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苏厨 > 第七百零六章 商议

第七百零六章 商议

作者:二子从周 返回目录

第七百零六章商议


章惇这才松手,气冲冲地寻了把椅子坐下来。


吕惠卿拱手道:“恩相,陛下相召一事,可有详情?”


王安石叹息了一声:“苏明润入宫之前,陛下已经写好了事宜,命开封体放免行钱;三司察市易务;司农发常平仓;三衙具熙、河所用兵事;诸路上民物流散之故;青苗、免役诸法,权息追呼;方田、保甲并罢……一共整整十八条。”


吕惠卿大急:“如何使得?一旦尽废,多年努力,岂不付之东流?”


王安石说道:“是啊,僵持不下之际,苏明润到了,得亏他一场奏对,方才让陛下意转,改命中书将熙宁以来创立改更法度,具本末编类以进。总算是缓和了一步。”


吕惠卿沉吟片刻:“我有一策,可命诸路监司、郡守,上陈利害,然后我们择其中合意的,呈报上去……”


王安石看了他一眼:“苏明润已然建议陛下,发给诸路监司、郡守,判官密匣。封藏奏章,直达宸几。吉甫,你是不是认为,群臣密奏里的内容,还能和以往必须经过中书审查的一样?”


吕惠卿大惊:“这是侵犯相权!”


王安石点头:“对,但是正因为如此,陛下一定会同意!”


吕惠卿觉得匪夷所思:“他苏明润,难道就不怕有一天成了宰执之后,作茧自缚?”


邓绾说道:“他这是落井下石,居心叵测!”


王安石对两人的思路感觉匪夷所思:“苏明润离宫之时,已经表明态度辞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承担责任,你们当他是恋栈权位之人?说他居心叵测,对他有什么好处?”


见到吕惠卿,邓绾,甚至自己的儿子都是一脸异样的表情,王安石有些隐隐约约的明白了:“或者,你们也都是这样看待老夫的?”


吕惠卿心里咯噔一下,糟糕,失分了。


王安石这话里,透露出对自己的失望,也怪自己过于热切,一不小心就忘了掩饰。


赶紧弥补道:“恩相,明润此举,固然是高风亮节,但是事实上,是将相公你放到了火上烤啊。”


邓绾也赶紧附和:“正是!他这是在逼相公你效法他,自劾去位!”


王雱咬牙切齿,一针见血:“他这是谋博虚名,用父亲的现在,博他自己的未来!”


见到王安石面起怒容,吕惠卿赶紧打岔:“先不说这个,当务之急,是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相公,你是我们的主心骨,无论如何,还得挺下去啊,否则追随之人,只怕都不会有好下场。”


王安石沉吟片刻:“陛下说了,欲与我师傅之职。”


三师!吕惠卿顿时大喜:“这也很好啊。”


王安石摇头:“我辞谢了。”


众人顿时又是大惊,王雱急道:“父亲,又是为何?”


王安石叹息道:“我想明白了,人存而政息,与人去而政留,哪个重要?”


众人面面相觑。


王安石见众人不说话,自己回答道:“当然是人去而政留。老夫履任之初,就曾经说过,虽万千人吾往也,至于那些虚名,有何可恋?”


看了看吕惠卿:“吉甫,子华在河北,与文公不相能,他与我同榜进士,数年前就已是参政……”


吕惠卿秒懂,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自信:“吉甫明白。定当襄助韩学士,便如襄助相公一般。”


王安石点头:“当然,我也会向陛下推荐你。不过提拔太快,其实对个人仕途更为不利……”


吕惠卿犹豫了一阵:“相公,那苏明润……他何去何从?”


王安石说道:“其实明润,我是想让他入三司或者枢密的,可如今出了郑侠一事,我也不好强夺其志。”


吕惠卿问道:“他要坚持外放,何处比较好?”


王雱立即说道:“蜀中,陕西,这两处肯定不行。苏明润在两地声望崇隆,司马光,富弼对他影响甚大,一旦合流,更不可制。”


邓绾说道:“还有王韶,苏明润若是去了陕西,王韶肯定会倒向他,另外置将法完成选将之前,苏油在西军的势力,恐怕还是压制一下的好。”


王安石沉吟一阵:“明润能力卓著,每去一地,就会在一地造成影响,其实安放在河北,看守京畿门户,抚促民生,也是不错。”


章惇到底还是新党一派,小心提醒:“河北有文司空,虽然从来对明润都是呼来喝去,可是苏明润给他的建议,一向是言听计从。两人都师从龙昌期,表面上没什么交情,实际上……”


“忠烈祠鬻拳和介子推得以供奉,便是文公与明润一明一暗促成的,而这春秋二先贤,恰恰是龙昌期最推崇的。”


吕惠卿也说道:“相公,除了眼下,还要计虑到将来,如今苏明润在西军之中,已经颇有影响,要是河北军中再是如此,这个……有些未妥吧?”


这话就说得诛心了,王安石摇头:“我们的置将法和苏明润的军政分离,不就是为了防止这个?吉甫多虑了吧?”


吕惠卿继续锲而不舍:“如果苏油与我一样的年纪,我会认为是多虑,但是考虑到他才刚刚二十七,相公,不是多虑,而是可虑啊……”


章惇打起了自己的算盘:“那让他去荆湖,正好那里地处西南下游,夷人将西南夷律奉为经典,明润对他们来说,就是上师。加上刘济源正在那里开拓,他过去定能料理得妥当。”


荆湖交给苏油,他自是一万个放心,过几年彻底安定后,史书上一个章惇开拓,明润守成的写法就逃不掉。


王雱冷笑:“以蜀中的财力,苏明润三年后政绩斐然,返京后陛下至少得以参政,副相,枢使待之。三十岁的参政,我朝尚无先例吧?”


“我看不如让他去福建,那里他根基薄弱,又是吉甫的家乡。离山猛虎,失水蛟龙,虽蝼蚁可擒之!”


吕惠卿早有自己的计划,福建是自己的基本盘,岂容王雱得逞。


心底讥笑王公子慷他人之慨,嘴里却说道:“福建倒是可以,不过能不能让陛下满意,却也难说。还有,苏明润的去就,到底是国事,也不宜纯以恩怨来考虑。”


王安石点头:“明润直到现在,也谨守与我入京之约,古之君子,不过于此。”


“福建民埠康宁,一介庸员便可料理明白,苏明润去那里,分明是大材小用了。”


“倒是两浙,如今刚刚重新合为一路,需要干员挈理。”


浙江有个让王雱很受刺激的人,时报第一期可是让他被士林讥笑了好久:“大苏在杭州。”


王安石说道:“大苏通判即将任满,上奏自请去胶西,朝廷拟任他知密州,正好了,让苏明润去接任,也算我朝一段佳话。”


吕惠卿目光闪烁:“两浙路转运使,知余杭?级别与京兆尹倒是差相仿佛,不过到底是外任,也算薄惩。杭州风物繁华,陛下那里也说得过去,还是相公高明。”


王安石不同意这个说法:“去岁洪水肆虐,两浙受损不少,沈括奏报里没有一条是好消息。如今那边民情不稳,盗匪猖獗,正需要能臣镇守,哪里是什么好去处?我是想借重他的干才罢了。”


吕惠卿说道:“相公无需颓废,这些只是最后一步,或者再努力一把,也能熬过这道关口。”


王安石看着吕惠卿诚挚的目光:“由得你们吧,吉甫,以后新政,多倚仗你了。”


说完转向章惇:“子厚,诰文遣词,还请高抬贵手。”


……


次日,开封府判官梁彦明,推官沈忱发现,从来没有一天迟到的苏探花,竟然没有上班!


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两人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去苏油的赐第看一看。


结果大惊失色,苏油直接搬出了赐第,給宅邸管家交待自己避罪待参之后,走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