎那个?”董佳不屑。


“你个人是不在乎,但这是你个人的事吗,我们且先不说做好这些事的重要意义,就说你如果把这事做好,对女性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你能做好这是,意味着什么,意味从此开始,女性有望成为半边天,”


“大义当前,是不是义不容辞?”


董佳看起来没把那些大义放在心上,转头说起另外一件事,“那天,你可一定要回来,”


“一定一定,我提前两天回来,好好做我老子老娘的工作,到时他们哪怕是看你的眼神不够和蔼可亲,我都绝对跟他们没完,”段誉道。


“但你放心,你担心的那些事,一定不会发生,”


“是为难你,从而失去我这样一个罄尽南山之竹,也写不完优点的儿子,还是高兴的拥抱你,从此在我之外,又多了一个漂亮贤惠又有才的女儿?”


“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董佳心说,你说得轻松,要是世上的事都能这么讲理,那哪还有那么多是非曲折恩怨情仇。


何况,普通人家的婆媳都很难相处,何况你老娘还是那一位?


“说的跟没说一样,”她道,“连准备什么礼物你都没主意,”


这个,段誉确实没什么主意,这方面,他向来就不擅长。


但现在他进步了,收礼他很擅长。


这两天,董佳和他,大致把那一船礼物也理了七八,总数,在十万两之上。


其中的一些菁华,此时就在董佳船上的那两个箱子里装着。


董佳现在吧,对钱也是没什么感觉,但作为一个女人,对钱再没感觉,也不可能对珠宝没感觉。


那些闪闪亮的玩意儿,哪怕是不戴在身上,就看着也是极好的呀。


“无分贵重,只要表达个心意就好,”段誉泛泛道。


“好啦,就知道指望不上你,”董佳习惯性的吐槽,她挥挥手,示意吉祥过来扶,“走啦,”


吉祥很是松了一口气,再不动身,回府赶不上午饭了都。


也真不知道,小姐和太子,哪里有这么多话说。


段誉目送着董佳进舱,“明早等我的信,”


吉祥忍不住撇嘴,这个时候分开,今晚就又要写信,这这这……有必要吗?


董佳头也不回的摆摆手,“注意休息,别累着,”


段誉也干脆的吩咐船掉头,他们俩,其实都不擅长分别。


…………


皇庄里,和后来住校的学生返校一样,纨绔们笑着翻看大家从家里带来的东西,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大家带来的东西,开几次宴会都绰绰有余。


此时,这些在外人眼中锦衣玉食的贵公子,都很没形象的把喜欢的东西拼命往自己嘴里塞,谁知道一会,太子会不会派人过来,把这些东西都收上去?


龚祺伟左手半只鸭,右手一块牛肉,“赵兄,你家府上酱的牛肉味道就是好,”


赵卓然拿着酒壶对着嘴灌了一口,没有回答好基友的话。


这时,有人匆匆从外面跑进来,“来人啦,来人啦,”


殿内顿时一阵鸡飞狗跳,“藏哪儿,藏哪儿?”好多人都在茫然无措的问。


马平走了进来,“赵卓然,跟我走吧,太子想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