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给力文学网 > 我见君来 > 第十三章 幻颜误(十)

第十三章 幻颜误(十)

作者:暮亖爷 返回目录

不知过了多久,苏落觉得自己的双臂俨然有些酸麻,她试探性地问道:“那个,可以放手了吗?累了!”


那人像是才从什么之中回过神来,他冷道:“呵,没用的东西。”


苏落撇了撇唇角,放开手,活动起自己的手臂,一阵若有似无的梨花香袭来,那淡淡的梨花香与她在无心道士身上闻见一模一样,苏落抬眸望着那个不明生物,那个道士?“你是无心道士?”


他侧目冷眼望她,精致如剔羽的修眉微蹙,“什么道士,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不对,你身上有梨花香,你不是无心道士,那就是你假扮了无心道士!”


他逼近苏落,左眼的之中的猩红和右眼之中的灿金一并闪了闪,“本尊不知道什么道士!”


苏落被逼上迎着那人蛊惑人心的红瞳和撩动人心的金瞳,也是,这人这般冷傲,一口一个本尊,让他扮道士简直是无稽之谈,不过,“那你为何会在此处?”


“本尊怎么知道?你以为本尊想的吗?要不是本尊······”他顿了顿,冷眼侧开目光,“本尊之事与你何干?”


“无关,无关!无关行了吧!”苏落瞧了瞧地上躺着那只狼和卿殇,想着还是先为卿殇输送些灵力,等卿殇醒了,再让他把那只狼抱回马车上去,然后去清虚观找那什么无心道士!


他深深地望了苏落一眼,觉得在这人身边,自己的心变得有些怪怪的,他不能在待在此处了,这一眼过后,他再不去望苏落,转身瞬移出树林,苏落只见一团白影在须臾之间消失不见。


她也顾不上管那个不明生物去哪里,看起来那个不明生物神智已然清醒,再说了他灵力那般强盛,想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哪里轮得到别人欺负他呢?


她走到卿殇身边给卿殇输了些灵力,见卿殇悠悠转醒,待他清醒片刻后,她问道:“没事了吧?不是说好让你待在树林外等我的吗?”


“回楼主的话,无碍,倒是楼主没什么事吧?我在外头听到楼主的声音这才闯了进来,望楼主勿怪。”


听到她的声音,她叫“救命”的声音吗?苏落半敛下眼眸,这也太失颜面了。


“楼主,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苏落摇摇头,“没有没有,我没事。”


“那个方才攻击楼主的人是走了吗?”


“没。”


卿殇眼眸之中闪出一点慌乱与惊恐,急道:“楼主快走!”


苏落轻笑一声,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那只狼,道:“别怕,他在那呢!”


“原来是只黑狗精!”


苏落:“······哈哈哈!”


“楼主将他打回原形的?”


苏落想着说不是,一想方才大呼“救命”已然丢尽了颜面,反正卿殇后来晕过去了,什么也没看见,于是她顺水推舟,说了句:“是!”


苏落让卿殇将那只狼抱上了马车,她亦坐进马车里,卿殇驾车继续前行,苏落看着那只狼,给他输了些灵力,然后邪恶地想,有仇不报非君子。


玄苍睁开眼,迎上的就是苏落对着他笑得狡猾的脸,再看看自己,还是狼的形态,急唤了声:“嗷呜!”为什么不给我多输些灵力?


苏落混迹凡尘这么多年,她一下就明白玄苍是在质问她,为什么不给他多输些灵力,苏落故意不理他,装作听不懂,驾车的卿殇听见里头的动静,犹豫了片刻,问道:“楼主,你没事吧?这黑狗精怎么还会狼叫啊?”


“嗷呜!”玄苍刻意放声嚎叫,以表示自己是一只狼,苏落担心这般叫下去,虽是白天,也可能会引来一批狼,便替她对卿殇道:“我没事,其实这是一只狼!他没事瞎叫唤罢了,你且安心驾车吧。”


卿殇知晓了苏落无事,便不再多话。


苏落转头挑眉对那玄苍说道,“小点声,引来一批狼,让他们看见你这样,不觉得自己有失颜面吗?”


玄苍压低声音,对她“嗷呜”了一声,要求她再给自己输些灵力。


苏落她当然不能给他多输些灵力,不然他变成人形,纵使他变成人形时也很虚弱,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打得过他,再说了,她哪有那么多灵力,救他就不错了,她轻轻挑了挑眉,长叹一口气,满是惋惜地讲:“唉,你说得对,我灵力衰微!实在是有心而无力啊!不过你放心,这些日子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不会让你这个样子回去的,不然你多失颜面呀!你反正灵力丰沛,我照顾你的期间呢,你就自己好好修养啊!”


说罢,两手并用摸了摸玄苍那两只毛茸茸的耳朵,软乎乎的,真好摸!


苏落凑到他耳边,认真地同他说,“哎,我说真的,你这耳朵毛茸茸的,真好摸。”


玄苍扭过头去,把耳朵从她手里解脱出来,不理她。


苏落又摸上他光滑油亮的皮毛,“这身皮毛也不错,冬天抱在怀里一定很暖和。”


玄苍挣扎着,不给她摸。


苏落肆无忌惮地摸着,一边摸一边说,“我说真的,你要是乖一点,我就养你了,摸上去哪里都暖乎乎的,冬天抱在手里不知道多暖和!”


玄苍挣扎着,四处扭动,他不给苏落摸,苏落偏要摸,两人斗智斗勇,一不小心苏落的手碰到了他的狼臀。


“嗷呜!”你摸哪呢?!


苏落瞬间收回手,绯红爬上她的耳根,她平生第一次觉得有些窘迫,“我不是故意的,谁叫你乱动的!”


他扭过头去,直到余光里再没有苏落的身影,这人还是跟从前一样坏!只要遇上她自己就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苏落见他是真的生气了,一时间觉得原先在树林里的事情不论,这件事情却是是自己做错了,就事论事,她凑近他,决定哄哄他,“你别生气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给你继续讲刚才那个故事?”


黑狼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动了一下,却仍是扭着头不看苏落,“嗷呜。”我才不稀罕听你讲故事呢!


“你这一声‘嗷呜’是什么意思吗?”苏落虽说能理解他的一些“嗷呜”,也不能理解他全部的“嗷呜”吧,虽说她不是人吧,可她也不是狼啊!“是想听还是不想听啊!”


问了半天,他只回了她两声“嗷呜”,苏落冷眼瞧他,“哼,我告诉你,你不想听我还不想讲呢!”